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武侠修真 > 超级掌门 > 第五十六章 向死而生
    墨天问和操行之渡过黄河,急行三日,已能看到芮城城墙,这里离正义庄不远,两人心中大定,只是奇怪为何四海帮那些人并未追来。

    正义山庄庄主曲贤是武林名宿,与仁义剑客墨天问交好,此前二人因心急返回宝鸡城,便让魏不同暂住正义庄,这次只要汇合魏不同,他们便立刻南下,尽快返回同心盟。

    得到下人通报,曲贤亲自出庄迎接。此老七旬年纪,满脸红光,精神抖擞,见了墨天问便是大笑:“贤弟,可算等你回来了!我已备好美酒,良辰美景,只欠佳客!”

    墨天问摘下掩面的斗篷,双眼凹陷,面色惨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曲贤大吃一惊,抓住墨天问的手怒道:“贤弟,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何人伤了你?”

    墨天问摇头叹息:“此事内情复杂,咱们还是进去再说吧。老哥哥,麻烦你了。”

    曲贤大声道:“贤弟放心,只要来到我正义庄,任何妖魔鬼怪都别想过来生事。”

    说完,又紧紧握住墨天问手掌,心痛道:“贤弟闯荡江湖几十年,不知经过多少艰难凶险,一直太平无事,想不到这次……竟然遭遇如此惨痛,贤弟啊……”

    操行之并不见魏不同,出言问道:“曲庄主,不知魏大师何在?”

    曲贤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低声道:“说来话长,进庄再谈。”

    两人进庄后略为洗漱,便被曲贤迎到大堂,曲贤追问详情,忧愤于色。

    墨天问道:“这一次可谓凶险万分,我二人能逃到这里,实为侥幸。曲老哥乃江湖宿老,声望尊崇,正好借老哥之口,向天下武林公布一件大事。并尽快传发英雄帖,召集江湖义士。”

    “到底什么事?”曲贤问道。

    墨天问沉声道:“魔教死灰复燃!”

    曲贤吃了一惊,眼睛瞪大,一脸的不可思议,有些不信道:“贤弟此言当真?这不是小事,你们可有把握确定?”

    墨天问惨然一笑,指指自己的眼睛道:“这就是证据,难道老哥哥连我的话都不信?”

    曲贤忙道:“贤弟言重了,只是兹事体大,实在容不得半点马虎。请贤弟先告知详情。”

    墨天问叹息一声,便将最近经历细说一遍,曲贤听完,一脸震惊,久久无法言语,半响,才沉声道:“四海帮竟然与魔教勾结!如果不是贤弟亲口所说,换做他人之语,老夫绝对无法相信,四海帮莫帮主虽行事霸道,但做人还算光明磊落,真是没有想到会出此下策。”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恐怕我也不能信。”墨天问道。

    曲贤想了想道:“芮城尚在四海帮控制范围,正义庄与他们经常打交道,老夫的薄面他们是要给一些的,但如果四海帮真与魔教有染,贤弟两位就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为了灭口必会追杀到底,不行!老夫等会就下去安排,你们稍事休息,今晚就想办法送你们离开。”

    见曲贤如此热心,墨天问很是感动,叹道:“老哥哥一力庇护,如果此事以后让四海帮知晓,恐怕对你不妙,不如你与我们一同返回江南,再者,魔教死灰复燃,江湖上眼看就是一片血雨腥风,你到同心盟也好有个照应。”

    曲贤摆手道:“老夫不能离开,如果那些妖孽真要生事,老夫还需召集本地豪杰义士,共同对抗,贤弟只管放心离去,谅他四海帮还不敢轻易动我正义山庄。”

    两人说得动情,旁边操行之忽又道:“曲庄主,不知可否告知魏大师何在?既然我等今晚就走,还需将魏大师叫来知会一声。”

    魏不同先前暂住在正义庄,本是为躲避长安剑派有可能的找麻烦,这次操行之二人回来,却一直没有见到他,操行之心中疑虑,又见曲贤先前古怪表情,因此有此追问。

    墨天问听了也道:“老哥快将魏大师叫来,我这双招子不知还有无拯救希望。”

    曲贤唉地叹了口气,尴尬说道:“魏,魏大师已不在鄙庄,他……自行离去了。说来惭愧,贤弟把人郑重交给老夫,老夫却不能招待好贵客,实在无颜面对贤弟。”

    墨天问吃了一惊,问道:“魏大师去了何处?”

