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五一六章,生活所迫
    这里没有‘贪狼井’,甚至连井都没有。

    徐法承显然不知道贪狼井,只是听王乾说过,王乾显然知道,但是没找到,王乾的消息,应该是从他师父吴半仙那里听来的,但是,应该没有一个人,比这里曾经的主人更了解贪狼井的消息。

    秦昆的鬼差,嫁衣鬼出现在身旁。

    “主子,找我?”嫁衣鬼自从步入鬼将,似乎气质出现了变化,原本鲜红的嫁衣,变成了黑色!

    前几天,秦昆曾经好奇查过。

    汉代以前,流行的并非现在的大红喜服,嫁衣都是黑底红边。

    婚礼以前叫‘昏礼’,古代结婚取黄昏之时,都是在阳气将尽之时完成礼仪,不奏喜乐,气氛幽阴。

    这身黑底红边的嫁衣,比起以前的大红喜服,衬托地嫁衣鬼更加阴柔娴静。

    “嫁衣,贪狼井你知道吗?”

    在家里,剥皮提起贪狼井时,秦昆就发现嫁衣鬼没有插嘴,按理说嫁衣鬼既然来头那么大,那么这件事,她最有发言权。

    秦昆问完,嫁衣鬼没有立即回答。

    她转头,发现旁边还有一个人,是那个茅山上师,再转头,发现这里,非常的熟悉。

    “南龙庙啊,好久没回来了。”

    嫁衣鬼眉宇间有一抹少见的追思,接着嫣然一笑:“当然知道,南龙藏阴井,上可通星辰,造化阴阳里,度尽后来人。贪狼井其实是一处龙伤,缘分一到自会出现。”

    秦昆听得云里雾里。

    龙伤?缘分?

    秦昆还待发问,嫁衣鬼却消失了。

    我靠……我读书少啊!说话别说到一半好不好!

    “徐道长,你听懂了么。”

    徐法承煞有介事地点着头:“略懂一二。”

    秦昆瞪大眼睛,这你都能听懂?!

    “啥意思?”

    徐法承酝酿了一会,看着秦昆道:“道门之中,龙伤所指唯一,乃‘气运之伤’,天下地脉源自昆仑,华夏占其三,分北龙、中龙、南龙,三条地脉,临江市刚好位于南龙腹地。如果你那只鬼差没乱说的话,这里的地龙好像被破坏了。”

    地龙被破坏?

    这秦昆是懂的。

    阵子卷讲过,一处好的风水,很有可能在稍加改动后被破坏掉,往大了讲,一处地脉,也有可能被外力所坏!

    但破坏地脉可不容易,不仅仅是把石头挖掉,山脉炸断那么简单。

    地脉乃气脉,山在地上行,气在地下走,那股玄学上说的灵力,或者磁场,可不是削平几座山,深挖几条沟那么简单。

    自古至今,除了天灾,还没听过有人力能坏掉地脉的。

    既然嫁衣鬼不说,应该有什么忌讳或者难言之隐,秦昆也不好逼问。

    这件事摸不到头脑,就当过去了,不远处,一个倩影走来。

    许久未见的楚千寻,系了一个朴素的头巾,束身的衣服,很像道袍,但比起道袍要时尚的多,总而言之,这逼格是烛宗七星宫的风格。

    “秦昆!徐道长!”

    前段时间,楚千寻‘烛龙算’练的她头发狂掉,精神萎靡,现在看起来,面色红润,精神饱满,又恢复她氧气美少女的潜质。

    “大小姐,谁给你滋润的桃腮水眼的?你养大狗了?!”

    楚千寻杏眼一瞪:“我养你了!”楚千寻说完,立即觉得不太对。

    脸上红晕一闪,恢复正常,楚千寻道:“徐道长见笑了,这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徐法承微微一笑,男女之事,有时候也挺有意思的。

    楚千寻转头,看向秦昆:“看你眼带血丝,肝火旺盛,嬴姑娘和齐姑娘是不是有阵子没来找你了?”

    “管得着吗你。”

    楚千寻靠了过来,轻声道:“听说嬴姑娘最近和一个大老板走得很近,齐姑娘和那个雷少校也朝夕相处,狗哥,你就不怕自己绿了?”

    秦昆脸上青红不定。

    讲真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没什么正当的男女约定,但男人也是有虚荣心的,虽然秦昆不想承认,但是被楚千寻一提醒,觉得还真有些不舒服。

    “女人而已,我在乎吗?”秦昆被直击软肋,表情不自在。

    看到秦昆嘴硬,楚千寻嘁了一声:“活该。”

    徐法承乃清修的道士,现在入世后,虽然还是高傲,却多了一丝世俗气息。

    听到秦昆感情出现了问题,徐法承咽了咽唾沫,低声道:“当家黑狗,其实有件事我不瞒你,贫道乃茅山真传,所学驳杂,其中‘茅山和合术’,能帮人修补姻缘,需不需要?至于香火钱,你看着给就行……”

    秦昆心里正在纠结,突然震!惊!了!

    我艹!我了个大艹!……你特么做生意做到我这里来了?老子需要你修补姻缘吗?就你懂得多是不是?

    秦昆大怒:“滚蛋!天下姻缘走肾走心,哪怕在世俗里,也是一靠脸,二靠钱,三靠腰,我需要你给我做法事修补姻缘?我堂堂临江吴彦祖的公狗腰往哪摆?”

    徐法承被怼了一句,还不放弃,声音压得更低:“贫道还有独门秘术,名为‘道蛇’,有固精锁阳,持龙不泄的奇效,只要三根大香!”

    秦昆整个人被雷击一样,雷的外焦里嫩。

    堂堂茅山真传,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这种出尘之人,不适合太接地气好吗?!

    “徐法承,你师父真不应该让你入世啊。”秦昆揉了揉太阳穴,这个世界,果然不是我想象中的世界啊。

    徐法承尴尬道:“生活所迫,贫道又能怎样。不卖力吆喝,饭都吃不饱。”

    徐法承说罢一叹,背着双手,目光远眺。

    这幅模样,秦昆好像看到了符宗天字堂真传王乾,王胖子作为天子堂大师兄,刚入世也曾这样受生活所迫,原来,入世就代表着被拉下神坛么。

    我好像懂了。

    ……

    与楚千寻会面后,徐法承便离开了。

    龙槐鬼城,一个演武场,秦昆和楚千寻相继到来。

    “这就是武茶会报名的地方?”

    演武场,足足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里面鬼影重重,但相对于这么大的演武场,这么多鬼倒显得有些稀疏。

    “是的,尸灯鬼,刺刑鬼,出来。”

    楚千寻开口,面前多了两只鬼将!一个是秦昆见过的尸灯老鬼,老鬼提着油灯,笑容阴森,嘴巴里全是血,白发背梳在脑后,随意披散。

    一只是楚千寻新收的鬼差,女鬼,看起来身材较弱,十指指甲盖被粗大的铁针刺入,同时被刺的还有太阳穴、膻中穴、腋下、后脊柱等等要命的穴位,显然生前受虐而死。

    两只鬼差出现,秦昆也不含糊,叫出自己的鬼差。

    大大小小的鬼同时出现,秦昆这边立即引起了其他鬼的注意。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