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 008:养成小日常


    “青青,我来了,接住我,一起困觉~”

    ——摘自《桃花公主手札》

    桃花话匣子打开了,碎碎念就说个不停:“满满刷马桶去了,张大蟹回家教他弟弟变形,梅花酥在大阳宫受训,都没人和桃花玩了。”

    再一次,这小姑娘将他这千年凤凰与小兔崽子小螃蟹崽子相提并论。

    凤青脚下步子,快了。

    正碎碎念的小姑娘便落后了,迈着小短腿就去追,雪很大,一踩一个坑,她圆滚滚的身子跑起来像只小乌龟,如何都挪不动呀。

    桃花嘴一瘪:“青青,你走慢些,桃花跟不上。”

    凤青回头,笑了声。

    他道:“小短腿。”

    脚下步子到底是慢了,回首,瞧着那小小圆圆的一团蹦蹦哒哒地跑过去,她笑得乐不可支,凤青不禁也笑。

    桃花不生气,心胸很宽广的,眼角弯弯笑出白白的牙齿说:“桃花以后会长大。”说着,她伸出小胖腿,一把撩起裙子,露出胖胖的小腿,笑眯眯,“等我长大了,腿也会和娘亲那样,又长又细又白的,到时候给青青你看。”

    凤青忍俊不禁,抬起衣袖,身旁的小姑娘便立马乖乖抓住,踩着他的脚印,一蹦一跳地跟着走。

    一大一小一前一后,踩在同一排脚印里,画面……很美,可是……

    鸣谷还是忍不住提醒了:“妖尊,方向错了。”

    凤青脸上的浅笑顿时收了,顿住脚,调个头,朝着相反的方向,不冷不热地扔了一句:“我知道。”

    您老哪里知道了,走一次错一次,屡教不改!

    还别不信,你看吧,继续错,鸣谷颤巍巍地伸手,指了个方向:“妖尊,您又错了,是这边。”

    桃花:“……”

    凤青:“……”

    他冷冷瞥了鸣谷一眼,便面不改色再次调头,桃花乖乖跟着,茫然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青青,原来你不认路啊。”

    凤青有一瞬想甩开这个抓着他袖子的小姑娘,下一秒,手便让一只暖暖软软的小手握住了。

    凤青低头,小姑娘对着他笑了,唇红齿白,眉眼弯弯:“没关系啊,以后桃花牵着你走。”

    他微怔,随即唇角含笑,牵着那小手,踩过满地落花。

    前头,听茸小筑外,萧景姒静立在雪里,不急不躁地等了片刻。

    老远,桃花便小跑着扑过去。

    “娘亲~”

    “娘亲~”

    小姑娘跑了两步路,脸颊红红的,披风的兜帽被风吹下来,娇俏明媚地笑着,萧景姒拂去桃花头上的雪花,又将帽子给她戴好,抬头,颔首浅笑:“麻烦凤青妖尊了。”

    凤青不亲不疏:“不麻烦。”

    算是打了招呼,皆不是多话的人,萧景姒俯身,嘱咐小桃花:“桃花留在听茸境要听妖尊的话。”

    桃花乖巧得不得了:“好。”

    “织霞织胥会留下,若是不想看书,同姐姐玩,莫要乱跑知道吗?”倒不是担心,只是桃花很是顽皮好动,萧景姒怕她扰了凤青清修。

    桃花小鸡啄米地点头:“嗯嗯。”

    “想娘亲和爹爹了,便写信去大楚。”

    “桃花知道了。”

    萧景姒亲了亲桃花的小脸蛋,这才望向凤青:“劳烦妖尊费心半月了。”

    凤青点点头,神色温和,眼潭深邃,瞧不出喜怒。

    萧景姒将桃花的细软交于织霞织胥,便折返出听茸境,身后,桃花大声喊娘亲,萧景姒回头,她家小姑娘欠了欠身,眉清目秀:“桃花恭送娘亲。”

    萧景姒笑,挥手作别。

    如此乖巧的小姑娘,谁会不喜呢。

    待娘亲走远了,桃花回头,仰头看凤青,眼里有小小的不舍,却不表露,只是笑着:“青青,我们回去吧。”

    “嗯。”

    凤青牵着她,只是没走两步,小短腿就不动了,软软糯糯地说:“青青,我累,我要抱。”

