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 第854章 你从人间来,将要去地狱!(2)
    一纸天书。

    随着阎王的每阅一行便消失一行。

    待到阎王全都阅完时。

    被敕下的天书已经化作虚无彻底消散掉。

    然而随着天书的消散。

    一根散发着金芒的鞭子凭空出现在了阎王手中。

    这,是上仙给他的东西。

    书中没有言明这是何物。

    但阎王知道,这是以来对付大圣传承的!

    “哈哈,哈哈哈!”

    “大圣传承,大圣传承!”

    “这一世,我要你终结于地府之中!”

    “毁我生死簿,乱我阎王殿,屠我阴兵阴将,害阎王之名两次在天冥魔三界中抬不起头!”

    “损我地府威严,害阎王二字颜面尽失!是时候该终结大圣传承这一宿敌了,哈哈!”

    虽然说这一届的阎王早已不是当初被古传说泼猴孙大圣整治地凄惨无比的阎王。

    也不是之前受传承之主又一次攻陷地府的阎王。

    他才上任五百年,自然没被刻在耻辱柱上。

    但没被刻在耻辱柱,并不代表不会被刻在耻辱柱。

    大圣传承是地府的宿敌,这一点,天界冥界皆知。

    要不然那位所谓上仙也不会敕下天书。

    就是他抓准了地府的心理,抓准了阎王的心理。

    他知道,地府-尤其是阎王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毕竟大圣传承的存在,也隐约注定着会有到地府制造霍乱的那一天。

    因为前期生活在人间,总会避不开身边的生死问题,一旦传承觉醒,那毫无意外,地府肯定是会下的!

    一旦下到地府,除非地府乖乖把生死簿拱手相让,除非地府礼待赐座,要不然绝对避免不了那等发生。

    可拱手相让?礼待赐座?这怎么可能!

    即便明知下场会很惨,身为阎王都必须去捍卫地府尊严!

    自责所在,让他没有别他选择!

    如此背景下。

    迎来尚未觉醒的大圣传承,他又怎能不激动?

    诚如上仙所言。

    这是抹杀这一传承的最好契机!

    若是他能做到,那他这一任阎王将注定吐气扬眉,被写录入地府记载史书中。

    就在阎王处于各种针对大圣传承的构思时。

    阎王殿外。

    一名高级阴差迅速跑了进来。

    “禀报阎王大人,判官大人求见!”

    “让他进来!”阎王道。

    “是,大人!”

    阴差一道落。

    身影立即消失。

    下一刻。

    大红衣褂的判官便神色匆匆地带着身后眼神迷惘空洞的秦凡走了进来。

    “阎王,大-大圣传承!”

    不跟秦凡多做交流。

    判官抬头看向阎王有些慌乱道。

    大圣传承?

    来了?

    这就来了?

    哈哈哈-!

    哈哈哈哈-!

    这一瞬间。

    看到那眼神空洞,神情麻木迟钝的秦凡,阎王差点没忍住大笑起来。

    只是不等他开声。

    秦凡突然从判官身前走过。

    去到阎王身前。

    道:“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要去何方?”

    “你?你从人间来,将要去地狱!”阎王呼吸急促地紧张道。

    他已经感应到了这具肉身之魂的实力。

    有着大圣传承的气息,但离大圣传承的实力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这样式的大圣传承,再来一打他都不放在眼中。

    “哦!地狱在哪?”秦凡愣愣道。

    “等着,我送你下去!”

    阴森的声音从阎王口中说出。

    下一个转眼间。

    他猛地抛出那根金鞭。

    嗖嗖嗖-!

    只见一道金光迅速地闪掠起来。

    紧接着,秦凡这道肉身之魂已是被金鞭捆得死死。

    “你,要,锁,我?”

    声音嘶哑。

    迷惘的双眼中透出金光。

    秦凡望着阎王逐字逐字道。

    “你逆天而行残杀天道之子肉身与其三魂七魄!当诛,当毁,当灭!”

    阴鸠的声音带着激动。

    珠玑语声道落。

    阎王再为一喝,“牛头马面!”

    “属下在!”

    “属下在!”

    跟在判官身后的牛头马面立即站出来恭敬作揖道。

    “马上把这孽畜押入第十九重诛魔狱!让诛魔狱火燃烧其肉身精魄七七四十九天!以除后患!”阎王铿锵激动道。

    “是!”

    一声应落。

    牛头马面的身影一闪。

    下一秒。

    他们,以及秦凡,已是消失在阎王殿中。

    只是秦凡那道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要去何方的声音却在最后时刻又一次响起,又一次萦绕在阎王殿中。

    “阎王大人,这是?”

    待牛头马面与秦凡消失后。

    判官上前一步,在这阴暗的阎王殿中颤愕道。

    “刚刚天界上仙敕下天书于吾!告说此孽畜诛杀天道之子引来天罚,奈何大圣传承的宿命让其精魄逃过一劫,这才遁入地府之中!好在此孽畜传承尚未觉醒呐,若不然这对地府来说又是一出灾难啊!不过在传承未醒中落入地府手中,不把其精魄燃烧炼去又怎对得起地府那些丧失掉的尊严!哈哈-此举非但是顺应天意,更是为地府除去了后患,一举两得,一举两得啊,哈哈!”

    不知怎么。

    在阎王的大笑声中。

    判官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但感觉毕竟是感觉,他不敢说出来。

    那样不仅没意义,而且还有可能会让阎王不满。

    若是牵扯出自己上次在人间发现大圣传承而没有上报的话。

    对他来说,可能更加解释不清楚。

    所以,与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只是判官却怎么也想不到。

    正是这种挣扎摇摆的心理。

    从而也让地府埋下了一刻即将就要爆炸的霍乱之雷。

    .......

    江州。

    一号别墅里。

    秦楚魏疏影夫妇已经整整一个月没去集团了。

    这也让一号集团的业务停滞了大半个月。

    所有的一号灵水一号灵果全都断市。

    黑市上甚至开出百万一瓶的价格,也难求其一。

    “小宜,小凡联系你了吗?”

    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神情萎靡的魏疏影抓着季宜的手哆颤道。

    这个月来。

    她食不安寝不眠。

    饶是六道来过几次,还继续的假以那些说辞劝说她心安,都无法改变得了魏疏影的心绪。

    十天半个月还好。

    整整一个月,秦凡几时试过整整一个月不跟家里头联系的?

    即使他真的是去办事,那一个月的时间也足够了。

    但秦凡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她知道,凶多吉少了!

    就在那天的山巅上,秦凡已经凶多吉少了!

    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她再也欺骗不了自己了。

    “还没呢,估计还在忙着嘞!魏阿姨,您别担心,六道先生不是说了吗?小凡没事!他应该快回来了!”

    在暗处里,季宜死死地掐着自己,她在用疼痛去缓冲自己的泪腺。

    那抓着季宜的手松开。

    魏疏影双目无神地从沙发上站起。

    呆愣浑噩地朝外走去,“小凡,你在哪?回来吧,妈想你,妈想你了!哇-!”

    说到最后,她再也忍不住。

    直接蹲了下去,放声嗷嚎大哭。

    他身后跟来的秦楚也让雾气打湿了眼眶。

    噙着那满满的泪水。

    他蹲下身,轻轻地拍打着夫人的后背。

    他忍住不哭。

    可同样的,对秦凡的思念他并不比魏疏影少。

    但他清楚,自己不能哭。

    一旦自己哭了。

    那魏疏影的精神世界也将随之彻底崩塌!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