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后一个使徒 > 第八十章 伤口
    听到了这些情报以后,杜瑜琦便了然的道:

    “行,那就在这里休整吧。”

    一干人便顺着河流而下,很快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处渡口,这一处渡口看起来并不大,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标志性建筑物就是一处水力驱动的磨坊,规模很大,虽然长年累月都有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却始终都可以持之以恒的运作着,在磨坊的门口也是长年累月都有抹着汗的农夫排队等候着,将田地里面出产的大麦送进去磨制成粉,最后制作成松软可口的面包。

    不但如此,渡口处的面包坊也是能提供食宿的服务,面包房的旁边还有一座不大的圣堂,靠近渡口外围的地方,还有一处拥有骡马市功能的牧场。

    杜瑜琦一干人连夜赶路以后,便来到了面包坊里面用餐,餐食很简单,但是重在新鲜,刚刚出炉的烤全麦面包散发着温热的香气,还在火炉上面沸腾着的红菜汤则是直接舀了一大盆上来,既可以将面包泡在汤里面吃,也可以大口吃面包,下咽的时候再饮汤,当然,有无肉不欢的杰特在,肯定还是要有荤菜的,但也只有两种,那就是猪火腿和熏鱼,味道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并且为了适应旅人的口味,盐放得很重,但填饱肚子是没有问题的。

    吃了一顿饱饱的热饭食以后,一干人都是困意袭来,便去了面包坊的二楼客房睡觉,留下兑泽值守。

    大概睡到了下午的时候,兑泽忽然叫醒了杜瑜琦,因为二楼客房乃是大通铺,所以杜瑜琦一醒之后其余的人也都是纷纷醒转来了,都知道兑泽不是一个行事贸然的人,便纷纷望着他希望听到新的消息。

    兑泽沉声道:

    “三天之前,有五支清剿队伍进入洛兰深处进行猎杀怪物的工作,但是其中一支队伍就遇到了强大的怪物袭击,现在只有三个人活着逃了回来,其中有两个人则是遭受到了重伤流血不止,前往圣堂求助,高度怀疑是从帝国试验场当中出来猎食的变异猫妖做的。”

    听到了兑泽的话以后,杜瑜琦顿时道:

    “好,领我去看看,能提前了解到敌人的攻击方式那是最好不过了!这时候积累一些经验,总好过以后手忙脚乱。”

    当一干人赶到了圣堂当中的时候,却发觉这里已经十分混乱,有不少人都在外面探头探脑的围观着,隔老远的空气当中就漂浮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同时在嘈杂的议论声里面,从圣堂当中还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惨叫声,看得出来周围的人都有些惊恐。

    一干人摆出了职业者的身份以后,还是很容易就挤了进去,然后顿时就愣了愣,因为面前的景象实在是太惨烈了,一个躺在了旁边台子上的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被白色的被单盖上了脸,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条白色的被单被搭上去以后应该没有太久,但已经是被鲜血彻底染红了,非但如此,那血水还不断的朝着旁边流淌了出来,滴答滴答的顺着台脚朝下淌,转眼连台脚下方都是触目惊心的赤红色一片。

    而旁边台子上的那个伤员则是在拼命的发出惨叫,不过惨叫声也开始微弱下去,他身上只有一条伤口,从胸口斜斜的延伸了下来到小腹,虽然已经用布条死死的缠住,但鲜血依然在不停的往外喷涌着,一看就令人觉得揪心。

    令人绝望的还是旁边的圣堂教士,他看起来已经是彻底手足无措,用光了掌握的所有治疗法术,依然是束手无策,这主要是因为他也不算什么高阶人物,实力也是有限,此时只能握住了伤员的手不断的让他跟随着自己祈祷,避免灵魂的堕落,可是那伤员怎么甘心就这么死?而且还是活生生的流血流死,痛苦惨叫,猛烈挣扎,叫圣堂教士也是十分尴尬。

    旁边的人看起来对这一幕已经颇有经验,都在议论纷纷:

    “死定了死定了......”