    凤青:“……”

    他有些怔,何曾抱过小姑娘。

    听茸境百年积雪,十分深,桃花确实腿很酸,抬不动了,便说:“你不抱我,那我便团成一个球滚回去罢了,反正桃花走不动了。”

    满满总说她胖,团起来就是一个球,可以滚来滚去。桃花说风就是雨,松开凤青的手,坐下就要滚。

    凤青哭笑不得,蹲下:“过来。”

    她笑眯眯地立马从地上起来,掸了掸身上的雪,小短腿这会儿有力了,几步就扑到了凤青怀里,一把抱住他的脖子:“桃花喜欢青青抱。”

    凤青僵了一下,下意识抬手,想将脖子上那双凉凉的小手拉开,又顿住,罢了手,将圆滚滚的一团抱起来,动作很是笨拙,但十分小心翼翼。

    他嘴角扬起,不过还有几步路,走得缓,身上的小姑娘乖乖巧巧的,搂着脖子不动,就是话多:“满满每次都把我摔倒,然后他还怪我太胖,哼,真是气死我了。”

    第三次提那只兔崽子了。

    凤青嘴角轻抿。

    怀里的小姑娘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像夏天的阴雨,说翻便翻,又开心了,抱着凤青的脖子就蹭,桃花歪着小脑袋咧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还是青青最好了!桃花最喜欢青青。”

    凤青那抿着的嘴里,松开,又扬起。

    自然,那些小兔崽子小螃蟹小乌龟不能与他相提并论,他是上古神兽,千年凤凰。

    鸣谷走在后面,将自家妖尊大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也是一愣一愣的,何曾见过情绪如此跌宕起伏的妖尊,平时总是挂着一抹笑,哪里会走心,倒是在这小姑娘面前,喜怒行于色。

    “青青。”

    小姑娘声音吴侬软语,清澈悦耳,薄薄的热气喷在凤青脖颈,软软暖暖的,像是猫儿在蹭,有些痒,他应了一声:“嗯。”

    桃花迟疑了一下,有些窘迫:“桃花重不重?”

    凤青沉吟:“……不重。”

    大概有三只成年狐狸的重量,还比不上大象。

    桃花听闻,立马喜上眉梢:“我就知道青青不会嫌我胖。”她抱着凤青的脖子蹭得更起劲了,脆脆地说:“桃花也不嫌青青老。”

    凤青:“……”

    他手有点僵了,三只成年狐狸不轻,他手酸!

    桃花自顾说着,她心情好,眼睛笑得一直眯成一条缝:“晚月说青青是北赢活了最久的妖,说青青你有一千岁呢。”

    哪壶不开提哪壶……

    凤青纠正,颇为严肃:“没有一千。”顿了一下,又补充,颇为认真,“是九百九十五岁。”

    鸣谷:“……”

    他到今天才知道他家妖尊的真实年纪哩,外面还都在赌他家妖尊大人能不能破了千岁的大关呢。

    九百九十五……

    桃花算了算,好苦恼,皱着眉头:“桃花还有四个月便七岁了,娘亲还没教算数,算不出来青青比桃花大了多少岁,青青你算得出来吗?”

    非要算吗?

    凤青面不改色:“我算数也不好。”

    桃花笑,用下巴去蹭凤青的脖子:“那不算了。”

    这开心不开心都喜欢蹭的习惯,像楚彧。

    猫族啊,到底是娇气金贵的种族。

    诶,鸣谷摇头,危机感越来越重,以前觉着妖尊路痴又忘事,离不得自个,最近发现,他是越来越看不懂妖尊他老人家了。

    九百九十五岁的老凤凰和七岁不足的小娃娃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一个叽叽喳喳,一个耐心十足。

    鸣谷恪尽职守:“两位妖女请留步,听茸小筑是我家妖尊的住处,生人不方便入内,鸣谷已经准备好了院子,两位妖女可先行去休憩。”

    织霞织胥迟疑不前,放心不下小主子。

    桃花从凤青肩上探出一个小脑袋:“织霞姐姐织胥姐姐放心,有青青在,不会有刁民害桃花的。”

    鸣谷好笑,这听茸境是谁的地盘,刁民进得来吗。

    织霞道:“小殿下,属下会在外面驻守,若有事,唤属下便可。”

