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战斗在甲午年 > 第五百二十七章 臣军旅未谙
    “你刚才背到‘卫汝贵的下场’。”

    江自康好气又好笑的提醒赵胖子,——这个显然是抗倭军的半吊子说客,真不知道吴威扬他们是怎么想的?

    作为平壤战役的亲历者,江自康当然知道卫汝贵冤不冤。

    要让江自康来说,冤也不冤。

    盛军人数最多,所以扰民最烈,这是不争的事实,要不然在平壤叶志超也不会因为这事儿,还和卫汝贵闹了几次别扭。

    日军通过西洋人大事宣扬的卫汝贵老妻写的家书,估计也是十之八九能坐实。

    可是在平壤,卫汝贵和马玉昆的船桥里战斗,打得是平壤战役里面最好的一场,这也是事实。

    不过现在朝廷借东洋打北洋,哪里还有什么道理可言?

    “哦,哦,等我找一找——,找到了;叶志超,赵怀业,——,这些命丧法场——”

    “什么?”

    姜桂题,程允和,江自康五人都失声站了起来,江自康更是一把夺过赵柳宏手里的信纸。

    “得,你们自己看吧;沈兆翱的意思就是大伙儿要拧成一股绳子,把新北洋撑起来,——就是这么个意思;这是朝廷今儿发得电报。”

    赵柳宏早就饿了,右手抓起一大块红烧肉往嘴巴里填,囫囵吃完,甩着左手的电报说道:“卫汝贵,叶志超,赵怀业,龚照玙,张启林,——太多了记不清了,反正以前都是牛比人,从上到下杀了个遍;当然很多也该死!不过几乎都是咱淮地的,哼哼,你们可想好了,不听话不愿意合军,要是失了旅顺,大伙儿一块刑场见面。”

    说到这里,赵柳宏又加了一句:“都TM的富家翁了,老婆孩子一大堆,还不跟着总指挥撑着咱淮系的地盘,还争个比的争呀?难道等着以后自个掉脑袋,老婆小妾儿媳妇闺女孙女统统被送到窑子,让龟公先爽歪歪,然后嫖客们一起爽?当个死鬼,头上还绿油油一片,心里就舒坦了?”

    堂内众将领个个都是一脸的青气,一开始江沐琛还鄙夷抗倭军没人,居然请赵胖子这个白痴过来当说客。

    现在才知道,这个狗屁不通的白痴,随便几句恶毒之极的话,竟然是如此的凶狠。

    简直是字字诛心!

    而且还真没法反驳他。

    “从今儿起,我的四营交给抗倭军指挥,我就天天喝小酒吃大肉过冬;等到仗打完了再怎么说,那是何长缨跟朝廷扯皮的事情。”

    姜桂题见到话已经说开到这个地步,就首先表态。

    “得,抗倭军要是看得上我,我就把这条命交给抗倭军。”

    潘金山今年还不到四十,当然不愿意回肥西混吃等死,还想再朝上冲一冲。

    江沐琛看了看叔父,咬牙说道:“好,我跟潘哥一起。”

    程允和低头看完了信纸和电报,看到所有的目光都望了过来,微微一沉思就分明了主次。

    现在的关键是保旅顺,只要能保住,战后大家就算无功,也不会有错。

    可要真的失了旅顺,卫汝贵,叶志超的下场就在那里摆着。

    就像姜桂题说得那样,一切等战后,那是何长缨跟朝廷扳腕子的事情。

    想明白了这些,程允和立即干脆的表态道:“在山海关何将军听聂军门调遣,在这里我的和字军听抗倭军调遣也不为过,都是为了打倭夷;姜军门,以后我就天天来找你喝酒了啊。”

    “咱仨一起。”

    看到事情圆满的解决,江自康高兴得‘哈哈’大笑起来。

    至此,除了捷胜营的300旗兵,不算莫名其妙的突围了的曲德胜部的骑兵,整个辽南诸军在完成整合以后,将会成为一个兵力达到22000人的野战集团。

    这和之前的四分五裂,各自为战的情况,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旅顺号称远东第一要塞,里面子弹,炮弹如汗牛充栋,这场仗在江自康看来不敢说胜,立于不败之地总不是太大的问题。

    在这个时间,尼尔斯克号货船正远远的绕出鲁东半岛伸入黄海的岬角成山角,加速正北朝着大东沟驶去,预计还有六天的航程才能抵达。

    日军联合舰队则是分成三支,静静的躲在大钦岛,北隍城岛,南隍城岛的西面渤海湾内,静待北洋水师的到来。

    西洋历1月15号,农历十八,左宗棠旧部藩司(布政使)魏光焘的武威军6营3哨,李光久老湘军5营,曾国荃旧部臬司陈湜福寿军10营,刘树元亲兵6营,吴元恺楚军炮队4营,谭表忠护军1营,总计14000余军马陆续抵达山海关防线。

    同日,性格毛躁的大清皇帝光绪,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临阵换将。

    下旨直隶总督刘坤一为钦差大臣督办东征军务,将直隶政务交由帮办北洋大臣王文韶暂代,驻防山海关,直统山海诸军。

    下旨直隶提督聂士成回燕京,主持京师外围防御。

    下旨兵部左侍郎,连同大沽炮台总兵罗荣光,主持津门防御。

    1月16号,刘坤一率领2000江南兵奔赴山海关,王文韶至津门正式暂管直隶政务。

    同时节制北洋津门海关道,烟台海关道,北洋招商局,北洋军械局,开滦煤矿,铁路局,电报局等事物。

    1月17号上午,郁闷不已的刘坤一车架抵达山海关。

    其时,山海关,九门口,欢喜岭一线,集中了近三万五千清军,近80个营头。

    一时间,大清将星云集,放眼过处,到处都是旌旗招展,令人眼花缭乱。

    当天中午,刘坤一先吸了一泡大烟。

    就红光满面精神大振的邀请湖南巡抚,帮办军务大臣吴大澄,广东水师提督唐仁廉,湖北提督吴凤柱,江西布政使魏光焘,山海关总理前敌营务处帮办周馥,商讨军情。

    而对于一线要害位置的何长缨,徐邦道,贾起胜三人,刘坤一既嫌三人的官帽子太小,又嫌三人和关外三城主力都是李鸿章的北洋系,所以根本就没有单独接见的打算。

    在刘坤一的临时钦差大臣行辕,众文武一番吹捧商讨,对守住山海关那是信心满满。

    湖南巡抚帮办军务大臣吴大澄,更是提出趁着现在大军云集兵强马壮,而倭夷的主力还在路上,应该全军出击,一举歼灭山海光外面的倭夷第三旅团。

    “伏念臣久膺疆寄,军旅未谙,祗以倭兵犯顺,藐我中原,志切同仇,卧薪尝胆。——总期一鼓作气,次第廓清,力遏凶锋,庶不负皇太后、皇上委任之恩。”

    自己都承认自己不懂行军打仗的吴大澄,‘滋溜’着小辣酒,得意洋洋的把他自动请缨赴辽东作战的奏折念了出来。

    顿时赢得满酒桌的喝彩声。

    在吴大澄一加一等于二,六减三等于三的简单脑子里理所当然的认为,关口三万五千雄兵去打八千来倭夷,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四个人打一个人,就是乱拳也能把老师傅打死,更何况里面还有自己带来的14000‘精兵’!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