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杀你个惊魂落魄!
    “胡车儿何在!”苏哲突然间喝道。

    “末将在。”胡车儿赶紧上前。

    苏哲马鞭一指岸边芦苇,喝道:“把那些芦苇统统给我掀起来吧。”

    这号令传下,胡车儿顿时懵住了,看着那一片片的芦苇丛,满脸的茫然,心想好端端的,主公怎么叫他掀什么芦苇,这跟过河有什么关系么。

    胡车儿心下狐疑,却不敢违逆,只得喝令着部下士卒,扑到岸边,将那一片片的苇丛掀起。

    所有人都惊喜无比,目瞪口呆的看着岸边。

    苇丛中,竟然隐藏着近百艘船筏!

    “主公,这些船,这些船是哪里来的?”老将黄忠惊喜无比的指着船道。

    苏哲方才笑道:“这是庞小姐的计策,叫我军士卒假扮成渔民,每隔半日把十几艘渔船南下,瞒过淮南军的耳目,不动声色的把渔船开到淮水岸边,再藏在这苇丛里,几日功夫,自然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集齐了百艘船筏。”

    黄忠恍然大悟,不禁啧啧称奇,赞叹这条计策高明。

    苏哲便指着船筏,厉声道:“船已有了,都还等什么,给我速速登船,一鼓作气杀上淮水南岸,夺了颍口城。”

    号令传下,两万五千余将士,迅速的登上船筏,随着苏哲一声令下,船筏驶离岸边,向着对岸飞驰而去。

    船行如风,转眼逼近南岸水营,淮南军锣声示警之声大作,敌军瞬间陷入了恐慌之中。

    他们只以为,苏军主力被堵在百里之外的汝阴城,却万万没想到,苏军会如神兵天降之般,突然间杀到他们眼前。

    一时间,敌军乱成一团,根本来不及组织起兵马抵御。

    转眼间,船筏撞入了水营,老将黄忠一马当先,第一个纵马踏入了岸滩,纵马提刀便杀向了恐慌的敌军。

    数以万计的苏军将士,纷纷踏下战船,挟着震天的杀声,铺天盖地的向着敌军扑去。

    毫无准备的敌军,顷刻间被杀到鬼哭狼嚎,尸横遍地。

    崩溃!

    水营之敌就此崩溃,纷纷弃营向不远处的颍口城逃去,苏军不费吹灰之力,便攻下水营。

    ……

    颍口城,县府大堂。

    乐声靡靡,倩影翩翩,一名名美姬正起舞弄影。

    袁耀则高坐在上首,喝着美酒,欣赏着堂前舞蹈,左拢右抱着美人。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袁术奢靡好色,袁耀自然也不例外。

    故此番出征,袁耀私下里也带了不少美姬好酒,以供他随时行乐。

    眼下有纪灵率大军在汝阴,阻挡苏军南下,袁耀高枕无忧,自然便在这后方夜夜笙歌,好不快哉。

    “主公将数万大军交给了太子殿下,殿下身负重任,该当时刻警惕才是,岂能整日沉迷于酒色,如此疏于防范。”阎象忍不住提醒道。

    袁耀面露不悦,不屑道:“苏贼的大军皆被堵在汝阴城,我这里远离前线,有什么好防范的。”

    阎象忙又道:“那苏哲乃九奇之首,诡诈多端,倘若他率军绕过汝阴,径直偷袭我颍口城,却当如何是好?”

    回应他的,是袁耀讽刺的一阵大笑。

    “我说阎象,你在说笑么,苏哲就算要袭我颍口,也得有船过河才行,他一旦调动船筏南下,纪灵那边必定会有报信,你觉的那姓苏的他能偷袭的成吗?”袁耀冷笑着反问道。

    阎象哑然,被袁耀问的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回答。

    袁耀见呛服了阎象,嘴角钩起一抹得意的冷笑,仰头将杯中酒灌尽,继续欣赏眼前美姬歌舞。

    就在这时,堂外突然响起鸣锣声,似乎混乱忽起,盖过了堂中的靡靡乐声。

    袁耀还沉醉于酒色舞乐当中,没有察觉到外面已是天翻地覆。

    阎象却是神色一变,腾的跳起来,喝断了舞乐。

    袁耀顿时恼怒,正想发作,外面亲兵匆匆闯入,大叫道:“太子殿下,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啦,敌军杀进颍口城来啦!”

    轰隆隆!

    一道晴天霹雳,当头轰落,瞬间把袁耀所有的醉意都轰了个烟销云散。

    袁耀一跃而起,激动的喝骂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谎报军情,我有淮水天险,敌军怎么可能突然杀进颍口城,难不成他们长了翅膀不成?”

    亲兵慌忙叫道:“小人岂敢乱说,敌军不知从哪里变出百余船筏,出其不意渡过淮水,破了我军水营,现在已杀进城来,我军兵少,根本挡不住啊~~”

    袁耀身形剧烈一颤,几步冲了出去,果然听到外面杀声震天,万千兵马正杀奔而来。

    他再冲出县府,只见己军士卒正从北门方向慌张溃逃过来,远远望去,只见苏军的旗帜已飘扬在北门上空。

    袁耀惊到目瞪口呆,口中颤声叫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苏贼从哪里变出的船筏,为何纪灵那蠢货竟没有半点示警?”

    阎象则是苦着脸道:“我早说过,叫太子殿下不要沉迷于酒色,要加强警戒,殿下就是不听,现下可好,终于酿成了大祸了吧!”

    袁耀是又羞又恼,骂道:“你现在怨我有什么用,谁能想到那苏贼凭空变出了那么多船筏,这岂能怪我!”

    就在他二人互相埋怨之时,前方苏军已滚滚杀来,一面“黄”字大旗,耀眼无比,飞舞在前。

    老将黄忠身先士卒,纵马狂奔,手中大刀过去,将敌卒的人头如草芥般肆意收割。

    他的身后,数不清的苏军将士们,一路如狂潮一般汹涌而至,将沿路的淮南军,杀的是鬼哭狼嚎,节节败溃。

    看到这等菜势,袁耀吓到双腿发软,想也不想就叫道:“快,快往东门撤退,快撤!”

    他正欲翻身上马,阎象却一把将他拉住,苦劝道:“太子殿下,颍口乃寿春门户,若就这般失陷了,后果不堪设想,殿下万万不能就这么逃走啊,请殿下拿出勇气,激励将士们拼死抵挡,或许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袁耀却颤声叫道:“我手中不到一万人马,给敌军破城而入,还怎么抵挡,你想让死在这里吗!”

    “太子殿下——”

    “给我滚开!”袁耀急了,一脚将阎象踢开,拍马便狂逃而去。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