    曲贤道:“你们走的第三天,他便向老夫告辞,老夫倾力挽留,无奈魏大师十分固执,言明有急事要尽快赶到同心盟,最后还是走了。不过临走时,他留下了一件东西,说要交给你们。”

    墨天问奇道:“到底有何急事,竟然来不及多等几日?东西在哪里?”

    曲贤吩咐下去,不一会,一个身形瘦小的山庄仆人捧着一个木盒走了进来。

    墨天问说道:“到底是何物?”

    曲贤道:“老夫也不知,魏大师只说要亲自交给你们。”

    说着捧给墨天问,墨天问摸索着接过盒子,操行之好奇看去,曲贤忽然揭开盒盖。

    里面赫然竟是魏不同人头!

    操行之怒喝一声,未待反应过来,那人头已爆炸,化为紫黑色血肉碎屑打在墨天问身上。

    一经接触,那些血肉碎屑犹如高浓度硫酸,发出哧哧的声音,将墨天问的身体表面腐蚀得千疮百孔。

    墨天问大吃一惊,倏地,椅上疾弹出几根钢片,紧紧箍住了他的身子,另外椅靠突出四柄锐刃,直弹刺墨天问背心!

    墨天问大喝一声,内力运至背部,四柄刺中他背脊的利刃,一齐“崩崩崩崩”折断!

    只是在这刹那间,曲贤已经出手!

    他出手如风,身法如电!

    他一掌击在墨天问胸膛上!

    墨天问把内力全都集中在背后,震断利刃,胸前硬受曲贤一掌,一下子,五脏六腑似全都离了位,血气翻涌,自他眼、耳、口、鼻一齐溅涌而出!

    墨天问眦眶欲裂,叫了一声:“你——”血便自喉头激喷而出。

    曲贤冷笑,正要劈第二掌,蓦觉手上一阵刺痛,连忙跳开,才觉右腕已被对方内力反挫而脱臼。

    他左手一搭右手关节处,“喀”的一声,手腕已被他接驳上来。

    就在曲贤全力暗算墨天问的瞬息间,场中已生了许多剧变!

    同一刹间,操行之的身子,也被椅上的机关扣住,椅背上四柄刀也疾刺而出!

    不过操行之基本没有被紫色血肉射中,而且曲贤也在全力对付武功最高的墨天问。

    操行之没有受到两面夹击。

    他武功虽不绝高,反应却是高绝,身体的战斗本能更是一流。

    四柄刀刚弹出,他反手一掌劈在椅背上。

    因为身体被扣,运力不及,只能使出三分力,这一掌未能将上好的紫檀木椅完全震碎,只震塌了一部份。

    但是已经够了,操行之的身体猛地一挣,木屑横飞,就要恢复行动能力。

    这时,那个送上木盒的瘦小仆人却动了,他鬼魅般飘来,一掌打向操行之,操行之用剑柄一挡,却无法化解他下面另一掌,被他一掌打在小腹。

    只觉浑身一震,软绵绵地使不出内劲。

    操行之艰难吐出两个字:“影魔……”

    他所中的正是无影绝命掌,操行之立马认出眼前这个瘦小仆人就是当日在四海帮分舵偷袭他们的影魔,或者说假影魔。

    墨天问闻言,已知又掉入别人的陷阱,他大吼一声,连人带椅横移,一下砸在操行之椅子上,这一下恰到好处地将两把椅子碰碎,操行之一跃而起,背上亮晃晃的插着两把利刃——他先前那反手一掌只震毁了其中两刃的机关,另外两刃还是刺入背里,入肉极深。

    墨天问震碎椅子,一把抓向曲贤,风声凌厉,含怒一击。

    曲贤见墨天问威若天神,心中胆怯,急忙后撤,同时袍袖中洒喷出一蓬细如牛毛,蓝汪汪的细针,激射向二人。

    墨天问感应极强,虽是目盲,却胜比明眼之人,只从微弱风声,便判断这是一大把暗器,他担心身后操行之,一把扯他身退,一面用剑急拨,拨落细针,但手臂、腿上,还是着了几枚。

    曲贤阴笑道:“你先中了傀尸之毒,又中蓝血针,看你这次还不死!”

