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二号红人 > 311 交易

     ,最快更新二号红人最新章节!

    陈宾愣了一下,还是很有良心的说道:“那当然不行了。被别的男人搞,多脏。”

    没想到在这点上,陈宾还有点精神洁癖。

    出了公安局,张媛是实在想不出怎么帮男朋友了,回到家里,天已黑,在小区里漫无目的的散步,该怎么办呢?

    两人一起从农村出来,来城市打工,当初怀着梦想和抱负,如今就剩下麻木不仁了。

    残酷的现实早就把她们打成了原型。

    “你不是张媛吗?怎么,你男朋友救出来没?”韩梓宇一家四口也是出来饭后散步,不过有事,他准备先回下家。

    张媛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韩梓宇也不强求,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权力那也是要收费的。

    可是刚走几步,突然张媛叫住了:“韩科长。”

    韩梓宇回头。

    张媛厚着脸皮问:“你,你真的能帮我把我男朋友弄出来?”

    “当然不能,我说得很清楚了,法律就是法律,所有人都要遵守。”韩梓宇这个观点是一直没有变的,如果用权力用自己的职务去做违法的事,那是真对不起百姓了!

    “我说我只能帮你问问,当然前提是。”韩梓宇很认真的说道。

    “只是帮我问问,就要?”张媛觉得这也太值得了,只是问问而已,自己就给他占那么大的便宜,如果他什么都帮不了,岂不是白白给占了便宜?

    “那你可以找别人问。”韩梓宇很清楚,不是你想问就能问的,所在其职就有他的用处。

    张媛咬了咬嘴唇,这个趁人之危的便宜真的是太大了。但是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这韩科长似乎成了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好吧,但是这事不能让我男朋友知道。”张媛想起男友之前说过的话。

    “放心吧,他不会知道的。”韩梓宇心里有些得意起来,自己哪里能帮上什么忙啊,又不是拍板之人。

    只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么个小小的边缘部门的科长,也能占到这么大的权色便宜?

    “那我们去我房间吧。”张媛低着头,走到了前面,看得出来,她很不情愿。

    韩梓宇跟在后面,老婆儿子晓颖都在外面乘凉聊天,一时不会回来,这倒是个机会。

    到了房门口,走廊漆黑,韩梓宇小心翼翼的确认了下四周没有人,才入了她房间。

    “能不开灯吗?”张媛锁了门,请求道。

    “可以。”韩梓宇答应了,房间里一片漆黑,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韩梓宇一把抱起了张媛,那肉特有弹性,一股女人的幽香扑面而来,令人醉生梦死。

    韩梓宇把张媛扔到了床上,就如同饿狼扑食般扑了上去。

    这一顿真是超级过瘾,那张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随你肆虐,还不停的抽泣,看起来很伤心,一千个不愿意。

    事后。

    “别哭了,我帮你问问。”韩梓宇看着缩在角落里像一样惊吓的羔羊一样的张媛,有点出人意料。

    韩梓宇拿出手机,拨通了市公安局的值班电话。

    “喂,你好,我是县文化局的韩梓宇。”韩梓宇很认真的问道,一改语气。

    “哦,原来是韩科长啊,听魏副局长提起过你,韩科长有什么事吗?”值班民警回答。

    一听对方还知道自己,那就好说话了,直接问道:“我就想问一下,之前抓来的那个叫陈宾的作者的情况,你知道,这次行动是我们文化局的稽查队行动的。”

    “哦,明白,陈宾是吧?他现在的情况就是写huang色小说,后面走公诉,然后就是看法院怎么判了。”

    “等等,这事定性了吗?这么快?”韩梓宇感觉流程不对吧。

    “哦,那倒没有,是否定性和公诉,还得等小说的鉴定结果,如果鉴定结果是涉及huang色,违法条规,那就公诉。”民警说道。

    “那鉴定报告谁出?”韩梓宇问。

    “那当然是你们了,就是你们县文化局的文化科室负责鉴定的,韩科长,你不知道这事吗?”民警还反问了一句。

    韩梓宇愣了一下,一沉思,问道:“那我是否可以理解为,陈宾最终的公诉或是判刑,最根本的依据就是他写的小说的鉴定结果?”

    “对。”

    “成,谢谢了。”韩梓宇挂了电话。

    “怎么样?”张媛急忙问。

    “明天我去局里问问,你等我消息。”韩梓宇摸了摸她的脸蛋,很满意的离开了。

    第二天,上班。

    韩梓宇第一时间去了文化科。

    文化科的科长是老关,副科长很巧,就是易仁,局里唯一一个关系好的同事了。

    寒暄之后,韩梓宇就问他了:“易老同志,这次次元中文网的涉huang小说的鉴定工作是不是都集中在你这里?”

    “对啊,最近大家都在忙这事呢,怎么?”易副科长回答。

    “哦。”韩梓宇哦了一声,看来是找对人了,便试探性的问道:“有个叫陈宾的作者,他的小说的鉴定结果出来了吗?”

    易仁同志抬起头,那老花镜挂在鼻梁上,有些可爱,很严肃的说道:“怎么?你朋友?你知道的,我这一向是公正,公平。你不会有私心吧?”

    易副科长确实很敏感,有点嫉恶如仇啊,见过太多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不敏感不行。

    韩梓宇竖起大拇指,说道:“我给你点赞,我绝无私心,我就正常的咨询一下。”

    易副科长拿出一个文件夹,扔了过去,说道:“在这呢,内容看完了,正准备下结论。”

    法律是没有中间地带的,要么是1要么是0。

    “你还打印了啊?”韩梓宇拿过文件浏览了一下,里面一些敏感片刻打印出来了,尺寸有点低俗,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过线。

    “易副科长,这书过线了?”韩梓宇问。

    “过不过线,是很难说清楚的,主要是看内容是不是故意描写,是否剧情需要,更重要的是对比和影响,相比于这网站的其他hei道小说,其危害还是少一点,还有一些书,对党的描写存在负面宣传,这些危害更大,所以从整体上看,这书的鉴定结果是不涉huang。”易副科长是个绝对公正且专业敬业的人。

    韩梓宇笑了,说道:“我明白了。”

    韩梓宇回到了办公室,准备给张媛打电话时,又犹豫了下,想了一会儿,还是拨打了过去。

    “韩科长?”张媛很细柔的声音。

    “你来我办公地一趟。”韩梓宇给说了一个地址。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