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魔器大时代 > 538
    程立挺大叫道:“三位看到了胡学传没有,他和岳大小姐走在一起。”玉柱子玉净子相互看了一眼,玉净子笑道:“程兄弟,我们三人一起得极慢,没有看到他们,就算胡学传也走北上的路,只怕远远走到我们前头去了。”一边的吴良儒面带不喜之色,策马到了程立挺跟前,大声道:“他是我的,你不许跟我抢他。”挡在玉柱子面前。

    程立挺听得糊涂不已,但是他也没有心情去想吴良儒说一些什么,便拱手道:“如此程某告辞了,三位一路小心。”

    胡学传与岳大小姐两人缓缓策马,胡学传挑着自己知道的笑话,不时说与岳大小姐听,岳大小姐不时发出两声轻笑,却也发现平日里这个不多话二师兄倒也有两分风趣。

    岳大小姐看了看两边的山林,两人已然走到了湖南天子山附近了,他们两人还想绕道去拜访一位隐居华山派上一代的弟子,故而走了许多弯路。

    两边青山隐隐,尽是深山老林,虽然是白天,阳光也通不进来,大白天,只有布谷鸟在不停的叫唤,提示这是一个有声的世界,只是那鸟叫两声,反倒让此间的古木更加森森然寂静,除此之外,此处便只有两人的马蹄声了,胡学传说话声音竟然在林间空空回荡,行到此处,岳大小姐也有一些心中发寒,便道:“师兄,怎么昨天夜里你一个人出了客店,却了那里?”胡学传笑道:“没有什么,只是想寻一寻有什么本地的土特产,看能不能给师父带一些回去。”岳大小姐笑道:“这里荒山野岭,却有什么土产,师兄弟你定然是做坏事了。”胡学传吓了一跳,心道:“莫不是我的图谋让师妹看透了不成。”一时间无语。

    天子山也归两湖绿林龙头来管,不过现下张百年和段德义两人各有势力,两家总体上还是保持一个平衡,还没有打起来,张段两人都是奸恶之辈,谁也不服谁,这就造成了下面的山头的分离性增强,这天子山山头现下就是这样的情况。

    胡学传一脸严肃对岳大小姐道:“师妹,这天子山的堂柜原是魔教裘败天的记名弟子,叫摘花手马铨,原是个采花大盗,几年前被张帆追杀,那马铨当时在本地的几兄弟都是有名的凶人,是本地的强族,平日里便是官府也不敢去管,张帆来挑战,他们仗着人多,反倒设下埋伏,要伏杀张帆,不过后来没有想到张帆大发凶威,将马铨一家十多口人全都杀光了,马铨一人逃脱,躲进了这深山老林里,仗着地形,让张帆找不到。”

    岳大小姐惊道:“张帆这般凶狠,为什么他要杀马铨的全家?”

    胡学传摇头道:“马铨浑名叫摘花手,是说此人好色成性,本地的人家,若有人成亲,新娘必须送到他家中,让他先睡一夜,他学艺自裘败天,艺成之后下山,为祸此间十年而无人敢问,张帆先下贴子,要与他争斗,当时据说马家设下埋伏,几十人一齐动手,马家人个个都会武功,张帆认为马家人人都做过恶,个个都饶不得,再说如果不杀光马家,任意溜了一个,以马家在本地的势力,要恢复那是十分容易了,是以张帆下了狠手,虽然张帆武功高强,但是马家之中除了马铨之外,马庆也逃走了,但是马铨与马庆都不敢再回乡,本地百姓苦马久矣,他们一死,据说本地的老百姓当日像过年一样放炮竹。”

    岳大小姐道:“张帆大侠倒是做了一件好事。”

    胡学传笑道:“师妹,师父有意与巴山派联姻,说不定便将你嫁与巴山派了,不过巴山派现下没有大弟子,师父是想让你嫁给巴山派的大弟子,将来做巴山派的堂门夫人的。”

    岳大小姐眉头竖起来,道:“想得美。”

    胡学传干笑道:“巴山派一群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华山派的千金,你说得是,我们上天上攻讨魔教,那武传玉一开始还像个成大器的样子,后来整天跟着水明苫的屁股,极没出息,巴山派大弟子如此做派,真让人看不起,还是我们华山派的师兄弟英雄,大师兄一个杀了数个魔教的贼子,我真是极为敬佩的。”胡学传知道岳大小姐喜欢别人说她哥哥的好话,所以都挑一些岳大小姐看听的来话来说。