    “没得救了,是的,除非有突变草莓。”

    “呵呵,突变草莓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这玩意儿只会在诺斯玛尔的少量区域才会产出,比如迷乱之村哈穆林这样凶险的地方,往往都是有价无市,哪里可能说拿就拿得出来的?甚至就连赫顿玛尔那边都经常断货。”

    “唉,还好这些变异猫妖没有办法渡河过来,不然的话,我就只能搬回老家去了.....”

    “......”

    听了旁边人的议论,杜瑜琦便不动声色的站出来,说自己是来自异界的杜教士,精通医术,看看这里是不是需要有人帮助。

    这时候杜瑜琦的主动出现无疑是给了这个圣堂教士台阶下,他几乎是带着一种解脱的心情立即让开了位置,甚至对杜瑜琦自称教士的身份都没有查验一下,杜瑜琦走上前去以后,他虽然早就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立即就得出来好几条很不乐观的结论:

    “伤口处有持续的毒素,或者说是变异酶蛋白在产生作用,不停的在破坏凝血机制,所以哪怕是流淌到地面的血也是鲜红色的,并没有凝固的迹象!”

    “伤口撕裂的情况极其明显,并且撕裂伤口的爪子看起来竟然有类似于三棱刺刀那样的特殊效果,所以伤口呈现出扭曲的撕裂状态,一旦受伤的话,那么就很难自行愈合。”

    “伤口处还感应到了轻微的魔法波动,这估计就是帝国试验场固化在这变异生物身上的魔法,将之演化成了生物本能一样的东西.......”

    “这个人身体强壮,求生欲望很强,我可以尝试处理一下他的伤口,不过也只有五成把握!”

    接下来杜瑜琦自然就开始缝合伤口,同时,他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给这个伤员输血,这样一来的话,可以说是大幅度延缓了他的伤势的恶化,接下来杜瑜琦做这一系列的清创缝合的事情自然是轻车熟路,但他接下来就发觉要面对自己从未处理过的情况,那就是哪怕将伤口已经成功缝合好了,但是伤口处依然仿佛漏水一样,不停的从中渗出鲜血出来!

    这就完全属于现代医学根本无法解释并且进入的领域了,也令得杜瑜琦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好在他此时也不至于是束手无策,因为至少可以采用一直持续输血的方式来保住这个伤员的生命,而这伤员比地球人强横得多的体质,也是可以使他承受住大量输血以后带来的副作用。

    此时眼见得杜瑜琦一番忙乱之后,总算是将当前这恶劣的局面彻底稳住,众人也都为他松了一口气,但杜瑜琦将当下面的情况一说,这才知道也只是暂时性的稳住而已,并且这局面还相当的不利,怎么说呢,因为杜瑜琦是不可能无限制的给这个倒霉的伤员输血的,他携带的血浆也是有限度的,依照现在的失血速度,顶多也就只能坚持两三个小时而已。

    弄明白了此时的状况以后,夕沉吟了一下道: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止不住血对吧?不管我看经过你的处理以后,这伤员的流血速度已经好很多了啊?”

    杜瑜琦皱眉摇头道:

    “虽然确实是好了很多,但是并没有任何的意义,依然是在流血不止。”

    夕查看了一下伤口道:

    “我看血流得已经并不像是之前的那样狂喷了,那么试试将他的伤口利用冰霜法术冻起来?我曾经在战斗当中见到过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来临时处理伤口,效果似乎还不错。”

    杜瑜琦眼前一亮,他之前一门心思都聚焦在了怎么驱逐掉伤口上的那种诅咒上,然而这件事非常困难,当然更重要的是杜瑜琦也不擅长这一点,因此夕提出来的这个思路却是独辟蹊径,毕竟此时的伤口被清理缝合以后,流血速度已经大大的减缓了,而这伤员的体质也是可以承受速冷带来的不良因素。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