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仗剑逆天行 > 第一百八十章 天都丹会
    
第一百八十章天都丹会

    腊月十九日的夜幕下,一个个殡仪队伍相继走出天玄北城,前往天玄山脉安葬逝者。

    北城门前,一盏盏白色的灯笼照亮了整个街巷,奴仆们身披白色丧衣,男人抬棺,女人持灯代替亲属哭丧。这是天岚星域数十万年传承下来的丧办礼仪规矩。

    白发之丧,寿终正寝,适应天地轮回,可行阳光大道;黑发之丧,死于非常,身聚阴冥之气,需走阴月小巷。除此之外,遇到白发人送黑发人时,亲属不便相送,需要让人代为哭丧,以传达亲属们的悲痛之情。

    荆天赶着夜路,路过天玄山脉,看到了山壁上的一副副悬棺,不由心生感慨,这天下男女,从来都没有过公平可言。

    这些少女们被奸人淫辱,非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呵护,反因为而所谓的贞洁,赐其一死。所谓的女子们,无论是身处贫穷人家还是达官贵族,都没有自由的权利,她们无不是被迫嫁人,成为一个利益纽带的工具。

    回头想想,无论是自己与唐婉儿,还是荆阳与青婵儿,无不说明了一切。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所以,当下所能做的,就是试着去接受对方,就好比自己与唐婉儿,经历生死之难,心中都装下了对方。否则,就只能像荆阳与云霓裳那般,相爱却难以真正在一起。

    荆天不由轻叹一声,木棺内一副副不甘的面孔,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那悬棺内本来应该活生生的妙龄少女们,仍旧逃不过命运的折磨,刚刚脱离苦海,便要魂归黄泉。

    经历了万年的沧桑他,此刻心情很复杂。被仇恨覆没了万年,他至死都不曾真真正正爱过一个人,今生偶然重生在此,他再一次被情爱困扰了心神。

    脑海中,三个倾世女子浮现,云霓裳温婉贤淑,唐婉儿刁蛮任性,苏心瞳冰清玉洁。他无法抉择,哪个才是自己的真爱?

    云霓裳与上一世的云青罗极其相似,这让他一直觉得心里有愧,久久不能放下;唐婉儿有过生死患难,但仍旧不知道自己打心底里选择接受她到底是真的喜欢,还是为了让自己忘掉云霓裳,哪怕是真正的动了心,可他还是十分厌恶这种包办婚姻;至于苏心瞳,这一直都是那位“荆天”残魂作祟,可经历了太阴门一事过后,最后亲吻她的,确实是自己的意愿……。

    当然,按照这个社会所谓的礼仪规矩,自己与大哥最终都会成为婚姻的牺牲品,那么苏心瞳与云霓裳无疑就会成为悲剧。

    这种结局,不是他想要的!

    某人失神的走着,脑子一片混乱,然后一不小心撞到了一颗树上,才让他从混乱的思绪中走出。

    他定了定神,揉了揉微微作痛的眉头,此时天色已经微微发亮,自己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走了一夜。

    左眼开启血瞳模式,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城楼,上面隐约刻着“神木府”三个字。

    “看来,我已经到了天都丹域了”。

    天都丹域内,无论大街小巷,都忙着收拾杂物。清理干净后,便开始在各处张灯结彩。

    放眼望去,门前彩灯高高挂起,街巷彩条列列成排,巷内药材齐齐一摆,店前吆喝声久久不断。

    这还不算什么,再往城中心走,便可以看到一个百丈长、百丈宽的一个大型方台。

    方石台分三阶,依次成比例的将长宽缩小三十三丈,第一阶放有八个个丹鼎,第二阶放有四个丹鼎,第三阶放有两个丹鼎。

    这石台有由寒晶石打造而成,每阶高约半米,台面上刻着极其繁奥的阵纹。台面棱角处,分别立有四根刻着龙纹的石柱,柱顶四面彩旗随风飘荡,柱身挂四条横幅,分别写着:

    六一合和相须成,黄金鲜光入华池。

    名曰金液生羽衣,千变万化无不宜。

    方台四周,成千上万条彩带环绕,上百只彩灯高挂。当然,说道彩灯,最大的当属方台最中央的那只大红灯笼,它如同热气球一般,不高不低地飘在半空,照亮整个方台。

    方台北边不远处,恰好正对着木凉府,木凉府门前,门两旁横排着两列貂绒裹着的金楠木倚,木椅后面立着一排长明灯。门中央,红色长毯直通方台,两旁彩灯并列而立,十分奢华壮观。

    荆天来到城内,无精打采的随意看了看,便在附近找了一个客栈住下。

    悦来客栈内,小厮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少年坐下,当即有些不耐烦的上前问道:“这位小客官,你是打间还是住店”。

    “住店”。

    “很抱歉,一般的房间已经满了,你还是到别处去看看吧”。

    青年小厮看着荆天的打扮,身披一个破破烂烂的紫绒衣,身上的青衫因许久未曾洗过而散发出一股微弱的臭味。再加上年纪轻轻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的主。

    似乎是听出了他的话外之意,荆天直接掏出一锭元宝,将其放在桌上。

    “一般的没有,那就是说好的还有,给我开一间最好的厢房”。

    那小厮有些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拿起元宝,狠狠地咬了咬,很硬。

    “哎呀,小的有眼无珠,二楼还有一间最好最舒适的厢房,您随我来”。

    他很是激动的带着荆天上了二楼,那看人的眼神都变得温顺多了,心里十分激动,没想到这小子出手这么大方,这下发达了!

    荆天来到屋内,直接躺在床上,仿佛想到了什么,又扭头看向门外那位阿臾奉承的小厮。

    “行了,你走吧,把门关上,一会儿别忘了找零”。

    某人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差点让那位小厮气的吐血,麻胆,这丫的原来是拿我开涮的。

    行进了三天三夜,荆天早已累坏了,倒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这一睡,便是整整一天!

    腊月二十日,天都丹域隆重的盛会正式拉开序幕。此盛会,名叫天都丹会,是整个天都丹域一同参与的丹斗盛会。这一盛会,也决定了天都丹域各大势力在丹道一途的排名。

    天都丹会总共举行三天,也就是每年的腊月二十一日至腊月二十三日。前两日是各大势力自己选出三名青年丹道天才,以及三名顶尖的丹道宗师;最后一日便是各个势力选出的六人代表整个势力,聚集在一处进行总决赛。

    而对决前夕,便是最热闹的圣丹之夜!

    在天都丹域,除了上元年节,圣丹之夜便是是所有人都期待的一个节日。这一夜,彩灯缤纷闪耀;这一夜,烟花弥漫天际;这一夜,奇珍异草四处见;这一夜,男女私会江桥边。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给读者的话:

    啥也不说了,睡觉,都快三点了!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