    果然岳大小姐脸上露出了喜色,似是十分高兴,但是又欲言又止,岳大小姐自然不知道胡学传早已知道岳青锋还活着的消息。

    胡学传又道:“我虽然武功不如大师兄,可是大师兄的侠义心肠我是一定要学的,只可惜大师兄英年早逝,否则华山派一定在他手中发扬光大。”这此语一说出,更加讨好的岳大小姐。

    岳大小姐皱着眉头,似是想着心事,看了看胡学传道:“师兄,上次爹一回华山派,就与娘说起,要我与巴山派的掌门大弟子成亲,我不愿意,加之又伤心哥哥,便出门而走了,我出门之后,爹爹可着急了么?”

    胡学传道:“你且不用担心,师父一开始大发脾气,但是才过了两天便派出一干弟子出来寻你,我便是其中之一了,现下你回到华山,不知师父会多么高兴,再加上那个武传玉和作风不肖,已经让巴山派掌门胡一达赶出门了,现下巴山派已然没有大弟子,让你嫁也没有人可嫁,你且放心好了,回山之后,师父才不会责怪你,而且你也再也不用担心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了,是不是?”

    岳大小姐听到此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岳大小姐本是秀丽女子,这么一笑,顿时让胡学传呆了一呆,心中发恨道:“我一定会抢你当我的婆娘,我一定会当上华山派的掌门。”

    不料此时突然一声叫喊在林间响起,一人高叫道:“那一家的小娘子,须是要嫁人了,本地规矩,嫁人的新娘,都必须先陪本大爷睡一夜。”声音突然在寂静的林中响起,顿时惊起几只飞鸟,似是这人突然冒出来一般。

    两人一齐拉住了马,便看到前面转角之处一块大石边或坐或立,十几人分开站立,将路堵住了,当头一中年汉子,光着头,头皮十分油光,抱着一柄大刀,后面是大大小小十多个绿林汉子,都手执兵器,看着两人。

    后面传来一陈子窸窸窣窣的声音,后面也奔出十几个汉子,都手执后器,将两人的退路给断了。

    胡学传抢将出来,上前道:“可是天子山当家的马铨掌柜么?未学华山派二弟子胡学传见过掌柜的。”

    那光头的汉子正是马铨,马铨笑道:“华山派,好大的名气,不过华山派是名门正派,与咱们做无本买卖的向来没有什么交情,你且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快快将你的身边的妹子送上,你身边的妹子长得也太可口了,不尝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胡学传道:“不如马掌柜卖华山派一个交情,日后江湖见面,也好说话,我华山派可不是任人欺辱的,这位是华山派掌门的女儿……”胡学传还想说下去,那光头大汉一声暴叫,站了起来,叫道:“你却那里来的那么多话,等我做你们华山派女婿,想必岳怀风那卖老婆的绿头龟公定然认下我这个现成女婿,到时我们便是一家人了,他怎么舍得对他女婿下手。”

    岳大小姐一头有人骂他父亲,脸色顿时变了,抽出身边的软剑,指向马铨道:“你当是人不是人也可以说我爹爹,你不过是张帆手下一逃魂,一张脏嘴怎么配说我爹爹,等我爹爹来了,将你全家再杀一个光净。”

    此言一出,马铨脸色发青,心中极怒,当时张帆杀上门来,多亏几个兄弟为他拼死挡住,他的亲人挡住张帆,才让他和马庆有逃命的机会,岳大小姐一句便骂到他的痛处了,他这些年日思夜想,便是想着找巴山剑派报仇,但想到张帆破天裂地的剑光,便知道自己这辈子也报不了仇,手下也不敢再提当年的事情,不想这岳大小姐一张口便骂了出来。

    马铨站立起来,叫道:“兄弟们上,拿下这个小妞儿,大家一起用,用完之后送到青楼里,也让岳怀风这老龟公卖了老婆再卖一次女儿。”他的手下一声嚎叫,便一涌而上。

    岳大小姐一声娇喝,便抽出长剑,她出身华山派,是岳怀风的亲生女儿,岳怀风当然将最好的东西全都给她,他使的剑名“忘秋水”是华山派的神兵,相当于金蚕衣在武当派地位一般,是华山派的镇派之宝,岳大小姐一剑既出,四个使长兵器的绿林汉子手中的兵器一齐断了,一个绿林汉子的手让岳大小姐一剑切下来,那汉子捂住手大嚎起来,岳大小姐伤了那个汉子之后,踢了他一脚,将汉子踢到了一边。

