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 第五七八章 即将来临(二更)


    此时的对方并未发现沐麟的心中的吐槽和想法,无论是他们还是埃布尔,都因为沐麟的话而深思。

    埃布尔已经十三岁了,虽然有些自闭,活在自己的世界,但是他依旧有他自己的思考方式,他不是傻子,只是不想和身边的人接触罢了。

    而沐麟的话,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对他的引导。

    只要他一点点的打开自己的结,那么想来应该会变回曾经的那个模样吧,一个十三岁少年该有的样子。

    看着沐麟,埃布尔缓缓点了点头,想来,是已经理解了沐麟想要表达的意思了。

    景佑蓝表示,嫂子不愧是嫂子,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事情。

    “埃布尔,你想,站起来吗?”时间微顿,过了小许,沐麟那清冷的声音再一次的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埃布尔下意识的抬头看向沐麟,眸底的意思很明显。

    沐麟轻笑,“既然我这么问,那么就代表,我有让你站起来的能力,你只要告诉我,你想不想站起来。”其实,沐麟这也算是想方设法的在让他习惯讲话,表达出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想。”毫不犹豫的点头,虽然只有一个字,然而此时的言语已经比一开始的要清楚了许多。

    “那,相信我吗?”沐麟再次的问道。

    依旧是毫不犹豫的点头,“相信。”他相信,从见到沐麟的第一眼,埃布尔便知道,自己很喜欢她,很喜欢,她身上的气息。

    其实,虽然埃布尔不能说话,但是一路上听到他们提起沐麟过许多次,他们都说,沐麟的医术,很高;只不过脾气有点不好。

    但是,他却觉得,沐麟比任何他以前见过的人都要温柔,特别是看着她眼睛的时候,心里很平静。

    埃布尔喜欢沐麟,这点,毋庸置疑。

    抬手,轻轻的摸了摸他那丝滑的黑发,沐麟淡淡的笑着,“谢谢你相信我,不过。”说到这里,却微微的顿了顿,“我现在却不能帮你治疗。”沐麟的眸底带着点点的歉意。

    “为什么?”然而这次说话的,是埃布尔身后的那人,他叫格纳,是一名军官,也是埃布尔一直以来的守护者,看着沐麟的眼神带着激动。

    沐麟抬眸看向他,“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腾的出心力来救人吗?”冰眸淡淡,完全没有了和埃布尔说话之时的温柔。

    对于现在的沐麟来讲,她的温和,只限于孩子。

    不知为何,听到沐麟的话,对方白皙的脸上划过一丝红晕;他刚刚,是有些着急了;虽然是上面和华夏这边的上面说好的,但是他没有忘记,这个沐小神医那乖张特例的脾气。

    无论如何,都不能随意去得罪。

    看着他,凤眸冰凉,声音微冷。

    “中医靠的不是仪器,即使我愿意,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心力去为埃布尔治疗,就算现在我帮他治疗,以我现在的身体也做不到,勉强的话,一尸两命,而且还不能成功,我想,这个责任,应该没有人负责的起,你,更负不起。”这就是沐麟的解释,让对方无话可说无从反驳的解释。

    听到沐麟的话,原本还在边上并不准备插嘴的景老爷子插嘴了,“既然这样,那么可能就得等我们家麟儿生完宝宝养好身子之后才能帮你们家小少爷治疗了。”

    事关他的小孙孙,而且沐麟刚刚说的这么危险,老爷子当然着急。

    虽然这是上面的要求,但是他不管,其他事情都可以放一边,没有人比沐麟更重要。

    最主要的是,对方这件事可以拖,晚点没有关系;既然是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这么多年都等了,还差这么几个月的时间?。

    “我明白了。”看着老爷子和沐麟,格纳点头,“我们会等到沐小神医身体恢复的时候再来拜访。”但是有一点他还是想要再一次确认一下,那便是,“沐小神医,我们小少爷的腿,您真的可以治好吗?彻底的根治。”他需要给他们总统一个最肯定的回复,必须从沐麟这里得到彻底的答案。

    沐麟挑唇,淡漠的眸子看向他的眼睛,“我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当然,也不会去做什么没有把握的事情。

