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战场合同工 > 第2615章 六本木
    东京成田国际机场,林锐和其他队员分头走出机场。他们几人表现得毫无交集,尽量避开了机场的监控摄像,然后在机场之外的停车场碰头。

    “你们的人在哪里?”林锐低声对雷亚道。他们走出机场之后,已经在附近兜了好几个圈,但并没有人过来接应他们。

    雷亚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双眉紧蹙,“情况不太对,按照计划,他们会在这里跟我们汇合的。”

    “会不会是出事了?”疯马低声道,“这种事情都会失约,看来你们的人也并不怎么可靠。”

    “我们的人是否可靠轮不到你来说。”夜莺低声道,“他们会根据实际情况,临时决定是否更换联系的方式。也许是他们被盯上了,也许是新宫原一的人闻到了什么危险的味道,加强了监视。他们为了避免引起注意才会失约。”

    “好吧,那现在怎么办。”林锐低声道,“我们继续在这里傻杵着,还是另外想办法。”

    “走吧,这里不安全,我知道附近有一个安全屋,是我们之前用过的。也许我们能去那里等他们的消息。”夜莺低声道。

    林锐转头看看将岸,将岸也摇摇头,低声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找个地方落脚,等到时候能够联系上他们再说。”

    疯马等人早就不耐烦了,跟在雷亚等人的身后一路抱怨。作为曾经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的人,夜莺对这里的道路明显比雷亚等人更熟悉。带着林锐等人穿过了一连串的高楼和小巷,在一个地方停住了脚步。

    “这儿?”将岸皱眉道。

    “没错,这里是六本木,是日本东京港区的一个街区,以夜生活及西方人聚集而闻名。所以我们这些人,在这里不会太引人注目。”夜莺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小巷子的楼下。

    “这里是网吧?”林锐看了看门口的标识,皱眉道。

    “是的,和中国一样,网吧在日本也到处都是。不同的是日本的网吧还承载着不少社会功能。被不少人称为留宿者的天堂。”夜莺招手让他们跟上,然后很快找到了一个年轻人跟他耳语了几句,递给他几张钞票。那个年轻人立刻点点头,把他们引到了里面。

    如果事先不说,林锐绝对想不到这里会是一个网吧。因为里面除了电脑还有很多书架,书架上基本上全是各种漫画。除了一般的公用区域外,这个网吧里还设置了各式各样的包厢,内部装修各异。包厢内部设有电视,电脑,PS2游戏机,衣架等设施。

    包厢内部环境优越,种类多样。有的包厢适合休息,有皮质靠椅或者按摩椅;还有的包厢适合学习或者工作;也有日式榻榻米的包厢,需要脱鞋才能进入使用。除了网吧的基本功能外,还有许多适合聚会的配套设施。比如说卡拉OK、游戏、聚会,甚至住宿等。

    网吧留宿客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经济低迷时期的产物。经济低迷导致许多人失业,成为自由职业者,低薪使他们只能住在网吧里。因为这里的包间价格比旅馆要便宜。留宿网吧的年轻人看上去与其他年轻人没什么不同。他们不是真正的无家可归者,而是贫穷的有业者。

    这些人大都没有正式的工作,只能靠打短工谋生。由于挣得钱很少,付不起房钱,只好在24小时营业的网吧睡觉。而住在网吧里的时间短则一两个月,多则一两年,甚至更久。

    “你们怎么会找到这里作为藏身处的?”林锐在包间里坐下之后,皱眉道,这个包间的狭小空间让他感到有些局促。

    “因为这里很安全。虽说这个地方鱼龙混杂,但大部分人并不关心他人。对我们来说,倒是一个理想的藏身处。再加上这种地方大部分会向当地的社团组织缴纳费用,所以也受到日本社团组织的保护。这里有食物和水供应,甚至能洗澡。只要有钱,任何人都可以足不出户,在这里生活好几个月。不管外面的风声有多紧。”夜莺低声道。

    “这倒也是。”将岸耸耸肩道。

    “不过我们窝在这里,怎么跟你们的人联系?”谢尔盖皱眉道。

    “现在是网络时代,而且我们现在正在一家网吧里。还需要我多解释么?”雷亚坐下,很熟练地打开了电脑,搜索最新的邮件。几分钟之后,他退出了自己邮箱,不过他的脸色看起来并不太愉快。

    “情况怎么样?”夜莺低声问道。

    “最近的一份邮件是前天的,也就是说他们有一整天没有给我们发送消息了。”雷亚低声道,“这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他们也一定会发一份邮件给我的。难道真的出事了?”

    夜莺也面露忧虑,“这个地方是我们之前商定好的紧急见面地点。原本不管怎么样,这里也一定会有一个人留守的。难道他们三个都出事了?这不可能!四下看看,也许他们会留下什么信息给我们。”

    林锐突然转过身,仔细查看这个包间里的任何一处地方,最后低声道,“你们猜对了,他们还真的出事了。”

    “你怎么知道?”夜莺狐疑地看着林锐道。

    “看看这里。”林锐从桌下捡起了一点碎屑,“这是玻璃碎屑,应该是杯子被打破之后留下的,而地板上铺的是榻榻米。普通的玻璃杯不可能摔破,除非是用力砸在什么地方。比如说砸在头部,和坚硬的头骨碰撞。也就是说,这里最近曾经发生过相当激烈的打斗,但是之后又被重新收拾过了。”

    “刚才那个收钱的网吧管理员应该知道内情。”雷亚立刻反应过来,对夜莺低声道,“你出去,找到刚才那个家伙,撬开他的嘴,必须让他说清楚,这里发生过什么。”

    夜莺点点头走了出去。林锐等人坐在一起,检查着周围,心里已经不像刚到时候那么轻松了。

    十几分钟之后,夜莺走进来,脸色沉重地道,“出事了。”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