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救个女神当老婆 > 第349章就没资格让我们救援
    等装甲运兵车停在坠毁的直升机近前,还看到里面有两个大包,王道打开车门下去,拎出了两个湿漉漉的包,打开一个看了眼。
    这一打开就像是打开了百宝箱,里面钞票,首饰,名表,和其他值钱的小件物品塞满了一大堆,打开另外一个也是如此。
    大批行尸走来,他把两个包拎起返回车厢赶紧关门,戏谑说掉,“看来这楼里的幸存者不简单啊!”
    人们一看这两大包东西,很多物品标签都还在,一看就是从商店里拿出来的,那个直升机驾驶员应该没时间干这些,应该是跟某一伙人为了财物发生争执,开飞机要离开,结果被人打了下来。
    当然,这只是猜测,具体什么原因谁也不清楚,可有一点可以确认,楼里的幸存者有枪。
    密密麻麻的行尸从前方涌来,装甲运兵车开足马力撞了过去,密集排列的行尸就像是被击中的保龄球,不断被撞飞或是被车轮碾压,车颠簸前进,出了小街道猛的一打方向,停在了大楼门口,可这里行尸更多。
    大楼被很多物品封死,一侧的玻璃门却破了个大洞,有行尸早就钻了进去。
    “撞进去!”
    听到王道的话语,司机一加油门,装甲运兵车猛的撞向大门,封死大门的杂物根本无法阻挡,大门被撞得破碎,后面的东西被撞飞,装甲运兵车一下冲了进去。
    这里以前应该是个商场,由于商业街地势较高,这里只剩下了淤泥和被水浸泡的杂物,最多的就是衣服,大量行尸从破碎的门涌了进来,众人打开射击孔刚要射击,王道低语。
    “不用,节省子弹!”
    话音一落被灌注不少真气的九寸降龙针飞了出去,人们甚至隐隐听到了一种声音。
    “昂……”
    那是九寸降龙针发出的龙吟,它就像活物一样,开始急速洞穿一个个行尸的头颅,行尸一个个快速倒下,看的车里人震惊不已,最终震惊到麻木,对王道彻底服气了。
    王道这次动用真气,是他发现九寸降龙针越是使用,越是跟自己联系越深,越用起来得心应手,而且九寸降龙针还隐隐传来一个意念,它渴望战斗,只好满足它。
    九寸降龙针开始大肆杀戮,首先清光大厅之内所有行尸,竟然又飞了出去,跟宠物没了缰绳开始撒欢又一样。
    王道苦笑打开后车门走出去,刚才给九寸降龙针可灌输了不少真气,估计它不消耗完是不会回来的。
    “你们车里待着,我和不冷上去看看。”
    他发出话语,车里人震惊的看到不冷手里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把刀,她迈步下车,再看看满大厅趴在一层淤泥里的尸体,齐齐咽口吐沫又点点头。
    王道将手指放进嘴里吹响口哨,到大街上击杀行尸的九寸降龙针这才化成金光飞了回来,缠绕在他手指上,就跟撒娇一样。
    外面虽然被杀死不少行尸,可还有更多的没被杀死,依旧嘶吼着迈步走来,重机枪手赶紧说道。
    “那你赶紧回来,我们先关门了!”
    说完车门关闭,王道笑笑迈步前走,前面就是扶梯,没电了只能静静的矗立在那,上面除了水渍就是淤泥和乱七八糟的东西。
    王道带着不冷沿着扶梯往上走,九寸降龙针又飞了出去,跑去二楼击杀游荡的行尸,在前面开路。
    六层的商场,王道一直走到了最高层,途中还特意看了眼售卖珠宝和奢侈品的柜台,已经被扫荡一空,依旧是没见到活人,只是看到行尸蹒跚走来,他找到了一条通道,通道尽头是通往天台的防盗门,已经被锁死。
    迈步到近前,他伸手敲门,用倭国语很客气的说道,“里面的人麻烦把门开一下。”
    天台上确实有人,数量还不少,而且看到装甲运兵车前来,还冲进了大楼里。
    很快有人大声询问,“你们杀光里面的行尸了吗?”
