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当贼去
    “所以是他爹不想要这个孙子。”蓝海若有所思的道。

    “这个做祖父还真狠心!”蓝棠评论道。

    刘二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不发表任何评论,黎浅浅看看他,点名问道,“刘二觉得呢?”

    刘二愣了下,他向来是只禀事,问他看法,他有些不知怎么回,黎浅浅笑着又道,“直接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就是。”

    “我是觉得,第一王夫未必就真那么狠心,许是大王子在旁撺掇的。毕竟鄂江王子与他同父同母,也颇具资格一争储君的位置。”

    这话说的蓝海一抚掌,“或许真是如此。”在他们看来,做祖父的心狠,不如大伯父心狠来的好些。

    黎浅浅却觉得他们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忍不住想翻白眼,“你们似乎都忘记件事,长孙云她不是北晋人,她是西越人,西越一直和北晋、赵国及南楚不是很和睦。”

    “那又怎样?”蓝棠问,蓝海也一脸不解的看着她,只有刘二一脸恍然。

    黎浅浅见状只得再点得更清楚些,“如果她是赵国或是南楚、东齐人,兴许第一王夫就不会下此狠手。”

    “你是说,他是怕长孙云可能是间者?”如果是这样,那长孙云就算真进了王府也不能叫她生孩子,更不能让她接近书房等重地。

    刘二他们不知道,长孙云自吉庆客栈出来,就是去了鄂江王子的外书房,便是因此第一王夫才会起杀心。

    “你们可别忘了,跟着她们母女来北晋的那个高管事是谁的人。”黎浅浅提醒他们,“看起来他们此行,就是为了我和表舅而来,但实际上呢?她们母女两的行为,就像当初姚女官那个堂妹一样,说不得高管事便是让她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做什么事都不会引人注意。”

    “要不是因缘巧合,我们能这么快就发现严管事和高管事之间的关系吗?”

    这还是他们发现的,谁知道高管事还往何处安排严管事之流的人呢?

    被黎浅浅这么一说,蓝海方才有些明白第一王夫何以这么狠了。

    只是,“我明白为了儿子的前途,所以他很狠下心来,可是那手段……”蓝海摇头道。

    黎浅浅其实也觉得第一王夫的手段有些过了,不过,“他那是为了把事情推到我和表舅身上才为之。”黎浅浅顿了下又道,“没看高思梨那傻妞,都不用他们挑拨,就一副欲置我于死地的作派了吗?”

    “再说,没闹得这么大,怎么把马儿受惊的事推给我们?”黎浅浅抿嘴轻笑,“不过呢!他们忘了件事,我们做事不用那样拐弯抹角,不像他们宫里出来的,做事就爱七弯八拐的。”冷哼一声,对刘二道,“今晚的行动,给他来个升级牌。”

    “您想怎样升级?”刘二想想已经安排好的计划,不是很明白黎浅的意思。

    黎浅浅嘴角微翘。

    *

    当晚全京城几家戏班子一起推出了新剧,剧名是桃花落,这是一个痴情女为负心汉所害的故事,因为故事有部份与最近京城最热的流言有些雷同,因此一经推出,便立刻引发热议。

    除此之外,还有茶馆、酒楼中的说书人也推出了新段子,内容倒是和桃花落略有不同,主要讲述的是,负心汉如何心狠,谋害痴情女的过程。

    黎浅浅邀了姚女官夫妇和真阳公主儿子韩成晖夫妻,同去京城最大的戏班子庆和班观赏。

    看完之后,韩成晖看着黎浅浅欲言又止,倒是姚女官直接一些,“这戏是你们写的?”

    “我们不过是草莽,那懂得写戏啊!”黎浅浅打死不认,“好看吗?”

    “好看。就是怕明儿这些戏班子就都得关门休息了。”

    胆子忒肥了啊!有木有!

    黎浅浅但笑不语。

    请他们去茶馆喝茶,又听了说书人说新段子,听完之后,韩大奶奶忍不住说,“如果戏班子演的是说书人的这个新段子,说不定会更加受欢迎。”

    “是喔?那可真是可惜啊!”黎浅浅打哈哈的岔开话题。

    回去的路上,蓝棠也问这个问题,黎浅浅笑着在她耳边小声回答,“说书人的段子若真要让戏班子来演,有些难度啊!”

    如马匹怎么受到惊吓,怎么冲撞人,车厢怎么翻覆,还有段子里穿插其中的江湖人与渣男对打,这些都要花时间排练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就是看他们排演的成果后,挑了这出先让他们演。

    回府后,黎浅浅让蓝棠先回屋,她和春江她们去去就来。说完主仆三人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这是怎么了?”

