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庸人还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小真人一斗陈会长 下 第二更
    湖面景象中的许长生还是一派悠然,仿佛道家协会会长被他激得三尸神暴跳是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事,竟然慢条斯理地泡起了茶,隐约可见那茶水翠绿如碧,显然不是凡品。

    “陈会长之名其实我是听过的,小子在这里问陈会长一句,如今的华夏道协是谁在做主?”

    许长生慢悠悠呷了口茶水道。

    “道协的事情,自然是本会长做主!”

    “这就是了,小子再问一句,陈会长和颜家是朋友?我问的是燕京的颜家!”

    虽然只是湖面显影,也能看到许长生目光炯炯地紧盯着陈宁,双眼中隐含怒气。

    “燕京的颜家?”

    陈宁微微一愕,跟着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小子对自己如此无礼,原来如此......

    “天下道观的观主任命,都是道协负责,民宗局也不过是接到道协的上报材料做个批准和备案的工作而已,不过据我所知,民宗局也不是睁眼瞎,不合适做观主的人就算道协报上去也是不会批准的,所以这大权还是在道协的手中......”

    许长生微微冷笑道:“不过能让民宗局批准一个原本不符合条件的观主上任,而且还因此顶替了一位多年心系道门的老道长,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了,陈会长该不会告诉我对某件事并不知情吧?”

    许长生说得正是一真道长被颜玉顶替的事,这件事不光有道协出力,而且出力之人必然是道协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否则民宗局就是再瞎也不可能批准颜玉这个年轻女冠做祥云观的观主。陈宁身为道家协会会长,如果说不知道这件事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你说得可是颜玉入主楚都祥云观之事?”

    “不错,一真道长是我恩师,楚都祥云观是他毕生心血凝聚,当年为了建立道观确实是使用道协的土地,所以名义上祥云观还是属于道协。

    可道协莫非以为当年出了一块山地,这祥云观就真是属于你们的麽?为了一个大家族小姐,就逼走了我师傅!这件事陈会长若是能够解释清楚,我自然会开门迎接,若是不能解释,还是请陈会长早早离开吧,这里是华夏禁地,可不是你的道协总部。”

    “原来小友是为此事迁怒于我......”

    陈宁叹息道:“我劝小友还是安心修行,不要过早触及颜家,其实就算是我对颜家也所知有限。我只能告诉小友,颜家先祖是张三丰真人的关门弟子......

    小友,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三丰真人九十岁成地仙果位,后入终南不见,当时的修道界甚至猜测他老人家是修成了天仙,白日飞升并非只是传说!”

    “什么,颜家居然和三丰真人有渊源?”

    许长生双眉一跳,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那可是三丰真人啊,在很多修道者心中,这位甚至是可以与八仙、葛洪、许旌阳并肩的人物,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超过这些道家真人!

    那是因为三丰真人生于南宋末年、道成于明初!现今的修道者都说如今是末法时代,却不知从明初时起,天地灵气便越发稀少,已经有了末法时代的迹象,自明以降再难出真仙就是这个原因。

    三丰真人能在明初得道,修得地仙果位,虽然有传说他白日飞升,却毕竟只是传说,无法得到印证。不过这话从陈宁口中说出来,十成中就有了七八成可能,毕竟是道家协会的会长,怎会信口雌黄?

    许长生本以为颜家不过是个稍大的家族而已,华夏这样的家族还少麽?却万万想不到颜家竟然是三丰真人传下的道统!这可就不能等闲视之了。

    一时间他想了很多很多,颜家既然是玄门正宗,又怎会容许一个家族子弟胡闹?

    颜玉来到楚都,究竟又是为了什么?陈宁这种人身居高位惯了,或许会打打官腔、有些傲气,却断然不会说谎,连他也对颜家所知有限?他可是堂堂道协会长,颜家竟有如此神秘麽?

    只见陈宁又指了指左柱道:“这只老龟当年也不过是协助刘伯温斩杀蛟精,华夏立国后就许了它一方禁地,成快活王。以颜家的底蕴又如何?

    我只能告诉小友,颜家力量之大远远超出你的想象,甚至可以让政府顾忌,可以与道协、佛协分庭抗礼,就连楼天成所在的特殊部门也要对他们礼敬三分。

    颜家拥有的特权让道协不得不做出某种让步和妥协,却并非是道协真心支持他们这样做,颜玉的事情也是如此。若小友真对颜家有怨,那是不是更该结好道协,请我这个客人进入水府,也吃上几碗桃源米呢?

    对了,险些忘记告诉小友,本会长这次前来其实是请援。马风云是你的合作伙伴罢?如今他身陷险境,阴魂随时可能被蛟精吞噬,小友你是救还是不救呢?”

    “哦,是那条老蛟的阴神做祟麽?”

    这段时间许长生流连谷内,每日都和老龟联手用法力一点点磨去阵法中枢的守护灵符,闲下来的时候,也听老龟提及蛟精阴神的事情。

    这条蛟精虽灭,却被天道所遁,残魂留存,五百年来更吞噬了许多灵兽的魂魄,已经隐隐在向鬼仙迈进。不过自己跟老蛟没什么仇恨,它也没来惹自己,人类修人仙、阴魂修鬼仙,各有各的道,许长生也没想过要落井下石去对付老蛟,只是没想到马风云居然也进了山,还被老蛟给盯上了。

    听完了陈宁的讲述,许长生哈哈一笑:‘原来如此,这或许也是马总该遭此劫罢?不过既然有会长的青枫剑在,又有虚清道长保护,这两三日应该不会有事。

    来来来,陈会长请先至神水潜府一观......你竟然知道有桃源米,那就合该你尝尝了,不过陈会长一定不知道,这些天我与龟道友还酿了些‘桃源酒’呢,虽然用了速成之法,可也是你在人间见不到的。嗯,我这酒可珍贵,从不白给人喝......”

    自古仙家似文杰,三首佳诗一壶酒,听说有酒,而且还是用桃源米酿造而成,陈宁眼睛都直了,舔了下嘴唇道:“还请小友开放禁制阵法,本会长......我这就来!

    且慢,小友为何如此镇定,难道那马风云不是你的合作伙伴麽?他如今遇到危险,你居然不想着第一时间去救?”

    “呵呵,陈会长说笑了,马风云是我的合作伙伴没错,可这合作还没开始呢?会长既然出了青枫剑,要保他三天三夜无事,那这段因果可就是会长的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陈会长莫急......莫急,等吃过了我的好酒,我自然会帮你去救人的。”

    “嗯,这样也好,不然留虚清道长一个人独撑大局总是不妥的......哎,不对不对,刚才你说什么?

    你帮我救人!”

    陈宁瞪大眼睛望着水面上笑嘻嘻的许长生,忽然想冲上去给这小子一顿王八拳!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