    王道依旧很轻松的说道,“差不多,开门不?不开我们走了啊!”
    天台上的人早就从广播里得知这次并不是电影里那种全世界的危机,只不过是在倭国部分区域发生,怎么可能放弃被救援离开的机会,有人赶紧开门。
    可当天台上的人看到只有王道和一个拿刀的小姑娘,全都傻眼了。
    “就……就你们两个?”一个小胡子惊讶出声。
    王道露出微笑,“还有几个人,在一楼处理行尸呢。”
    说完迈步往里走,门外的人不由自主让路,两人来到了天台上。
    王道扫视宽敞的天台,被这些人搭了好几个帐篷,帐篷上还铺盖了不少棉被之类的东西用来保暖,角落里堆着很多包,各种样式都有,估计装的都是值钱货。
    目光所及十几个人,男多女少,身上大多拿的是刀,也有人拿着枪,不过只有一把手枪和一把自动步枪。
    手枪和自动步枪一看就是军用的,王道更加确定那个直升飞机坠落和驾驶员被杀跟这帮人有关系,这时那个小胡子男子开始指挥人去拿包,还有人从一顶帐篷里拖出来两个光身子的女人。
    俩女人尖叫,有人扔给了她们羽绒大衣,被冻坏的俩人哭着穿好。
    “她俩怎么回事?”王道询问出声。
    “华夏女人,别多管闲事。”一个个子不高的倭国女人对他发出低语。
    王道笑了,气笑了,心里话,老子辛苦来救你们,你们特么的竟然蹂躏老子祖国的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突然用华夏语大喊一声,“老子就是华夏人。”
    怕他们听不懂,又用倭国语大喊一声,“老子就是华夏人,下面跟着来救你们的都是华夏人,你们就没资格让我们救援!”
    现场乱糟糟的场面突然一静,一帮倭国人和两个被侮辱的华夏女子全都看来,小胡子立刻把手里枪指来,可不冷早敲敲站到他身边,双手挥刀,一刀断头,无头尸体喷血跪倒,头颅乱滚,吓得一帮人尖叫出声。
    “别动,在动我打死他,我们不用华夏人救援,你们赶紧离开……”
    一个小平头拿枪指着一个华夏女人大喊,可惜一道金光闪过,九寸降龙针直接击穿他的头颅,步了小胡子的后尘。其余人吓得尖叫,一个都不敢动了。
    王道迈步走到吓得面无血色的华夏女子近前,低声询问,“别怕,告诉我都谁欺负你们了?”
    两个女人一个三十多岁,一个二十多,年纪稍小的那个只知道哭,少妇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们没一个好东西,我们整个旅游团原本还幸存三个男的,可他们一来,都被他们杀了。”
    “哦!”
    王道淡淡的应了声,扭头看向不冷,又发出淡淡话语,“把那些倭国人全都扔下去。”
    话音一落,不冷立刻行动,在剩余倭国人尖叫声中,一手一个抓住就往天上仍,划着抛物线向着地面坠落,空中回荡着长长的惨叫声,让他们来了个集体跳楼,很快扔了个干净。
    此次此刻,装甲运兵车上已经爬满了行尸,可依旧是咬不开的铁罐头,车里人听到了回荡的惨叫和重物和坠地声,一个个搞不懂王道在干什么。
    很快又有重物掉落声接连响起,不过却不是王道再扔人,而是将装着财物的包用帐篷裹起来,也从楼顶扔了下去,免得拎下去。
    帮两个华夏女人找来裤子和鞋穿上,带着她俩往下走,她俩吓都要吓死了,王道只好牵着她们的手。
    好在一路没看到活得行尸,俩女人颤颤巍巍的还能勉强坚持,可当来到一楼,看到整个被行尸覆盖的装甲运兵车,还有行尸嘶吼冲来,吓得瘫倒在地。
    下一刻九寸降龙针飞了过去大肆击杀,不冷也挥刀冲上,刀刀不留情,头颅乱飞。这时装甲运兵车也启动了,轰鸣着倒车往外面退,从尸体堆中解脱出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