    云珠大概猜到了,不过望向主子时,只笑着摇摇头道不知。

    蓝棠不疑有他,带着云珠回房去。

    黎浅浅这里,与刘二他们会合后,便直奔大王子府,不一会儿,就见大王子府的正门被打开了,紧跟着是跶跶作响的马蹄声,数十匹宝马从正门冲了出去。

    隔天一早,大王子和宫里新赏的美人儿一起用早饭时,忽有丫鬟来报,道管事有急事求见。

    大王子不耐烦的抬脚把来报的丫鬟用力一踹,“大清早的吵什么吵,没看到老子正在和美人儿用饭吗?”女皇新赏的美女闻言朝大王子娇笑了下,端起碗舀了匙珍珠米粥喂大王子吃。

    另一位美女不甘示弱,端起一旁的参茶,娇嗔着要大王子喝一口。

    被踹翻的丫鬟忍着痛开口,“王爷,管事的说,说您,才到手的,才到手的那几匹宝马,全全全都不见了!”

    什么?

    大王子也顾不得美人在怀了,震惊不已的站起身来,“你说什么?”

    “管事的说……”丫鬟话还没说完,大王子已经出去了,美女们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丫鬟却已经昏过去,其他丫鬟见状,忙把她扶出去,并通知大王妃。

    大王子急匆匆过来时,管事正焦急的搓着手在原地踱步,看到大王子来了,如有了主心骨般的急急上前。

    “大王子……”

    “不必说了,领孤过去瞧瞧。”

    “是。”管事连忙领路,来到马厩外的夹道,大王子没有听到往日常听到的马儿嘶呜声,正觉得奇怪想问管事,就看到长子带着几个兄弟从马厩出来。

    跟大王子见礼之后,大王子问:“你们来这儿干么?”

    “父王,儿子一早要出门,却迟迟不见小厮把马牵过来,弟弟们也是,所以我们就一同过来查看,一进去才晓得,咱们家的马全都不见了!”

    什么?

    大王子生平最喜欢搜集美女和骏马,所以大王子府在修建时,马厩修建的极为周全,可以说全北晋再也没比大王子府的马厩更好的了!大王子要认了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除了周全,也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大,驯养的马匹足有近百,而他最近新得的宝马,更是从北边的黎汗国得来的,北晋和黎汗素来不睦,想从黎汗国弄马进来,实非易事。

    但大王子是何人,他想要的,哪能不弄到手,就算贵,就算难,只要他想,就多的是人乐意帮他弄进来。

    “怎么会不见的?”

    “不知道啊!”马厩的管事和小厮们一问三不知,他们哪晓得,早上起来竟然变天了!他们精心照顾的马儿竟然一夕间全都不翼而飞。

    难道这些马儿长了翅膀飞出王府去?否则大王子府戒备森严,这些马儿是怎么不见的?这厢正在追查时,长史官来了,脸色铁青的道,“禀大王子,昨晚不知何时,王府大门被人从里头打开了,所有当值的人全都昏睡过去,一早去换班的人发现后,却怎么都叫不醒人。”

    大王子青色脸皮抖啊抖,府门被人打开,所有人都睡过去?听起来怎么和长孙云从客栈失踪一事,颇为雷同?

    “那些人呢?门房小厮管事倒也罢了,府卫呢?他们是干什么吃的?”

    长史回道,“他们也都昏睡过去了。”

    “查,给我仔细的查。”

    这一查才发现,不止府门大开,所有的门全都被人从内打开,就连内院连外的门也不例外。

    大王子脸皮子一颤,内院连外的门也都被打开?这什么人干的啊?他们这么大手笔,难道只为了他那些马?大王子不相信,抬脚就往内院走,才走到一半,就看到大王子妃让儿媳妇们扶着,危颤颤的走出来。

    “王爷!”大王子妃这一喊,大王子才发现,妻子的眉毛,儿媳妇们的眉毛,不,不止她们,就连她们身边侍候的丫鬟、宫女也都没了眉毛!

    “怎么回事啊!”

    “那些人把妾身的首饰一扫而光,然后留下这字条。”大王子妃保养得宜的手,不停颤抖着,大王子从她手中接过一张字条。

    ‘多谢王爷慷慨解囊,缓解草民等人阮囊羞涩之苦!’龙飞凤舞的字迹很是豪放,若让大王子的幕僚们来说,此人写得一手好字啊!可惜,找死,竟然敢跟大王子作对。

    “各位先生可看出这字是出自何人之手?”

    没有可堪比对的字迹,是要叫他们跟谁比啊?不过大王子这么问,是不是心里早认定是何人所为?

    “卑职等人愚昩,看不出是出自何人之手。”大王子心腹幕僚第一个开口,事实上他不开口,其他人也不敢说啦!