    说句实话,其实埃布尔的腿和之前许易白的比起来,虽然年数比较高,可能原因不同,确实是简单的多;当然最主要的是,毒这一块,可是她的强项。

    孕期老爷子碰都不让她砰她的那些个宝贝,沐麟表示心好累。

    眼前埃布尔的腿,其实刚好就是送上门来给沐麟“解解馋”用的;当然,得在沐麟生完宝宝做完月子之后。

    她的正职真的已经耽搁了很久了。

    “我明白了。”得到了沐麟的保证,对方对着沐麟微微的颔了颔首,只要有这句话,那么再等几个月又有何妨。

    沐麟身上那淡然自信的气息,让人忍不住的去相信。

    沐麟看向埃布尔,“两个月之后,再来找我吧,到时候,我一定让你站起来,和其他人一样。”正常。

    嘴角的弧度,洋溢着无言的自信。

    点头,埃布尔看向沐麟的眼中是浓浓的信任;他比任何人都要相信沐麟的话。

    并未多留,因为两个月的时间有点长,所以,格纳便先带着埃布尔回了C国,两个月之后再造访。

    对于他们来讲,这一次的收获真的很大。

    不止是沐麟那里得到的答案,还有就是…埃布尔开口说了话。

    这才是他们信任沐麟的最主要原因;总统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非常开心。

    当然这些对于沐麟来讲,并不重要。

    悠闲的时光总是过的特别的快,在家中休息了五天时间,景佑蓝一行人便被招回了部队,开始了一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艰苦训练,每天被鹰隼的前辈们折腾的不成人形,沾床就睡。

    真的是进入了特种部队之后才能体会特种兵的生活。

    他们现在是真的想把时间一分为二,一分钟当两分钟来实用。

    只觉得,以前在队伍里时候的日子,简直…不要太舒服。

    真的好想吼一声…救人呐!

    至于沐麟,那小日子和他们相比就是…相当的舒爽,舒爽的不能再舒爽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过每天依旧习惯性的出去散步;不过基本每天都能听到景佑蓝他们在部队里的事情,还有他们一天又一天的变化。

    沐麟的日子,很平静,从未有过的平静。

    为了更方便生产,在沐麟还剩下半个月预产期的时候,便被老爷子等人送入了军区医院,然后从那时候开始,她的病房里真的是…从来没有断过人,周老梅老他们,还有医院的一些认识的不认识的,好奇的医生护士,毕竟沐麟在这军区医院的传说一直都在。

    直到后来院长大人发话,这才开始消停了下去;不过门口依旧有不少偷偷摸摸经过的医生护士,只是不敢再撑着职务的方便进来了。

    然后,和曾经沐麟在这里之时的那般,香曼妮,再一次成为了众人羡艳的存在。

    当然,也是因为沐麟的原因,像是他们的院长还有梅老他们,这些他们平日里基本见不大到的大人物,最近…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基本…天天见,见的都快不好奇了。

    至于香曼妮。

    一到下班时间,便很准时的出现在沐麟的病房,几天下来,弄得病房里面的老爷子和宫沐雪对她都已经相当的熟悉了。

    他们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姑娘竟然是沐麟的一个小弟子,也是梅清元的弟子。

    确实是后生可畏啊。

    “曼妮来了。”这不,下班打卡的时间才过,香曼妮再一次的出现在了沐麟的待产病房里。

    宫沐雪看着她,眸底的浅笑温和,沐麟的朋友并不多,除了部队里的,她基本没有见过几个。

    “香姐姐。”这是宫蕊对香曼妮的称呼。

    “蕊蕊。”宫蕊的事情,香曼妮也听说过一些,一开始听到她喊沐麟妈妈的时候,还真是吓了她一大跳,整个人都不好了。

    沐麟啥时候蹦跶出一个这么大的女儿来了!

    摸了摸宫蕊的头,香曼妮的身上依旧穿着白大褂,因为今晚要值班,所以并未换掉;走到沐麟的身边,将手上的东西递给沐麟,“小麟,这是你要的所有药材,我已经全部都抓好了。”顿了一顿之后又问了一句,“需要我煎好吗?”这副中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不是很确定沐麟想用来干嘛;不过里面的几样药材,她倒是有些知道,那都是助产的,想来…

    然而听到他的话,沐麟却微微摇头,“暂时不用。”这个只是她为字生产那天准备的东西。

    一是为了生产时的体力,还有就是…听说生孩子很疼。

    她这是在…以备不时之需。

    她怕疼。

    香曼妮点头,并没有再多问什么。

    终于,来到了沐麟预产期的这一天,很准时,不多一天也不少一天,这两个小娃娃真的很会挑时间。

    九月十六号,傍晚时分,产前的阵痛开始来临。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