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四十三章 语出惊人
    找杀手当供奉?那位还挺有名声的程家家主真的是太有创意了!难不成他还想兼职当杀手集团的老大吗?

    骤然听到这么一桩奇闻,越千秋简直是难以置信,暗自疯狂腹诽了起来。他瞥了一眼小胖子,就只见人同样是瞪大了眼睛,继而就气得冷笑了一声。如果不是东阳长公主往日的威势实在是太重,他觉得小胖子绝对会立时三刻跳起来大骂那厚颜无耻的某人一顿。

    而小胖子虽说忍住了,东阳长公主却在最初的惊愕过后,立时怒斥道:“岂有此理!你那父亲也算是小有声名的人,下头还开着书院,教导学生,说是桃李满天下也不为过,他竟然在暗中蓄养亡命匪类,这是想要干什么?造反吗?”

    尽管东阳长公主骂的是亡命匪类,但杜白楼自己就曾经有被江陵余氏养为供奉的经历,哪怕他自忖从来堂堂正正,余家也只是养着他镇宅,可此时被东阳长公主这一骂,他还是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羞惭,但更多的是内心深处的恼意。

    想当初春秋战国的时候,是公卿大将蓄养游士,如今却是文人蓄养武人作为打手……是这个世道变了,所以武人渐渐无用,还是这世道本来就错了?

    虽说杜白楼这情绪掩藏得很好,越千秋也没体察出来,但他生怕越影听了不高兴——他可是知道一丁点越影的过去,深知这匪类两个字越影沾不上,亡命两个字,从前的影叔竟是差不离,这些年手上估计也没少过人命。

    哪怕爷爷不至于派其暗杀政敌,可政敌的狗腿子有没有干掉几个,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所以,他立时打岔道:“长公主你不用骂了,我之前在门口嚷嚷了那番话之后,有人会给程小姐那个爹去报信,但更有人会去给曾经站在他背后的人报信,接下来十有八九就是狗咬狗,咱们只要看热闹就行了。”

    东阳长公主这才姑且止住了声音,可端详了一番那个仍旧面色沉静的少女,想到刚刚杜白楼大略提到的情况,她就突然问道:“你娘当初怎么就会跟这么一个贱货?”

    纵使程家那位再渣,但当众骂人是贱货,这也就是东阳长公主了。

    程芊芊听在耳中,哪怕知道母亲无形之中也被骂了进去,却没办法反驳。她每每想想自己这些年来的痛苦挣扎,何尝不恨那个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女人?

    然而,她又不得不感激母亲竭尽全力让才四岁的她记下一首诗,逼她记下了不要信父亲那句话。而她一直牢牢记着这句话,竭尽全力通过自己的眼睛了解观察身边的一切,等长大一些,悄悄通过那首诗找到了那封血书之后,接到母亲临死前的信的青城长辈又找到了她。

    如果那时候她不是看到那位道姑,眼泪夺眶而出,而是大叫大嚷把人赶走,那么,她也许会当个一辈子唯“父母”之命是从的木偶。

    因此,她只沉默了片刻,就低声说道:“一遇程郎误终身,母亲应该也是后悔的,只可惜她执迷不悟太久,醒悟又来得太晚,这才以至于含恨而终,将我孤零零留在那虎狼窝。但如若不是她编的那幼凤异兆传了出去,那男人怦然心动,母亲死后我又将那个女人当成母亲一般敬爱,竭尽全力学了他们想让我学的,一举一动全都让他们满意,那也绝对活不到今天。”

    虽说程芊芊并不曾细细诉说这十几年来艰辛,可东阳长公主听在耳中,却几乎能想见这些年来一步一步挣扎过来的艰难。然而,她从来不是轻信的人,微微沉吟一会儿,就开口问道:“你父亲就从来没打算科举做官?而且,也居然没有别的女儿?”

