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武侠修真 > 水浒求生路 > 第一百五十六章:兄弟绝
    宋江连续吃了亏,没有讨到任何的便宜,心中的恨也到了顶点,马上又和吴用商量对策。

    吴用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看法:“我们这几次虽然说遭到了一些损失,但我们的实力还是远远强于他们!我认为,还是按照原先的计划,一步一步来。”

    宋江无奈道:“被庞赫抓住机会,偷袭得手,又被他引入包围圈。最可恨的是被他烧了粮草,他的每一步胜利,对我们的打击都很大。如果再这样下去,我恐怕凶多吉少啊。”

    吴用安慰道:“哥哥多虑了,正因为我们的实力远在他们至少,庞赫才会投机取巧,取得一些小的胜利。哥哥不妨想一想,我们损失了多少,至于庞赫,那是多了多少倍的兵力。因此,庞赫也不敢轻举妄动,步步为营,一旦庞赫一步走错,那么他就会全军覆没。但我们不同,哥哥,你想想,我们现在连败了三次,但那有能怎么样,庞赫还是躲起来,不敢正面交锋。他越怕是这样,我们就越逼他这么做。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哥哥想要取得成功,牺牲几个人又算的了什么呢?”

    宋江道:“死几个兄弟,我倒是不怕,但庞赫这个人太会打仗了。”

    吴用道:“现在,我们的粮草也所剩不多,不如就孤注一掷,一不做二不休,围歼他们!”

    宋江迟疑了下:“你的意思是全部消灭他们?”

    吴用点了点头:“庞赫这么做,我们难道就不能赶尽杀绝,斩草要除根。”

    宋江没有心狠到这个地步,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将自己以前的兄弟杀得一个不剩。但事已至此,宋江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粮草已经所剩不多,根本就不能再继续拖延下去。

    吴用看到宋江犹豫,就劝道:“自古胜者为王败为寇,哥哥不能心慈手软了,事到如今,哥哥只能这么做。”

    宋江感叹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啊,看来,我也是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

    吴用趁热打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已经容不得我们选择了,哥哥准备下,明天就去包围他们吧。”

    第二天,很快来了,宋江点将点兵,浩浩荡荡向庞赫的大本营开去,在营门前,庞赫横枪立马,等候着宋江。

    宋江叫喊道:“庞赫,晁盖哪去了,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一手遮天?”

    庞赫笑道:“宋三郎,你直呼晁大哥的名讳,可知那是大不敬?”

    宋江哈哈一笑:“哈哈,那有什么关系,这梁山,谁都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今天,我就要你们葬身在这里。”

    晁盖从营帐中走了出来,叫骂道:“宋江,枉我待你亲如兄弟,你竟然要杀我。在梁山之上,我待你如何,现在你想要夺位,当初我把位置给你的时候,你为何不要?”

    吴用道:“晁盖,你是不是傻,如果公明哥哥当初要了,梁山的兄弟会怎么看?”

    庞赫嘲笑道:“哈哈,小人,那你现在觉得梁山上下又会如何看待你们苟且之事?”

    宋江骂道:“庞赫,如果不是你,会弄成今天这般局面么,还不是因为你?”

    晁盖暴吼道:“宋江,你个无耻小人,自己做这等天理不容之事,还怪别人。要不是我瞎了眼,让你待在梁山,你还会这今天这般?”

    庞赫接着骂道:“趾高气扬,你不看看头上青天。如此不堪之事,竟然被你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说的那么自以为有理?在梁山,晁大哥一而再再而三的让着你,才会让你有如此权势,你简直就是连畜生都不如。”

    宋江怒道:“当初我好心好意帮他,他却让我发配江州,还不够,在江州,我更是沦落到阶下囚。我今天这般田地,全是拜你所赐,你给我的,那是你应该给我的,如果不是我,你早就死了,把你的梁山给我,难道还委屈了你不成。”

    庞赫冷冷的说道:“宋江,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难道还不清楚么。我庞赫就不相信,你就那么有义气去就晁大哥。人称及时雨,为了这个称号,你藏了多少私心。没错,你是救了晁大哥他们一命,但你的目的也很明显,树立在江湖上的名声,以争取在仕途上的优势,我说的对吧?你救下晁大哥,江湖上的人怎么看待你,在郓城,自然就能扩大了自己在江湖上的影响。这对在朝廷上,作为一个押司,不能够升迁的你,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相反,如果你举报了,晁大哥被抓了,那么这个功劳估计不是你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换一个郓城县令,而你,还是一个押司,却得罪了江湖上的人。”

    吴用笑道:“庞赫,你说的可真是天花乱坠啊!”

    庞赫也笑着迎合着:“是与不是,你难道不知道么?如不是你出的注意,晁大哥会让刘唐去送信么?刘唐的长相,是人都知道非常容易引起别人注意。正是你有意的让刘唐去送信,才会导致被黄文炳的人发现,也间接导致宋三郎被官府捉住。现如今,你们能够狼狈为奸,我是觉得你们真是珠联璧合啊!”

    吴用骂道:“庞赫,休得胡言,今天,我就让兄弟你取你项上人头,割掉你的舌头,省的你在地府里胡言乱语。”

    “哈哈!”庞赫大笑:“有种,你就过来,我庞赫的项上人头就在这里,有本事就过来拿?自己做这等无耻之事,想要瞒天过海,你难道不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么?”

    晁盖怒道:“我晁盖就站在这里,想要我命的,尽管来拿,宋江,你我恩义就此了断。还有你吴用,当初算我有眼无珠,结交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让我看看,你死后的嘴脸到底是什么样的?”

    宋江一声令下:“给我杀,给我杀,杀掉庞赫重重有赏!”

    庞赫撤回军营内,命令弓箭手准备,战事一触即发,一场恶战,就此展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