    “卑职等愚昩。”众人异口同声。

    大王子没有比此刻更痛恨这些整天酸言酸语,临到头时却说不出什么好计策的混蛋。

    “你们就没看出来,这字和鄂江王子的字神似?”

    别说,他们还真看不出来,就不知大王子是从那里看出来的。

    “大王子慎言,鄂江王子才痛失爱子,宠妾虽救回一命,但到底不能再生育,他此刻正伤心,那有空做这种事!”

    “他没空,可他那些黑衣护卫们,一个个本事可高着,难道就不能是他们所为?”

    黎浅浅要是知道大王子如此上道,不用人引导,就自动自发把这事的罪魁祸首栽给鄂江王子去背了,肯定会很高兴,可惜鸽卫打进大王子府时日尚短,没能第一时间就探知此事。

    其实也不怪大王子如是想,黑衣护卫们本事高强,他曾亲眼目睹,要不然他也不会对何家死士见猎心喜。

    黑衣护卫是第一王夫祖上传下来的私兵,是第一王夫的父亲亲自指派给鄂江王子的,别说大王子了,就是第一王夫想使唤他们,也使唤不动的。

    当年真阳公主远西越征战,第一王夫令鄂江王子尾随其后,伺机把真阳公主除去,其父担心小孙子的安危,特命黑衣护卫随身保护,不过鄂江王子尚未返京,第一王夫的父亲就过世了。

    他一死,鄂江王子回来,这些黑衣护卫便成了无主之人,他们与第一王夫和大王子间都不如与鄂江王子亲近,且老主子临死前给他们的命令,就是保护好小主子,所以他们从那之后,就一直留在鄂江王子身边。

    有这么一支铁血护卫随身保护,是连大王子都没有的待遇,叫大王子怎不眼红,可是眼红也无用,他们不听他使唤,就算弄过来也没用。

    但因他见识过这些人的本事,所以王府一出事,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们,完全没有连想到黎浅浅他们这些江湖人身上去。

    换句话来说,就是,他们压根不认为这些江湖人有这等本事,而且他们也没理由嘛!大王子完全忘记他和第一王夫命人往京里散布的流言了!

    大王子的自以为是和自信,让他们找错了报复的对象。

    清算了一天一夜后,才统计出总共损失多少,光是大王子那些马,就损失三百万两,内院女眷们的首饰也近三十万两。

    大王子看着清单眼前发黑,第一王夫接到消息,也赶了过来,只是事发当天一早女皇病情有变,他接了消息就进宫去了,等女皇病情稳定来,他才知道长子府里出了大事。

    他一来便问,“那些马呢?找到没有?”

    “没有。”大王子垂头丧气的道。

    第一王夫见状颇恨铁不成钢,但也不好说他什么,只问,“可找到犯人了?”

    “也没有。”大王子说的干脆,其实他已经认定,就是黑衣护卫干的,除了他们没人有此等本事。

    “马儿离府后,难道没有回来?”不都说识途老马吗?儿子养的那些马里头,总该有一两匹认得路回来的吧?

    “没。统统都没回来。”大王子道。

    第一王夫问,“你有没有贴红条发悬赏?京里这么多人,总会有人看见的。”

    问题就在于,没人看到啊!

    “各城门的人你都派人查过了?”

    “查过了,都没异状,我那些马要是没死,就都还在京里,只是京城这么大,根本找不到。”

    他那都是上等宝马啊!寻常人家拥有那么一匹,转手卖了,换得的钱就够他们一辈子吃喝了!

    可恶啊!到底是谁干的?要是让他查出来,他定要让对方好看!

    “哈啾!”黎浅浅揉揉鼻子,蓝棠担心的看着她,“好好的,怎么突然打喷嚏?”

    “大概是表舅在念叨我吧?”

    “我倒觉得是凤三在念你。”蓝棠一本正经的道。

    黎浅浅闻言哈哈大笑,“那大概是凤三说我什么,然后表舅听了就开始念叨我啦!”

    好像有点道理啊!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帮她把把脉。“过来过来,我帮你把个脉,你们那天晚上这一蹓跶就跑到城外去,也没多加件衣服,我怕你是吹了夜风染风寒了。”

    “那就这么娇贵了!”黎浅浅又打了个喷嚏,蓝棠更加不放心了,见她不乖乖过来,伸手就把人扯过来。

    边把脉边问,“你们那天是干么去了,怎么闹到快天亮才回来?”

    “我们啊!去偷马啦!”还偷了不少首饰呢!虽然值钱,但样式真不怎么滴,所以她让人全都融掉,按新到的首饰样图打造新款。

    “哪那些马呢?”逗她呢?还偷马!

    “全送给真阳公主去了。”当然最好的那几匹,她请凤家庄安排送回南楚给她爹啦!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