    “他生来自负才名,早年也有鼎甲之志,后来听说几个久负盛名的才子科举折戟,三四次不中,他就决定先不考,游学讲课积蓄名气,日后一举成功。可后来因为越老大人一路扶摇直上,他又不愿意屈居于昔日小吏之下,所以母亲传出幼凤命格之后,他才决定另辟蹊径。”

    说到自己血缘上的父亲,程芊芊却仿佛在说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声音清冷,娓娓道来。小胖子在一旁看着那表情,不由自主想到了自己思念生母的情景。

    “国戚的名头自然不好听,但他的儿子并没有特别成器的,而顶着个国戚的名头,若是仍然不出仕,而是在讲学积蓄了名气之后,用来开书院,却能让他原本只在东南一带的那点名气为之暴涨,日后十有八九就能誉满天下,成为白衣卿相。至于长公主问他有没有别的女儿……”

    程芊芊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随即坦然说道:“儿不嫌母丑,更应该为尊者讳,但先母当年确实也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家母邂逅他在先,后来发现被他利用,手上还沾了无辜者的鲜血,虽被他花言巧语暂时安抚,可知道他竟然瞒着她又娶了正妻,随后又有了两个儿子,她一气之下便给他下了药。此后多年,他就再也没有生育,自然不会有别的女儿。”

    听到这里,就连小胖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心想程芊芊的母亲这种女人还真是不能随随便便娶回来,否则天知道什么时候被下药?可是,瞅了一眼面色沉静,难掩悲伤的程芊芊,他却又生出了一丝说不出的叹息。

    如果不是环境所逼,她应该也不至于那般算计父亲……就和他当初与越千秋联手,直接把冯家给坑到了沟里一个样!那时候只要冯贵妃和冯家人真心把他当成儿子,没有那么多的小心思,就冲着多年的抚育之恩,他真的愿意把冯贵妃当成母亲,把冯家当成娘舅家!

    而杜白楼此时已经觉得自己明白了。她不遮掩自己的手段,不遮掩父亲的手段,更不遮掩母亲的手段,直接把那个乌漆抹黑的家庭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如此一来,不论东阳长公主也好,别人也好,大约都不会怀疑她有什么别的企图了。

    越千秋则是嘶的倒吸一口凉气,眼睛忍不住端详小胖子。皇宫里从皇帝到小胖子到李崇明,再到小胖子那根本就不知道是谁的生母以及身世,那就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小胖子可千万不要再想不开,和这位遭遇同样让人绝倒的姑娘有什么牵扯,否则那简直乱套了!

    东阳长公主对这个回答却仿佛并不太意外,反而了然地点了点头:“你能说实话就好,如此,我就以收容扬州程氏被追杀的千金为由,把你留在府里。阿诩不在,我这内院没有半个男人,也不至于坏了你的清誉。等到事情了结之后,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小胖子终于忍不住插嘴道:“姑母,她之前已经说了,要去学武艺,我觉得白莲宗周宗主……”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被东阳长公主一个眼神给吓住了。那眼神并不怎么凌厉和威严,但就是让他吓得再次打了个哆嗦,竟大气不敢吭一声,心里非常委屈。

    我又没有别的意思,不就是觉得白莲宗人口简单,比家大业大的青城更适合她吗?之前甄容滞留北燕不归,一方面有这样那样的原因,可听越千秋的口气,那位据说天赋卓绝,武艺超群的少年剑客,在青城何尝不是因为鹤立鸡群而没什么朋友?

    那还是男人呢,女人岂不是更加立足困难?

    看到东阳长公主给了自己一个眼色,越千秋就立时二话不说地上前说道:“反正人交给长公主,我们就放心了,我这就带英王殿下回晋王府,毕竟今儿个是溜出来的,晋王殿下那儿还担了老大的干系,刚刚我在门前那一嚷嚷,事情传开,指不定有人挑英王的刺。”

    哪怕平时英小胖来英小胖去,但这会儿越千秋的称呼却很正经。见东阳长公主欣然点头,他就冲着越影和杜白楼打了招呼,却是没有再去对程芊芊多说什么废话,立刻二话不说上前拽起很不乐意走的小胖子,扭头就走。

    当他把比秤砣还沉的小胖子拖到门外,他松开手之后,见人脸色发黑,他就低声说道:“我说,你别摆出这死人脸行不行?你当人家姑娘当面对长公主说自家短处是为什么?人家费尽心思要和你掰扯清楚,你就学一点人家姑娘的懂事好不好?”

