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刻之痕 > 第八十七章:扭曲之城
    漆黑的火焰轻易地摧毁了王城的城门,城内埋伏多时的队长与精锐部队为之一振,几名队长一声令下,成片的火箭卷起阵阵爆鸣窜向城门。顷刻间爆炸在空中连城一片,甚是壮观,翻滚的浓烟遮住了整片城门,待浓烟散去,城门重归平静,几位队长才兴奋地探查前方的。

    “干掉了吧?”

    “普通人怎么可能抵挡住那种爆炸!”

    “不对。”立于高台上的镜冷眼盯着远处的浓烟,她隐约看见了浓烟中飞速而来的身影。

    高台上的队长们还未高兴多久,一柄宽剑便撕开了烟幕,狠狠砸在了他们的落脚点上。定力不足的弓箭手们立刻被突起的劲风掀下了高台,几位队长被掀得人仰马翻,铁铸的高台在强烈的冲击下出现了数不清的裂隙,高台顺势向一侧倒去。

    “开玩笑的吧?这可是黑钢铸造的高台啊!”

    落地的宽剑顺势一扫,几名鬼哭狼嚎的队长先后摔了下去。斯蒂安笑嘻嘻地朝远处的浓雾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任务完成。”

    击毁高台这种任务对她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她轻巧一跃,又消失在了浓雾深处。

    接到高台被毁的消息后,隐藏于城门之外的反叛军们立刻冲入城门,一时间杀声震天。

    “光靠这些士兵果然差点意思。”镜的身子站着一位秃顶的中年男人沉声说道,他弯下腰,右手手掌的五指轻轻触碰在台阶上,镜见男人动手,啐了一口:“尘,你给我记着!”说话间,她猛然向台阶上方奔去。

    青**纹遍布男人右臂,那黑钢制成的阶梯竟在他轻轻一碰之下化为崩腾的黑色石流。

    “浊流!”

    男人双目圆睁,大喝道。

    就连从高台落下的王城守卫也爆发出一阵惊慌失措的哭喊,突入城内的反叛军见状,也都发了疯般朝城门外逃去。短短数秒之后,林秋就明白了士兵们鬼哭狼嚎的原因——那黑色的石流将来不及逃窜的士兵卷入其中后,并为将他们淹没,而是一瞬间不论敌我地将他们绞成了一摊血水。

    城墙在黑流的冲击下发出尖锐的响声,木架之类的物体则在接触到黑流之时就被切成了数段。

    这根本就是流动的刀刃!

    爆裂产生的浓烟散去了,阶梯上男子巍峨挺立,他加下的阶梯呈断层状,整个城池被一片黑流所淹没。没有跌落的王城守卫们心里涌上阵阵寒意,并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石流所淹没。

    冲入城门的反叛军一部分仓皇地掏出了城门,一部分幸运地爬上了还未完全到他的高台,另一部分,则被淹没在了这黑流之下。仅仅一击,就击退了反叛军的攻势……但更让林秋震惊的,是这个秃顶男子对自己人也毫不留手,被卷入黑流之中的王城守卫绝对要比反叛军多上不少。

    “你们谁也别想再向前踏过一步。”秃顶男人阴着脸,向虚空而立的林秋等人发出了警告。

    “尘,这笔账我们之后再算。”镜的半张脸也笼罩于魔纹之下,整个人都透出一种妖艳的感觉,她眼中杀意尽显。是扒在倒塌高台上的反叛军与守卫们没有欣赏她美色的心思,他们脸色骇然,竟浑然忘记了敌我,拼了命攀向城墙顶端。

    与此同时,黑流狂躁地翻滚起来,紧接着一颗颗犹如树杈的黑色物体冲出了水面,锋利的枝杈摧枯拉朽地扫断了残存的高台,四面八方而来的枝杈狠狠拍向林秋等人。

    “小心,这些枝杈比剑还锋利。”朱迪斯瞬间出剑,活跃的黑色枝杈断成数截,重新落入黑流之中。

    士兵们借此空荡,拼命将失足者拉上平台,他们仰面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阶梯尽头的宫殿走出了两人。被迪玛拎在手中的国王见到城内的惨状,一时间气得气血翻滚,险些背过气去——陷入黑流的,不少是他的死忠,这些人忠心耿耿追随他多年,到此刻却连尸骨都难以存下。

    “父王,你所期待的大战已经开始了,请您务必要从头欣赏到尾。”

    迪玛摊开手掌,老国王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在黑流的冲击下,追随他的人们别说突入城内,就连挣扎着不落入黑流就已经精疲力竭了。在场内称之为战斗力的,也就只剩虚空而立的林秋几人了。老国王心里清楚,除了尘与鸠之外,他们还要面对实力更在两人之上的迪玛与那位神秘的混沌教使者,以及……

    迪玛打了声哈欠,他不耐地扬了扬手,一队穿着黑色盔甲的精锐涌出殿外。

    这队人,全都是从队长级以上的人物,他们从众多队长中脱颖而出,才有资格加入这只直属迪玛的部队!

    太勉强了!

    老国王脸色一黯,在这种绝境下,身为国王的他却无法为林秋等人提供任何有效的支援。

    “我由衷得感谢你们急着从帝都赶来我们国家送死。”迪玛直视林秋。

    精锐部队默契地分为两路,他攀上城墙,形成合围之势。

    “算了,够了!你们应该能全身而退的吧!”老国王心里一横朝林秋等人喊道。兵败如山倒指的便是此刻的景象。

    八年前当迪玛和他的大军破城而入时,脸上也挂着像现在这般俾睨天下的狂笑。

    “提尔-赛琉斯。”

    迪玛狂傲地张开双臂,问道:“在这种处境下,你还能像在帝都那样来到我的面前么?”

    不等林秋回答,他便径自转身,留给老国王一个阴鸷的眼神。

    “失望透顶。”

    迪玛向殿内走去:“没想到您筹备了多年的反抗,竟是如此苍白无力。”

    “等一下。”

    林秋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这点距离,不是只要半步就能跨过去了么?”

    说话间,奥菲莉亚心领神会地将手心贴在了林秋的脊背处。

    迪玛浑身一冷,最后半句话,分明是从他身后传来的!死死凝视着林秋等人的尘心头大震——他知道林秋此刻会有所行动,也随时做好了拦截对方的打算,可林秋竟直接在他眼中消失了!

    暗处的克罗尔眼皮一跳,同时出手——“影墙!”

    迪玛脚下的影子陡然拉伸成了一道墙壁,然后包裹着白色火焰的拳头轻而易举地穿透了影墙,狠狠打在了迪玛的左脸。

    “轰——”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