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美利坚炼金师 > 009.平淡
    TheNomad是个不错的餐厅,漂亮的门脸,内饰豪华却不土气。

    最重要的是中间全部都是玻璃幕墙,能够清晰的看到餐厅中间的花花草草。

    “每当圣诞节的时候,这里的中心都会重新布置,到时候会有好看的彩灯,美丽的圣诞树。”

    梅以为艾文是从网络上查的然后告诉自己,心里也很开心。

    她喜欢无话不谈的沟通,喜欢对方给自己讲他喜欢的东西。

    艾文说完之后脑海里闪过一丝茫然,随后立刻消失。

    “我第一次来,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脑海中甚至还有熟悉的画面?”

    “一看这位先生在以前的圣诞节的时候就来过,没错,我们这里可是少数人才知道的。”

    因为圣诞节那天,TheNomad一般都会被包场。

    不过服务员没说,梅不知道,艾文也不清楚罢了。

    两人落座,刚好是靠近玻璃幕墙附近的位置。

    时间在晚上,夜里的餐厅灯光十分不错。

    虽然还有半年多才是圣诞,但是玻璃幕墙之后的部分也没有荒废。

    此时是各种花卉争芳夺艳。

    梅和艾文聊着天,她觉得这个男人充满了秘密,虽然早已没有了好奇心,但是仍然忍不住想要知道些什么。

    小女孩心态。

    艾文和对方聊着,他觉得自己脑海里混乱的程度不断上升。

    “这个送给你。”

    艾文突兀的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并且双眼被某些闪亮的东西晃了一下。

    银色的光芒。

    “谢谢你,爸爸!”

    梅发觉艾文突然有些不在状态,还以为对方怎么了。

    艾文这时回过头,看到了让他十分在意的一幕。

    穿着西服的高大白人男子,蹲下身体,将一枚十字架挂在了自家女儿的的脖颈上。

    小女孩似乎有爱尔兰或者俄国血统,头发带着些许红色。

    “啪。”

    艾文回身,手无意识的向前一带,手肘碰掉了高脚杯。

    石榴红的酒与摔碎的玻璃流淌在大理石地面上。

    “嗯?”

    四周的客人都看了过来。

    “抱歉,梅,我今天的状态似乎不怎么好。”

    两人草草的将食物吃完,随后离开了这家餐厅。

    回程的路上,没有言语。

    梅发觉了艾文似乎努力的想起什么,试图想帮助对方,不过又不知道怎么做。

    “艾文,如果有什么事情想不起来的话,似乎可以和我说一说,或许就能衔接上了呢?”

    艾文笑了笑,随后将身体埋在沙发里。

    之后的几天里,小帕克有些震惊于自家梅姨的变化,不过小孩子的心态很快就忘记了。

    艾文第二天就恢复了状态,带着梅去买了衣服,两人打算过几天就去旅行。

    小帕克在艾文的帮助下得到了提前而来的假期,成功的可以和两人一同出去。

    5月的下旬。

    22日。

    “好了,小家伙,这是男人之间的约定!”

    艾文和小帕克击掌,随后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对于未来的小蜘蛛,艾文没什么想法。

    或许是他对小男孩不感冒,与其要个儿子,他更加想有个女儿。

    “好了,两个男人,你们的行李都已经托运完毕了,现在该和我一同出发了吧?”

    梅带着笑意走了过来。

    年轻了许多的梅刚好和好几年前拍的护照照片对的上号,虽然看起来更加漂亮了。

    艾文抱着小帕克,与梅一同走过了安检。

    “摩纳哥是个不错的地方,风景很好,还有海滩,而且最近还在举办顶级赛车比赛。”

    艾文还不知道梅竟然喜欢这些东西。

    不过他总觉得有一种奇特的意识引导着自己,想要去看一下这场比赛。

    所以就同意了梅的计划,将假期放在摩纳哥。

    原本他是打算去趟可以说Aloha的夏威夷的。

    飞机平稳的上升与下降,几人就来到了这个小小的城邦国家。

    三公国之一的摩纳哥。

    因为被法国包围,这个国中国说的语言也是法语。

    不过英语这种硬通货也可以在这里使用。

    出了机场,艾文本想通关的时候说些什么,没想到全都被梅包办了。

    看着梅熟练的法语,艾文觉得MCU内的水很深,至少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细节。

    “好啦,我们走吧,我早就预定好宾馆了。”

    梅显得有些兴奋,感觉不仅仅身体回到了年轻的状态,连心态也是。

    小女孩心态。

    艾文总觉得这个内心的吐槽似乎说过了。

    看着夕阳染红的城市,艾文拉着梅和小帕克一同走了出去。

    打了一辆车,几人来到了梅预定好的酒店。

    全程艾文完全听不懂对方说什么。

    梅反而展现了语言才能,似乎和司机打听到了许多有用的消息。

    酒店。

    因为提供了家庭套房,艾文可以和一大一小住在一起。

    梅将行李物品收拾好,随后带着小帕克去洗漱了。

    6个小时的时差虽然差的不多,但是还是早早休息一下比较好。

    艾文接着去洗漱,随后结束了这一天。

    次日。

    早上6点多的时候,艾文就被噼里啪啦的声音吵醒了。

    看着身旁的梅带着眼罩和耳塞,艾文觉得自己也应该这样睡觉。

    将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轻轻挪开,艾文走向了客厅的阳台。

    外面是欢腾的海洋,人群似乎都起的很早,大街上都是人。

    游客,本地人,不管是哪里来的,今天似乎是他们的狂欢节。

    “真是活泼的一天。”

    艾文无奈的揉了揉头发,随后被一具温暖的躯体抱紧。

    “哦,你也醒了?”

    “耳塞的质量似乎有点差。”

    梅将头搭在艾文的肩膀,“我们去吃早餐吧,回来再叫帕克起床。”

    两人换好衣物,并肩走向了酒店的餐厅。

    摩纳哥比较小,所以,本地的饮食特点就被身边的大国带歪了。

    酒店的早餐是自助式的,看不出特色。

    中式,英式,法餐,甚至还有披萨寿司。

    艾文拿起一块三文鱼寿司吃掉,发觉这家酒店的厨师手艺不错。

    梅看着艾文将生三文鱼吃掉,内心有点崩溃。

    “艾文,这里有可丽饼,你可以试试。”

    随即拉着艾文远离了日料区,走向了显得正常一些的餐桌。

    对了,可丽饼的起源据说就是蒙特卡罗。

    “我们一会可以去MIRAMAR,那个露天餐厅可以看到摩纳哥赛道的全景,你觉得怎么样?”

    梅优雅的拿着餐刀,随后看着艾文。

    艾文用手抓起可丽饼,塞满自己的嘴,随之点头。

    “粗鲁的男人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