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其它小说 > 名门宗女 > 第459章 心知肚明
    “七弟!”一身明黄锦袍的天一朝国储,理政太子玄天御忽然温声开口。他还是第一次这样称呼同是玄氏皇族皇子的七殿下荧惑玄天逸。

    玄天御话落,七殿下荧惑微微侧目,凤目中带着三分凝重,却并未接言。

    反倒是一旁的四殿下玄天煜直接愣在当场。高高在上的皇太子玄天御素来将荧惑视为死敌,如今这一句‘七弟’简直要将他吓得魂飞魄散:“太子……太子皇兄,你是不是急糊涂了?”

    “七弟!”玄天御深吸一口冷气,郑重地看向七殿下荧惑,说道:“你知道……我早已成了父皇的弃子吧?”

    荧惑静默地听着,凤目深处翻滚着让人琢磨不透的黑雾,清淡的叹道:“弃子么?之于天下,之于这天下至尊的王权……我们不过是棋子罢了!”

    “弃子?”玄天煜简直说不出任何话,如果玄天御是弃子……那他这么多年的鞍前马后岂不是要打水漂?

    “你知道……父皇,从来最在意的只是玄氏的江山罢了!”玄天御笑得悲凉,听到太子之位,世人皆以为的尊崇万分,到底何其悲苦?可即便满腹苦水,他还是愿意坐在那个位置上——太子之位,一个称之为权柄的备选后续。国储之尊,一个众矢之的的华丽宝座。

    玄天御的话带着对于禛帝的不敬,却丝毫没有掀起荧惑的丝毫情绪。他只是淡漠的听着,凤眸之中黑雾渐敛。

    “太子皇兄,你怎可对父皇不敬!”四殿下玄天煜此时恨不得没带自己的耳朵,玄天御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言论。天知道……传回到天一朝帝都城,会是如何结局!

    看着四殿下玄天煜犹如惊弓之鸟,太子玄天御不由得无奈一笑,认真的对着玄天煜说道:“四弟,你不具备帝王之才。有些事就不要肖想了,日后好好辅佐心帝,做一个安乐王爷岂不乐哉?”

    “皇兄?”玄天煜吸了吸鼻子,有些伤感。他们同是皇子,若论起对于帝王那张至尊宝座的渴望,他们哪一个又会比对方少?只是……连玄天煜自己也知道,他自己不具备帝王的才干。只是他有些不甘心,不甘心活的太过安逸。

    “煜儿……皇兄原本想,在我登临大宝之日便将蜀地分封给你。听闻那里景色秀丽,你可过一个安逸闲适的人生!”玄天御看向四殿下玄天煜的神色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玄天煜在他的眼中不过是一个不禁风浪,浑水摸鱼的一个普通臣弟罢了。玄天御想就算自己有一日当上皇帝,他也没指望玄天煜能做他的肱骨之臣。

    “皇兄?”玄天煜原本就别扭的表情忽然垮了下来,不知是玄天御的话刺进了他伪装下的心窝,还是暗夜的风实在是太狠辣,刺痛了他的泪腺,他只觉得一滴滚烫的泪滴顺势而下。

    玄天煜有些猝不及防,赶紧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滴。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没哭过来。素日里的玄天煜看上去就是一副混世魔王的模样,从小便被他的母妃教导说,喜怒不形于色之类的心机之说。

    荧惑冷冽的看着玄天煜眼角的泪滴,淡漠道:“如此,便能改变你的初衷么?”

    荧惑的话说的意味不明,太子玄天御没有放在心上。可四殿下玄天煜却惊出一身冷汗,初衷……他如何能改变自己此行的初衷?

    可……荧惑是如何得知父皇的密旨的呢?

    早在太子玄天御请旨要来这凤凰郡接回天命凰女冉子晚的同时,禛帝还着人给四殿下玄天煜送去了另一份密旨。

    玄天煜到现在还记得,当时他看到密旨上所下的敕令时,他的直接跌坐回椅子上。他从未想过,一个帝王的心思竟然可以如此狠绝。

    “……”玄天煜赶紧低下头,他无法迎合荧惑黑雾弥漫的星眸。他怕被看穿,可他又是那么渴望得到!得到他父皇许诺的那个位置!

    荧惑不屑地扫过玄天煜,转而望向两军阵前浩渺洁白的云月。此时的心境,正如交错相映的云月,无处排解。

    玄天煜思忖之后,心底还是想起禛帝临行前下达的密旨,转而对一直按兵不动的玄天御催促道:“父皇对凰女之事很是在意,无论如何都要将晚儿带回帝都城。另外……父皇还有一层深意,便是攻其不备,趁势斩杀北域新王风倾!”

    荧惑拍马向前,仿佛片刻都不想再继续待下去。玄天御看着荧惑拍马而走的背影有些无奈,他从来没见过荧惑像今晚这般一直在针对七殿下玄天煜。

    玄天御不知,荧惑与玄天煜却心知肚明!

    眼看着七殿下荧惑越走越远,玄天御拍马追了上去,认真道:“风倾深不可测,若此一战……本殿下不能活着回去,这玄氏的江山……就交给你了!”

    玄天御继续开口说着,连他都觉得最适合接掌天一朝玄氏江山的竟是他自小便看不上的死对头荧惑。

    “江山太重,臣弟无心!”太子玄天御的话断断续续的说着,荧惑却是始终不曾正面回答过。说完便拍马朝着后山的黑影奔去。

    荧惑的离去,像是忽然带起了一阵寒风,玄天御拉了拉领口的束带,抬起凤目望向冉子晚所在的角落,低低叹道:“她像是……瘦了许多!”

    皓月当空,此刻已是子时来临。交战双方的人马无言之中都有些惴惴不安,一场大战在即!起因,却是因为帝女星的传言。

    “你瞧……玄天御已经等不及了!”冉子晚讪笑道,她本想好好活过这一世。却不成想最终会以这样的方式惨淡结局。

    “他无退路,自然比旁人要急躁一些!”风倾顺着冉子晚手指指向的方向遥望着玄天御所在的方位,玄天御身后的二十万大军早就有些急不可耐了:“其实也并非是玄天御等不及了,真正等不及的人此刻正坐在天一朝帝都城的崇华殿上呢!”

    世人都知道,天一朝历代皇帝的朝堂之重,便是帝都城的崇华殿。他们在那里批阅奏章,在那里览阅一切,甚至在那里宠一幸女人。而如今,坐在崇华殿里的,正是年过半百的禛帝。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