    影魔沉声道:“天微星,就你话多,赶紧拿下他们!”

    话音未落,墨天问逐日神剑出鞘,一剑斩了过来。

    影魔眼前金芒乱闪,眼花缭乱,待要跳开,己着了一剑。

    幸好伤口并不深,也非要害,但还是让他吓出一身冷汗。

    曲贤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却没近前攻击,只说了一声:“开!”

    突地,大堂内,墨天问操行之二人所立足之处,裂开丈宽的一个大洞,里面黑漆一片,腥风扑鼻!

    操行之身受刀伤,脚下骤然一空,不及应变,便往下落去,就在这时,墨天问瞬间脱下灰袍,袍子像一匹绢布似的舒卷了出去,长及三尺外,卷住操行之,用力一扯,扯了回来!然后身体虚空踏步,以几乎不可能的动作在毫无着力处借力,纵身一跃,带着操行之跳到实地。

    只是曲贤也无声无息地掠起,手里多了一柄五彩璀璨的小刀,刀光一闪,正好射中墨天问!

    这是一把钝刀,但威力更胜尖刀。

    墨天问哇地又吐一口血,长空掠起,金芒闪动,曲贤惊叫一声,抱头落地,连续翻滚数下,待起身时,一副狼狈不堪惊魂未定的样子。

    “点子扎手,尸老,你们再不出来,可要被他跑了。”曲贤大声叫道。

    窗户破碎,一股尸臭之气涌来,伴随着翻滚的紫色雾气,声势诡异。

    紫色雾气迅速滚向墨天问,墨天问使出指天一剑,金虹剑红芒忽然一亮,一股大力,如排山倒海,透过剑身,向紫舞射出。

    墨天问知道今天恐不能幸免,因此不再留手,全力而出,再次使用了剑气。

    他的剑气,是以体内真气催动,每一攻击,都是动用了最大的力量,拥有恐怖攻击力!但是消耗也是巨大,如果连续几次不能打败敌人,那么便会因为无法承受巨大消耗而先将自己累趴下。

    紫雾急速收缩,如漩涡般凝出一团,金虹剑气不断射入其中,却只见雾气翻滚,看不清是否伤到敌人。

    墨天问大吼一声,收回剑气,逐日神剑如一道闪电劈下,当即便将紫雾斩成两团。

    一道紫雾迅速分解,而另一团紫雾趁势一滚,一个紫色人影从其中飞出,发出厉啸,同时两只枯干的手掌抓向墨天问。

    墨天问不怕。

    长剑比爪尖先到。

    突然间,紫色人影的双臂,竟暴长了三尺以上。

    刹那间,爪易掌,掌比剑先至。

    墨天问脸色陡青,猛吸一口气,准备硬受两掌,剑势一变,剑锋反削紫色人影双臂。

    敌人若要打中他,双手也得废了。

    墨天问深知情形危急,必须兵行险着,死中求生,眼前这个敌人的实力要远超曲贤和影魔,必须尽快将此人击败,才有可能脱身。

    而且像这种超级高手,断不曾笨到为了打自己两掌,而断了一双手,永远不能动武。

    墨天问已经准备一等他换招或者后撤,便使出石破天惊,一剑将此人斩杀。

    可惜他料错了。

    “砰”,“砰”两声急响,紫色人影双掌拍在墨天问胸膛上。

    墨天问大喝一声,剑势骤然加速,急射而至。

    紫色人影要缩回双手,已然迟了,“呼呼”两声,双臂折断,剑势未断,顺势劈向紫色人影咽喉,对方一偏,剑尖划过肩膀,血花飞溅。

    墨天问一声惨哼,操行之急忙扶住他:“墨长老……”

    墨天问快速说道:“敌人高手已伤,不要担心我,咱们杀出去……”

    未说完,又是一口热血喷出。

    那紫色人影也是一声惨嚎,后退数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影魔和曲贤急忙上前问道:“尸老,你的手臂?”

