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家谋 > 第267章 转变
        比起朱攸宁刚“出关”给朱老太爷请安时的态度,如今的朱老太爷像是换了一个人,温和慈爱的简直让朱攸宁浑身别扭。

    一行人回到府中,朱老太君正带着女眷们等候在前厅。见了朱攸宁自是一番叙阔。

    朱家年长的女孩子们陆陆续续都出阁了,七堂姐朱攸宝已经说好了人家,翻年便要出阁,八堂姐朱攸宣比朱攸宁大了一岁,今年刚刚及笄,亲事也已经有了眉目。十一堂妹朱攸宵与朱攸宁同岁,眨眼也快及笄。

    七堂姐,八堂姐和十一堂妹见了朱攸宁都十分亲热,朱攸宁还不认得三位堂嫂,便由七堂姐热情的拉着她介绍了一番,朱攸宁很快就与凤堂嫂、广堂嫂和岚堂嫂熟悉起来。

    朱攸宁能够感觉得到言谈之时姐妹们的亲近热络,也能感觉得到嫂子们若有似无的试探和排斥。

    不过她不在朱家常住,只偶尔见面罢了,这些她也丝毫不在意。

    “老太君,晚宴已经齐备,还是摆在花厅里吗?”

    老太君对朱攸宁慈爱笑着,态度亲切的仿佛朱攸宁是她一手带大的一样,“我记着九丫头喜欢看景儿,今日没外人,不如将宴摆在花园里那处亭子。”

    七小姐、八小姐都凑趣的笑着点头,“莫说九妹妹喜欢,我们也很喜欢。”

    女孩子们穿的光彩亮丽,声音又脆生生甜滋滋的,老太君上了春秋便很喜欢这种氛围,当即便笑着吩咐下人去预备。

    过不多时,下人来回宴已摆妥当了,朱攸宁便与姐妹们一同去往亭子。

    春日光景,花园中一片新鲜的绿掩映着姹紫嫣红,被小雨临湿后颜色更为新亮。亭子的四周用了薄薄的一层纱,可阻飞虫进到亭子里,也可阻雨水飞溅,隔着一层纱去看院中被细细的小雨滋润的景色,别有一番意趣。

    亭子里按着男女分开两边的席面,中间放了一扇梅兰竹菊的工笔画插屏隔开,众人纷纷入座,朱攸宁的手一直被老太君拉着,便只只好坐在老太君的身旁,另一边挨着她的是七小姐。

    两位婶娘和三位堂嫂都站在一旁,伺候斟酒布菜。

    朱老太爷笑着道:“今日家宴,都没有外人,咱们关起门来也不在乎这些劳什子规矩了。叫人将屏风撤了吧。”

    老太爷的话,老太君素来是听从的,当即就叫人将中间的屏风撤走了。

    如此一家人彼此之间一目了然。

    朱老太爷便端端起酒盏笑着望向了坐在老太君身边的朱攸宁。

    “来,九丫头,祖父敬你一杯酒。”

    朱攸宁急忙站起身来,受宠若惊道:“祖父,您是长辈,这怎么使得呢!”

    “使得,使得。”朱老太爷笑容慈爱的像是弥勒佛,“祖父是代杭州的商人们敬你。你此番出去,给咱们杭州商会谋了福利,让咱们杭州商会拔得头筹,成了整个大周朝第一个被圣上认可的商会,让咱们商人的脸上终于有了光!

    “你还给咱们朱家长了脸!只要是杭州府的商人,现在提起咱们朱家,那都是这样!”说着话,比起了一根大拇指。

    “自古商人轻贱,本朝更是将商人看成悭吝奸诈的小人,你却能募捐四十万两白银打了那群人的脸,给咱商人出口气,也给朱家争了光。这杯酒,你吃得。”

    朱老太爷一番话,将朱攸宁在外的所作所为明白的告诉了在做之人,这下子就连堂姐妹们和嫂子们看朱攸宁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惊诧之中还有些羡慕,眼神都很复杂。

    朱攸宁被朱老太爷如此高高捧起,心里其实是很忐忑的。奈何事已至此,这杯酒她也只能吃了。

    朱攸宁明亮的大眼中有一层水雾,脸颊都因长辈的夸奖而涨红,羞涩又骄傲的笑了笑,“祖父谬赞了。孙女能有今日,全依靠家族的教导,孙女一日都不敢忘怀。孙女往后一定更加努力,为朱家做更多的贡献。”

    说罢便与朱老太爷对饮了一杯。

    女眷们吃的是清甜的果子酒,入口有淡淡的酸酸的果香和酒,入喉才转为轻微的苦辣,朱攸宁吃着倒是很喜欢。

    朱老太爷“哈”的吐了一口气,将酒盏放下,爽快的笑道:“好,你能牢记朱家家训,这很好,祖父就算没有白疼你。”

    说罢转回身对老太君道:“对了,我记得老大喜欢吃这道醋鱼,还有这个鸭掌他也爱吃,你叫人给送去。”

    老太君一愣,不明白朱老太爷为何会想起多年没提起的朱华廷,但依旧是笑着道:“是,这就准备。”

    朱攸宁眯了眯眼,低着头若有所思。

    朱华章和朱华贤几乎要掩藏不住自己的惊愕。

    老太爷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老太爷这是打算再度重用长子?

    长房的地位这是要发生改变了?

    朱华章和朱华贤同时产生了浓烈的危机感,二婶温氏和三婶徐氏也面面相觑,一副受惊不轻的模样。

    也不怪众人惊讶。

    这么多年来,朱老太爷对朱华廷一直都不闻不问,对朱攸宁在家学中闭门苦读,被那么多为,老师教导时,朱老太爷更是不怎么在乎。

    如今朱攸宁做出这么一番大事,朱老太爷为此事多开怀,大家都看在眼里。他或许觉得朱攸宁是可用之才,想再度亲近朱华廷也不是没有道理。

    朱华章想的更多。

    朱老太爷难道还是打算将家主的位置传给嫡长子?

    众人各怀心思,不过也只是呼吸之间,老太君命人给朱攸宁家里送了食盒,这里便推杯换盏起来。

    朱华章气不顺,又见朱华廷似即将取代自己在朱家的地位,对朱攸宁说话时就禁不住总是话中带刺,虽是笑着说话,可那模样也是恨不能将朱攸宁当做猎物狠狠的撕扯掉一块肉的。

    众人都看得出气氛异样,用餐的气氛就有些诡异。

    朱老太爷却像是完全没发现似的,还是一直劝说朱攸宁多吃一些。

    朱攸宁离开朱府时已是雨过天晴,天边泛起绚烂的晚霞。画眉与百灵跟着她时间久,自然看得出朱老太爷的异样,二人都有些担心。

    朱攸宁却是轻松一笑:“走吧,十六他们早就先回去了,爹娘一定等急了,我娘见了佛八爷一个陌生人,八成会紧张,咱们快些回去吧。”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