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楚怀王 > 第二百章 登门送礼
    昭滑放下手中的情报,笑道:“终于来了,等他们很久了。”

    公子玉见到昭滑走过来,立即拱手道:“先生勿怪,白日我心绪烦乱,于先生面前失礼,实在是玉的过错,无意轻慢先生,玉特来请罪。”

    昭滑连忙侧身扶起公子玉道:“公子请起身,公子身份尊贵,滑岂敢受公子如此之礼。”

    公子玉顺势而起,羞愧的道:“先生不计较我的失礼,但是玉心中始终难安,为向先生表达敬意,玉特意为先生准备了几件礼物,以聊表歉意。”

    说着,公子玉命人奉上那三件礼物。

    三颗鸡子大小十分圆润的珍珠,一箱绚丽的玳瑁美玉,一把青黄色的三尺长剑。

    昭滑的目光一瞬间就被长剑吸引了,青锋长剑,是由美金打造而成象征,再加上剑身美轮美奂的花纹,一看就是能工巧匠精心打造的结果。

    对比起用恶金铁打造的兵器,其实更多的人更喜欢美金打造的兵器,不仅是因为铁制兵器容易生锈,更是因为铁制兵器不能殉葬,用青铜打造的兵器,这才是贵族的追求,活着的时候贴身携带,死了那就放在墓中陪葬。

    想想,就觉得美。

    看见昭滑一瞬间就被长剑吸引,公子玉与章义对视一眼,全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轻松之意。

    昭滑一之后拿起长剑,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剑身,感叹道:“好剑,上等的越国宝剑,价值千金。”

    说着昭滑将长剑放回,叹气道:“公子,无功不受禄,这把宝剑太贵重了,昭滑不敢收。”

    公子玉笑着走向前去,拿起宝剑,然后放在昭滑手中,道:“先生,此剑在怎么贵重,难道有楚越两国的交好贵重,难道有你我之间的交情贵重,还是说先生不愿意原谅我的轻慢?”

    昭滑闻言知道再推辞可能就会然公子玉离心了,便接过宝剑道:“公子如此礼遇昭滑,话日后必有厚报。”

    听到昭滑的誓言,公子玉便知道这把剑送的值了。

    昭滑将宝剑放下,拱手道:“公子,今日之事乃是昭滑的不是,实在是对越国的国情所知甚少,本以为公子身为越王长子,而且又与我楚国相熟,本次楚越两国共同伐齐,公子不是主将也应该是副将才是,怎想···”

    见公子玉笑容僵住,昭滑立即打住:“是滑失言了,失言了。”

    公子玉露出一股僵硬的笑道:“无妨···”

    昭滑见状安慰道:“公子,可能这是大王对你的爱护,征战沙场虽然令人热血沸腾,但是刀剑无眼,现任魏王的兄长们,原本魏惠王的太子,可是全都死在战场上了。依滑之见,公子身为越王的嫡长子,身份珍贵,自然不是其他公子相比的···”

    ······

    回到自己府中,公子玉激愤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又被昭滑刺激到了,不过这次,公子玉等回到了自己府上,才发作出来。

    章义站在一旁,看着暴走的公子玉,脸色不佳的道:“公子息怒,昭滑实在是欺人太甚,这是计谋,昭滑此人不安好心,这是在离间公子与大王的关系,请公子不要中计。”

    “离间计!”公子玉气愤地咬牙切齿:“什么计策不计策,难道这些年我与父王之间所发生的事情,难道全是昭滑或者楚国使得离间计吗?”

    章义闻言哑然,现在公子玉与越王的关系,根本就用不着其他人来使用离间计。

    想当初,公子玉刚刚行冠礼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那是何等的风光,越王可是按照太子的标准对待公子玉的。

    可是,等到公子蹄行冠礼之后,一切···

    想着,突然“哐啷”一声大响。

    原来是公子玉又往地上砸了一件铜器。

    “我才是嫡长子,我宁可以太子身份死在战场上,也不愿意用一个长公子的身份,每天战战兢兢的在吴城度日。”

    说着,公子玉全身失力的瘫坐在地上:“我听说在几个月前,楚国的太子逼死了一位封君,引起楚国许多封君的大怒,结果出太子仅仅只是被禁闭了一个月,有这一回事吗?”

    章义叹气道:“有。”

    公子玉接着问道:“我还听说,其他各国的嫡长子都是太子,有这回事吗?”

    章义再次点头。

    “那为何我越国不是如此呢?”公子玉气愤道。

    章义知道公子玉在担心什么,不是因为自己没有立为太子,而是因为公子蹄的实力越来越强大。

    要知道越国这百多年来,太子正常继位的时候太少了,最后谁登上王位,还得靠实力说话。

    没有实力,就算在群臣的支持下登上王位,那也坐不安稳,就像越王错枝,就算躲在山洞里,也被大臣用烟给熏了出来,被强立为越王,其后发生多次逃亡,结果没有成功,最后被赶下台后,好歹也因为逃亡事件保住了小命。

    看着公子玉无力的样子,章义同样也担心受怕道:“公子,如今公子蹄作为王行的副将出兵伐齐,肯定会立下功劳的,到时候他在军中的影响力就更大了,请公子早做准备。”

    “我还能怎么办?”公子玉叹气道。

    章义沉默许久,才下定决心道:“公子,如今越国内部已经无力可借,那么我们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向国外借力,现在的燕王,不就是赵王派兵支持他继位的吗?”

    公子玉眼前一亮,随即迟疑道:“可是我担心越国会发生燕国太子平的事情,楚国若是出尔反尔,怎么办?”

    章义摇头道:“公子不必担心,不久前才发生天下围攻齐国的事情,楚国是不会如此不智的。楚国一向对我越国的淮南垂涎三尺,只要公子许诺楚王,只要公子登上越王之位,那就以楚王马首是瞻,并且愿意割淮南十城给楚国,那么楚国一定会心动的。”

    “况且越蒙说的不错,现在的楚国已经很强大了,用不了几年,各国肯定会联合起来削弱楚国的。到那时,我们自然可以一举收回所有的失地。”

    公子玉一骨碌站起来,来回走了数圈,思考许久之后,才点头问道:“我们应该怎么做?”

    “公子,为了表达诚意,加强楚越两国的联系,何不请大王与楚国互相交换大臣,楚越两国结为一体。现在大王一直打算收复淮南失地,而楚国在淮南一直保持警惕,所以大王迟迟不能得手。”

    “若是楚越两国交换大臣,一则可以让楚国对越国更加放心,二则可以加深公子与楚国的联系,一旦有事,即便公子失败,也可引以为援。”

    公子玉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问道:“不知道可有用何人换何人。”

    章义不确定道:“不知公子以为昭滑如何,昭滑乃是楚国公室中最强的昭氏族人,而且身为楚王信任的将军,关键是昭滑与大王有旧,且与公子相交不错,若是昭滑到了越国,这必然对公子大为有利。”

    公子玉狠狠的点了点头:“好,明日我就去面见父王,陈述交换大臣一事。”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