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大清佳人 > 第690章、曹毓嫔
    火耗归公带来的动荡渐渐平息,养廉银的恩政,让朝堂内外对皇帝感恩戴德。

    阿禩终于渐渐坐稳了皇位,巩固了君权。

    那养廉银便是从火耗中拿出一半银钱,分润给地方官员,按照各地富庶程度,养廉银的数额也高低不一,但不论多少,都是一笔难得的干净银子。尤其是一些封疆大吏,每年所得养廉银都都上万两之数目。这些钱可比收受贿赂、贪污腐败得来的银子,让人安心多了。

    本朝官员俸禄虽比前朝多些,然而一个七品县令的俸禄亦不过区区三十六两之数,外加一些禄米,这些养活一大家子上上下下,得温饱自是无虞,然而当官的哪个没有迎来送往?官场上的来往吃喝,可不是清汤寡水所能打发的。如此一来,光凭那点俸禄自然是远远不够。

    不够砸办?贪污呗、收受贿赂呗!

    大多官员都是读过圣贤书的,心里未必想贪,却又不少人不得不贪。

    而养廉银的恩政,其实是施恩给这些不想贪的官员,让他们不必贪污,就能过上宽裕的日子。

    毕竟,贪污受贿这种事情,还是有一定风险的,一旦事发,轻则丢了管帽,重责连脑袋都保不住了!如今不必贪污受贿,就能过上富裕的小日子,那又何必贪污呢?

    如此一来,朝堂的清廉度着实上升不少。

    当然了,对于一些见钱如命的家伙而言,养廉银屁点用都没有。不过能,能够白得一笔白花花的银子,这些家伙也是开心得紧,个个表现得感沐皇恩,戴德不已。

    在一片歌功颂德中,已然是廉清四年的春天了。

    年初,阿禩下旨,大封六宫,晋恪嫔张氏为恪妃、恬嫔李氏为恬妃,贵人完颜氏为谨嫔、贵人曹氏为毓嫔,常在方佳氏为谧贵人。

    完颜氏生了五公主,凭此生养之功封嫔原也是没话说的,然而曹贵人入宫不足三载,资历尚浅,又是那样的出身……虽说一直颇得宠爱,却未曾传出半分喜讯,如今竟也一并封嫔,着实叫这位新封的谨嫔娘娘心里不痛快得紧。

    册封礼后,皇后郭络罗氏特意带二妃二嫔来长春宫磕头请安。

    昭嫆也总算见到了完颜氏与曹氏。

    谨嫔完颜氏的确是好颜色,一笑妩然,风姿动人,然而却在毓嫔曹氏跟前黯然失色了。

    昭嫆记得,当初曹贤妃还是阿禩侧福晋的时候,曾经称赞过她这个六妹的容色,如今见了才晓得,所言不虚。

    毓嫔当之无愧这个“毓”,一双秋眸剪水,一张脸蛋堪称钟灵毓秀,又透着楚楚可怜。那身段纤细袅娜,腰肢不堪盈盈一握,当真是飞燕临风般的娇怯不胜。

    哦,是了,毓嫔的生母似乎是个瘦马?她这样纤瘦楚楚,倒也不稀奇了。不过这样调调昭嫆还真欣赏不来,她还是觉得皇后郭络罗氏的明艳,以及恬妃李氏的倩然清丽来得更顺眼些。

    昭嫆掩了掩鼻子,淡淡道:“都起来吧。”

    “谢太上皇后!”二妃二嫔这才盈盈起身。

    昭嫆扫了一眼,便道:“恪妃去望仙殿陪陪楚婳吧,来年她就要出降了。”楚婳已经被册为和硕永嘉公主,并赐了婚。阿禩将这个长女指婚到了郭络罗家,许配给了皇后亲弟弟的儿子,倒也是一门不错的婚事了。

    又嘱咐对恬嫔李氏道:“淑太妃这两日正念叨着你,去也过去吧。”

    恬妃甜甜一笑,屈膝道:“是,多谢太上皇后恩典。”便带上自己的儿子弘星往淑太妃的寝殿去了。

    昭嫆最后扫了一眼谨嫔和毓嫔,语气便疏冷多了:“你们也退下吧。”

    “是。”二嫔诚惶诚恐忙磕头跪安了。

    昭嫆端起茶盏抿了一小口,道:“毓嫔得宠,倒是一直没有身孕。”

    皇后忙压低了声音道:“回皇额娘,这是皇上的意思。”

    “哦?”昭嫆眼睑垂下,果然呢……那毓嫔身子骨也没什么毛病,又是正当适宜生育年纪,还这般得宠。

    阿禩,果然一直蓄谋着重新清欠啊。如此一来,毓嫔自然不适合有孕了。

    皇后郭络罗氏忽的笑容有些别样深意,“年贵人近来得宠,毓嫔很是惶恐不安呢。”

    年贵人?那块萝莉年糕?

    都过去三年了,年糕也十六岁了,阿禩终于把这块小年糕给吞下肚了吗?

    十六岁,嗯,不用三年起步了。

    不过昭嫆更关心的是今年的选秀事宜。

    小禝儿也长大了,该给他娶老婆了。

    还有弘晿也……哦不,是大贝勒如松也该娶福晋了。

    皇后笑着说:“今年的秀女已经入住咸若馆了,其中家世、姿容佼佼的着实不在少数。只是不晓得十九弟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昭嫆不禁莞尔,“赶明儿,你挑些好的,带来园子,本宫怎么也得亲自过过眼才放心。”

    “是!”皇后笑着点头,“不止是十九弟的婚事,如松贝勒的婚事也得您做主拿主意呢。”

    如松……旁人兴许瞒得过,皇后肯定晓得如松就是弘晿的。因此如松的婚事,郭络罗氏这个继母为避嫌,的确不太好经手。

    昭嫆点了点头,“如松他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皇后忽的一笑,“如松自己倒是有些主意的,他似乎很是中意承恩公长泰的孙女赫舍里琼岚。”

    昭嫆脸色一寒,赫舍里家怎么又冒出来了?!如松说到底还是长泰的亲外孙女,把亲孙女许给亲外孙?近亲结婚啊有木有!

    昭嫆揉了揉太阳穴:“如松是真喜欢那姑娘,还是碍于与长泰的情分?”

    皇后微微一忖,便道:“如松是为何想娶赫舍里氏,臣妾不得而知。不过承恩公长泰似乎并不愿意把孙女许给如松呢。”

    昭嫆面露不悦之色:“他是什么意思?”如松想娶,你丫居然还不乐意了?!

    皇后脸色也微微泛寒,“如松贝勒已经十五了,臣妾的弘旺也满十三岁了!”

    昭嫆一愣,然后瞬间明白了皇后的意思!长泰这厮是想把孙女许给弘旺,想让孙女当太子妃啊!!如松虽好,但已经注定无缘大位,所以承恩公长泰根本瞧不上呢!!

    昭嫆冷哼了一声,“真是不知自己几斤几两!!”

    皇后心中亦暗暗嗤笑,承恩公年纪愈老,的确是愈发不知深浅了,皇后淡淡道:“其实按照皇上的意思,承恩公家这位格格殿选的时候就该撂牌子了。

    “只因如松开口,说自己中意赫舍里琼岚,所以臣妾才留了她牌子,没想到……承恩公的心倒是够大的!”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