    尸魔双手齐断,血狂涌而出,他双臂仍挥动不已,砾砾而笑,十分恐怖。只听他狂笑向影魔道:“快……取我囊中……血煞丹……”

    那边,墨天问忽然脸皮一阵痛苦抖动,道:“不对!”身子已软瘫下来,操行之急忙扶住,只见他胸前焦紫一片,还不断分泌出紫黑色腥臭液体,尸魔的掌力竟是有毒的,墨天问急道:“这是紫骨修罗掌,剧毒无比!行之,你替我护法……我要把掌劲与毒……逼出再说……”

    墨天问把生死筱关的护法任务,交给操行之,操行之心气大豪,“唰”地抽出长剑,宛若一湖秋水,横剑拦在墨天问身前。

    奇怪的是,对方几人并不急于进攻,尸魔可说是重伤,而影魔和曲贤都是武功在操行之之上的人物,却也不出手。

    操行之紧紧盯着对方,尸魔即刻吞服一颗黑色药丸后,也盘膝垂目,开始运功。

    曲贤狡诈的双眼对上了操行之,笑道:“操少侠,眼前的境况,不如早些投降为好,难道还要负隅顽抗多受些苦痛?”

    操行之冷冷骂道:“叛徒!”

    曲贤哈哈大笑,他在武林中声望很高,一向以急公好义乐善好施为名,他的笑容一向给人很豪迈的感觉,可是现在,操行之觉得那是阴笑。

    曲贤哈哈笑道:“这是操少侠误会老夫了,老夫本就为圣教三十六天罡之天微星,一向效忠圣教,委身于这正义山庄,也只不过权宜之策,为圣教收集江湖消息,请问何来叛徒一说?”

    操行之不搭理他,眼前之景,多说无益,今日很明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用不着废话。

    但是他突然间,不敢置信于自己的眼睛。

    尸魔本来血肉模糊的断臂中、竟“突出”一件小东西来!

    什么东西?

    那东西已在慢慢的滋长、胀大。

    那“东西”竟是手臂!

    如同婴孩白嫩的手臂。

    旁边,曲贤看着操行之,阴毒又狠妄地大笑起来,好似在说:“你瞧吧,为什么我们急着不动手,当然是在等待更稳妥的时机。”

    尸魔如同幼儿般的手臂,瞬间已成型,如同大人的手臂一模一样了。

    墨天问眼睛看不见,但他能感应到异常,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操行之将看到的情形说了一遍,尸魔现在的手臂,已跟他原来肌肉扭曲的粗臂,没什么两样,只不过白暂一些,像从未晒过阳光一般而已。

    操行之到现在还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眼睛所见。这神奇一幕,几乎能赶得上他的元元功种子。

    墨天问听后大吃一惊,喃喃道:“尸魔重生,难道……难道他真是当年的尸魔……”

    就在这时,尸魔徐徐睁开了眼,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打了个呵欠。

    然后他笑道:“墨天问,你现在是不是服了我了?”

    墨天问没有回答,也不能回答,无法回答。

    尸魔得意道:“你以为我会那么笨,用我双手,换你两掌?”说完,仰天大笑,震得地上的灰尘木屑都倒飞出去,可见功力已全复原:“换你一条命,我也不牺牲我双手。”

    只听尸魔又道:“当年你们这些自命正义的家伙,集合几乎整个武林的实力,群起而攻我圣教,老夫当日神功未成,被你们一剑穿心,只能躺在地上假死脱逃。也幸亏这番磨难,使我顿悟神功精髓,穷二十年之功,终于练成尸魔血煞大法。壁虎断尾可以重生……我尸魔一门,断臂也可重生……哈哈哈……”

    尸魔得意异常,迈步大笑:“墨天问,今日你死得可以瞑目了罢!”

    尸魔情知墨天问武功高强,剑法已入神之境界,胜之不易,是极辣手的敌人,如果硬拼,己方死伤在所难免,不如先行冒险除之,故用奇计,果然使墨天问上当,这时见他重伤在地,便欲动手杀之。

    墨天问长长呼出口气,叹道:“魔焰滔天,不知这江湖一乱,又要死伤多少。”

    说着,长身而起,一股无可阻挡的充沛气势自他身体发出,如剑锋般锋利,尸魔一怔,不可思议道:“你竟还有一战之力?”