    听到第一句话,小胖子原本已经暴跳如雷,可等到越千秋把话说完,他那张脸虽说拉得更长了,却没有发火。等到他跟在越千秋后头出了东阳长公主府上马,眼见得几个卫士跟了出来,心情不好的他刚想说用不着你们,却只见为首那个恭恭敬敬对他行了个礼。

    “英王殿下,长公主吩咐,让我们护送您回晋王府。”

    情知出了这次的事情之后,东阳长公主恨不得把自己送回皇宫,还肯送他去晋王府那已经算是很容情了,小胖子只能闭上了嘴,再次一言不发上了马,却是也不叫越千秋,径直一扬马鞭疾驰了出去。

    越千秋还不知道他是什么脾气,也不去对那些卫士解释,连忙招呼了他们跟上。

    直到抵达晋王府门口,瞧见小胖子撇下众人径直入内,他这才勒马转身笑道:“金陵乃是天子治下,竟然出门碰到这种事,英王殿下心情不太好,并不是冲着别人。大家都是熟人,我也不说什么感谢的话,直接请大家喝酒!”

    来往长公主府次数最多,越千秋请上下人等喝酒的次数也着实不少,因此为首的卫士接过越千秋递过来的几个银角子,和其他人一块谢了赏后便告辞走人。至于小胖子那冷淡的态度,没有一个人放在心上。

    英王嘛……脾气好那也就不叫英王了!

    小胖子根本没去想自己在别人心目中是个什么样的形象,气冲冲的他一路直闯,也没人敢拦他,于是他一直到征北堂前这才放慢了脚步。等到了门边,他下意识地停了一停,可当双手去推门时,却听到里头传来了萧敬先的声音。

    “哟,这是相看完你那未婚妻候选,终于舍得回来了?”

    本来就满腹委屈的小胖子用力推开了门,提脚快步冲进了门去。而后一步进院子的越千秋发现路上闲杂人等全都避开了,想想萧敬先这家伙的消息灵通,肯定早就知道了那档子事,否则也不会连个守门的都没有。他故意放慢脚步,可紧跟着飞入耳中的一句话就让他愣住了。

    “舅舅,今天玄武泽那边发生的事太气人了!”

    萧敬先已经察觉到越千秋跟着进了院子,发现小胖子情急之下竟是叫错了称呼,而且越千秋肯定听到了,饶是他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都经过,仍然不由得按了按眉心。

    这下可好,越千秋会认为是他蛊惑了小胖子,还是认为小胖子听到了什么流言,于是错断了身世?

    然而,萧敬先感到异常疑惑的是,越千秋并没有立时三刻进来,更没有气势汹汹责问他什么,反倒是小胖子还一脸愤愤,显然太相信自己对于王府的管束力,又或者没想到越千秋还在外头听到刚刚那称呼的后果。可转瞬间,他就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以这小胖子和越千秋看似对头,实则还不错的关系,难不成小胖子已经对越千秋说过了?

    他把心下的思量姑且按下,立时和颜悦色地说:“我也就是听说千秋在长公主府大门口闹了一场,具体怎么回事,你说我听?”

    小胖子恨不得有一个听自己倒苦水的人,立时滔滔不绝地开始说今天这一系列事情的经过。因为太过投入,一向最会察言观色的他没有发现,萧敬先在听说杜白楼出现,和洪湖双丑打了一场,关键时刻越影又出现这一系列经过时,眉头皱得非常厉害。

    可房门外背靠着柱子,堂而皇之“偷听”的越千秋,虽说看不见萧敬先的脸色,但他却会琢磨。等到小胖子那讲述终于告一段落,他正想开口说话,却只听萧敬先突然开口问说:“大郎,依你看,你今天是真的恰好撞见英雄救美,还是人家早就预备好让你英雄救美的?”

    只是这一问,越千秋就一下子站直了身子。这是他心里最大的疑问,本以为萧敬先一定不会捅破,没想到人竟是大大方方在小胖子面前问出来了!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