    此时便有六个汉子一齐围攻胡学传,胡学传抽出长剑,与一众绿林汉子乒乒乓乓打了起来,只看到兵器翻飞,好不热闹。胡学传可没有宝剑,一时间好似与众人打成平手。

    马铨上前,加入围攻胡学传人中,两人眼睛对视一眼,胡学传点了一下头,马铨也阴阴一笑。

    便看到后面一众汉子突然一齐闪了开,马铨突然舍了胡学传,跳到岳大小姐面前,岳大小姐武功本就不差,加之手中宝剑,伤了几个人后,看到一众人不敢跟自己对战,心中对这些绿林汉子颇有轻视之意,胡学传跳到她面前,她正想上前杀,不想站在四周的几个绿林汉子一齐一扬手,一大包药粉洒了开。

    马铨笑道:“这是马爷走江湖独门暗药,中了这药,小妞儿,你就倒吧。”

    岳大小姐吸了一口,她是女子,内力本就不如男子深厚,只感到手中的“忘秋水”越来越重,剑终于“哐”一声落在地上。

    最后一眼只看到胡学传正在和数个对手拼斗,身上似是带了血,岳小姐心中道:“这下糟了”便昏睡过去。

    一行人将岳大小姐拖向山寨,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将马上的岳小姐绑得如同一只粽子子一般,胡学传也和马铨走在一起,两人说说笑笑,十分友好。

    行了半个时辰,穿过了许多密林,便到了一处易守难攻的小道前,一面是百丈高的深悬,下面云雾乱翻,深不见底,一面是两尺的小径,如果不是有人走过的足迹,旁的人还以为这是无人的地方,胡学传拾起一块石头朝下面的云雾中扔去,过了半饷才听到石头撞击之声。

    胡学传笑道:“马大哥,你这个山寨如此隐蔽,安全是安全了,但是兄弟们的水食一干事物要运上山来,想必是十分不容易的,何必如此?“

    马铨冷声道:“你以为我愿意,若是张帆那杀才杀来了,这地方易守难攻,想必他便杀不上来,我也好逃命。”

    胡学传笑道:“马大哥何等人物,现下两湖绿林张老大、段老大都要巴结马大哥,想必用不了多少时日,马大哥便能声势大涨,招更多兄弟,早晚杀上巴山派,砍了张帆那杀才。”

    马铨道:“我曾几次向张百年和段德义这两个怂货说道,只要他们两人谁答应攻打巴山派,我手下这山头,这一百多号人便归他指挥,听他号令,谁知这两个人嘴上说得好听,一说这事,便做了缩头龟,想到我弟弟也死在巴山派手中,我连他的尸体都没有找到,真是心痛。”他的弟弟正是摧花手马庆,当日在湖南龙山雪枫楼上死在张观涛手中,两下相加,仇恨更深。

    胡学传陪笑道:“等兄弟我做了华山派掌门,一定助哥哥报得大仇。”

    马铨语重心长道:“巴山派想要和华山派联姻,真是好算盘,我便让他巴山派娶不到岳大小姐,看他们还怎么跳。”

    一行人小心的侧着身子,向山上进发,马儿都拴在这山下,几个绿林汉子用麻袋将岳大小姐装好了,前后两个人一前一后提着袋子,便向山上而去。

    这山径有寒风呼呼吹过,让人张不了嘴,胡一达和马铨都闭上了嘴,不再多说,不多时,便看到山顶上一排房子出现在面前,再走了几步,路便宽了,一行人上了山,前后两个绿林汉子便将麻袋扔在地上,岳大小姐便从袋中滚了出来,一头秀发散在地上,只看到半边如玉的秀脸,小巧的嘴唇也沾了土。

    马铨指着一边的一排房子道:“等一会儿,我们这在那边房子里开戏,胡兄弟你看我们还有那些步骤没有做好。”

    胡学传看了看道:“最好是在晚上,不然我打倒马大哥你以后,还要救她出来,我与她成就好事之后,还要逃出来,不在晚上的话这戏就不像。”

    马铨一拍脑袋,道:“也好,我吩咐晚上兄弟们放水,好让你带着这小妞儿逃走,不过兄弟你夜里的任务可大啊,又要打倒我,又要和这妞儿成就好事,然后要带上这妞儿从山间溜出去,你得先补一补,要不然晚上没有力气,怎么做新郎。”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