    墨天问纵声一笑,金虹剑起,如冲天闪电,带着摧毁一切的声势攻向敌人,而且一剑化作三剑,同时笼罩尸魔三人。

    “行之,快走,将此事昭告天下!”

    墨天问抱着必死之心,发动了剑芒,同时,他仍不忘叮嘱操行之,一定要设法逃出去,将魔教的消息带回同心盟。

    操行之几乎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逃,一剑劈开东面窗户,施展轻功,亡命而奔。

    影魔发出金属交鸣般的难听声音:“小子,往哪儿跑,爷爷来陪你。”

    尸魔和曲贤架住墨天问,影魔纵身一闪,鬼魅般追向操行之,墨天问虽有心阻挡,但他不仅身受重伤,还被两大高手联手夹击,只能寄希望于老天保佑操行之能够顺利逃出。

    老天自然不会多管闲事,影魔轻功高超,很快便在庄外追上操行之,阴笑道:“小子,看掌!”

    说是看掌,却是一把蓝汪汪暗器,操行之已见识过墨天问刚才身中毒针后的惨象,不敢大意,迅速闪避暗器,就这样一耽搁,已经被影魔追上。

    “小子,给爷爷乖乖回来吧。”

    影魔鬼魅般漂浮,无影夺命掌已击向操行之,就在这时,路边草丛忽然闪出一条人影,一掌便打向影魔后背。

    影魔不防竟有人偷袭,这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大意下已不及闪躲,只好偏了偏身子,让开要害,并且手掌一挥,改变攻击目标,誓要将这个可恶的偷袭之人毙于掌下。

    砰,影魔被一掌打在后背,这一掌并没打在要害穴位,但是影魔却惊天动地般惨叫一声,打出去的双掌急忙收回,身子也如同见鬼般后撤,但是偷袭之人却是不依不饶,闪电般又击出三掌,影魔无法,只得抬掌招架,只见那人双掌诡异,一掌掌心血红,一掌纯白如冰,四掌交接,影魔又是惨叫连连,只觉自己的手掌,如被烙铁和寒冰同时击中,炙热剧痛,冰冷麻木,还未等他惨叫结束,那人掌力又来,这一掌影魔避无可避,顿时被一掌打在胸前,影魔猛地喷出一口诡绿色血液,身体上下瞬间被绿色苔藓密密覆盖,如同一只长了绿毛的大粽子。

    “你,你,你……”影魔手指着来人惨哼了几声,无力倒地。

    操行之一动不动地看着来人杀掉影魔,等影魔一死,来人挥挥手,两人如同有心灵感应,并不言语却能明白对方心意,操行之顿时如同回过魂来,再不停留,迅速远逃而去。

    来人看着影魔尸体,自言自语道:“此人武功不弱,我若不是偷袭,恐怕还不一定能轻易胜他,不知元元功种子对其是否有效。”

    此人正是星宿掌门丁鹏,丁鹏本应带着姬凤等人返回门派,结果走出宝鸡百里后,便遇到追寻操行之的林鸿,稍微试探后,认为他不足对操行之二人构成威胁,因此放心上路,可是没走多远,墨天问和操行之二人又在四海帮分舵遇险,丁鹏担心有失,便决定回程支援操行之,结果一路急行赶路,虽然没有追上二人,不过却在正义庄这里,总算将分身操行之救了下来。

    至于墨天问,丁鹏虽然有些佩服此人的品行和武功,但事不关己,他也没有大无畏到拼着己身危险去救他,既然救下操行之,丁鹏便准备及时抽身,不过影魔这个合适的实验对象也不能放弃,他准备在其身上再试验一下元元功种子。

    心意既定,丁鹏便将种子植入影魔身体,还算顺利,垂死的影魔只剩最后一口气吊着,意识基本已消散,无法阻止种子侵入,可就当大功告成时,他忽然一声糟糕,不再管影魔的动静,急急赶往操行之离去的方向。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