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 第二十八章 睚眦必报张子重
    睁开眼睛,外面的世界已是红日初升之时。

    将手里拿着的两卷竹简放回书架上,吹熄了油灯,张越整理了一下衣冠,推开房门,走到院子中。

    晨间的露水,打湿了他脚上的布鞋。

    拴在院子里的那匹棕马,见到张越,立刻亲热的扑哧一声,围着马厩乱转。

    张越知道,这货是想喝空间水了。

    但他早有准备,将一壶方才在空间里带出来的溪水,倒入它的食槽里,这货立刻欢叫一声,快活的喝起了空间水。

    仿佛那水中有魔力一般。

    张越却是懒得管它,自顾自的在院子里转悠起来。

    在家里转悠了一圈,张越发现,嫂嫂与柔娘都还在酣睡,便没有去打扰她们。

    想着自己昏迷的那些日子,嫂嫂与柔娘的精心照料和醒来后无微不至的关心以及哪怕大难临头,也愿生死相随的恩义。

    张越就感动不已。

    是啊,这个世界,夫妻尚且会大难临头各自飞。

    哪怕是骨肉血亲,也未必真的会与你一条心。

    在后世之时,张越就见过太多太多的例子了。

    有父母一旦老迈,就不管不顾,踢皮球的子女。

    有兄弟一旦穷了点,或者事业不顺,就各种冷嘲热讽,甚至公开诘难和侮辱的。

    至于姑嫂之间,稍微闹点矛盾,就要扭打撕咬,乃至于将整个家庭都闹得鸡飞狗跳的。

    能遇到这样的嫂嫂与柔娘,张越知道,自己恐怕是幸运至极的。

    “从今日开始,我定让嫂嫂与柔娘,生活在蜜罐与天堂之中……”张越在心里发誓。

    而幸福,应当从一顿早餐开始。

    这个时代的饮食,是很粗糙的。

    至少,普通人家是根本吃不到什么精细的点心的。

    但作为穿越者,张越本身就是一个吃货。

    不仅仅会吃,而且会做。

    在厨房之中巡视了片刻,翻找了一下。

    张越就找到了几个鸡蛋和盐醋以及酱料。

    虽然材料简单了些,但没有关系。

    真正的吃货,善于利用一切食材,制作美味。

    先找了些柴火,将炉灶生火。

    然后将用来蒸煮饭食的釜洗干净。

    釜是战国至两汉的常用器皿,其形状类似后世的行军锅,圆底无足。

    贵族官员,用的是青铜釜,而平民百姓,一般是以陶制釜。

    张越家的这个釜,自然是陶制,有些易碎,必须轻拿轻放。

    将釜放到灶上,张越就从水缸里舀来清水,倒入釜中,然后取来一个搪瓷碗,将鸡蛋打进碗里,放一点点盐,用筷子使劲搅拌。

    等锅中的水稍微烧开,便倒入一部分到碗里。

    继续用筷子搅拌,感觉搅拌的差不多了,便将碗放入釜里,取来另外一个稍微大点的碗盖上。

    只须稍等片刻,一大碗好吃的鸡蛋羹便可新鲜出炉。

    可惜没有芝麻油,不然肯定更香!

    不过,也没关系了。

    嫂嫂与柔娘醒来,一定会非常惊喜!

    这个时代,能做出如此美味的早点的,张越觉得除自己之外,恐怕再无他人。

    这时,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这么早,谁会上门?”张越心里疑惑着,便走出厨房,问道:“来者何人,有何事?”

    “二郎,是俺……”一个略微带着些谦卑的男声说道:“你王家叔父……”

    “王家叔父?”张越想了想,原主似乎并没有一个姓的亲戚。

    但……为了以防万一,张越还是洗了洗手,道:“叔父请稍候片刻……”

    打开门,一个粗矮的男子就出现在张越眼前。

    只是一看,张越就皱起了眉头!

    什么王家叔父?

    王家仇寇吧!

    正是昨天那个邓王氏的老爹,这甲亭里出了名的笑面虎王大。

    只是看到这人,张越就下意识的将门关了起来。

    这种人,他不想理会!

    “二郎……二郎……”对方却是急了起来:“你听俺说……昨儿个是俺家囡囡的不是,俺在这里替她给二郎赔礼道歉……”

    怎么能不急呢?

    昨天傍晚的事情,亭中很多人都看到了!

    一个长安的大人物,亲自将这张家二郎送回家。

    还送了很多很多的书简!

    堆的跟小山似的!

    那可是书啊!

    千金难易的书!

    他曾经去过乡中的一个致仕大夫家里做客,曾听对方炫耀,自己家里有藏书五十卷,甚为骄傲!

    那语气,鼻子都快朝天了!

    但现在,这张家二郎,却可能有上百卷藏书!

    这太恐怖了!

    更重要的是,女人回家就吓的魂不守舍,急的团团转,自己追问才得知,她又来张家犯贱了。

    犯贱不要紧,紧要的是——被那个送这二郎回来的大人物瞧见了。

    而那个大人物,有着决定女儿生死荣辱的能力。

    王大知道,自己的女儿能嫁到邓家,是何等的不易。

    若因此事之故,而被邓氏合离那就完了!

    不仅仅自己家将失去一个可靠的姻亲,家里两个儿子好不容易谋到的差事也可能丢掉!

    没办法,哪怕再不情愿,他也只能上门来,向张家低头,希望对方高抬贵手,放自己家一马。

    “王家叔父,您回去吧……”张越对着门外说道:“我现在不想说这些事情……”

    现在的汉室社会,可从来都不提倡什么以德报怨!

    大汉帝国的朝堂上,一堆大喊着: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匈奴不灭,绝不收兵的将军列侯们。

    就连民间,也有无数主张你打我一拳,我一定要还你两拳的人。

    仁义?宽恕?

    对不起,至少在现在的汉室并不流行。

    哪怕是那些宅在家里面,成天琢磨着庄周化蝶或者沉迷于修仙炼丹的宅男们。

    谁要敢欺负到他们头上,他们也绝对不介意拔剑而起。

    在这样的一个社会。

    忍让与退让或者说宽宏大量,只会被人认为软弱可欺。

    而作为穿越者,尤其是一个曾经做过公务员的穿越者。

    张越非常清楚一个事实——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要想立得住,就要呲牙,就得让人知道——哥不好惹,哥脾气很暴躁。

    别惹哥,哥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人!

    所以,张越根本就不打算,也从来没有打算放过王家。

    特别是那个泼妇!

    得罪了他,不是罪,但惊扰嫂嫂,让柔娘伤心,却是不可饶恕!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