    桃花乖乖地应:“好哒。”

    织霞织胥两位便留在了听茸小筑外面,没有墙院,以结界隔离,梅树为界,围起来一方雪景,三两间屋子,玉石青竹铸成,简单却雅致。

    桃花十分喜欢新住处,她一开心就……想吃东西:“青青,我饿了。”

    凤青念了声:“鸣谷。”

    “我这就去准备。”

    听茸境夜黑得早,这个点……姑且算晚膳吧。

    鸣谷准备了半个时辰的膳食,平日里妖尊不重口腹之欲,吃得相当简单,这小祖宗来了,倒是专门为她忙活了一阵,荤素汤糕点一应俱全。

    只是,凤青只吃一样东西——竹筒饭,千百年来,从未变过,口味专一得让人瞠目结舌。

    桃花就瞠目结舌了:“青青,你不吃吗?很甜的。”

    鸣谷代为回答:“小殿下,妖尊大人他只——”

    只吃竹筒饭。

    吃了几百年竹筒饭!

    话还没说完呢,桃花一块梅花酥递到了凤青嘴边。

    凤青愣了一下,张嘴,那只沾满了油渍糕点的小手就把那块被咬了一半的梅花酥塞进了凤青的嘴里。

    桃花咧嘴笑:“好吃吗?”

    凤青点头:“嗯。”

    鸣谷:“……”

    依稀记得两百多年前,他第一次来听茸境伺候,妖尊便坐在榻上,颇为正经严肃地说:“我只吃竹筒饭,不吃杂食,一口都不吃。”

    当时,他还感叹妖尊是只有节气有品味的凤凰呢。

    现在……

    鸣谷抬头,看见妖尊没有咬,把那半块沾了口水的梅花酥吞下去了,表情没有一点被强迫的不悦。

    这时,桃花又用勺子舀了一块鸽子肉,露出童叟无欺人畜无害的笑脸:“青青,吃肉。”

    凤青这次迟疑了一下,然后还是张嘴,吃了。

    “……”

    鸣谷瞪大了眼。妖尊不吃肉啊,几百年不开荤!怎么小姑娘一来,就给开荤了……

    仍然记得两百年前,他刚来,妖尊还说:“不吃杂食,尤其是荤腥。”

    这还是那只挑嘴的凤凰吗?真的没掉包吗?

    小姑娘也不知道自己给了千年老凤凰开荤了,还一脸求表扬的表情,问:“好吃不?”

    凤青皱着眉头,点头:“嗯。”

    鸣谷:“……”

    哔了鸟了,好玄幻!

    还有更玄幻的!

    凤青突然放下玉箸,瞧了瞧坐在矮凳上的小姑娘:“怎么吃得脸上到处都是,过来我这里。”

    桃花放下勺子,欢欢喜喜地跑到对面,和青青挤一张椅子。

    凤青用帕子,给她擦嘴,动作神色比他看佛经时还专注。

    鸣谷:“……”

    这顿饭,他光看,都饱了,妖尊大人一定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脸上的表情有多宠溺。

    桃花是有些挑食的,她只爱吃甜食与大鱼大肉,其他都不吃,一口都不吃。

    凤青将自己的竹筒饭放在她面前,言简意赅:“吃饭。”

    桃花啃着她的鸡腿,含着一口肉,含糊不清地咕哝:“不想吃。”

    凤青把碗推过去,脸色微微沉冷,只是着语气,听着像哄:“你还小,还在长身体,不能只吃肉和糕点。”

    桃花眨巴眼:“可是桃花不喜欢吃米饭。”

    千百年了,还没有谁敢当众忤逆妖尊大人呢,鸣谷觉得依着妖尊的脾气,应该要笑着拂一拂袖,把那个不听话的,扇到月亮上去。

    可是呢……

    凤青抿抿唇,拿起勺子,舀了半勺喂到小姑娘嘴边:“张嘴。”他哄,“就吃十口。”

    桃花犹豫了一下,乖顺地点头了:“好。”

    鸣谷:“……”

    不知道的,还不以为这是妖尊自己生的小凤凰,这惯的!

    饭后,也是凤青亲自给小姑娘擦手擦嘴的,鸣谷几次想代劳,看见自家妖尊那顺其自然的动作,他都没胆子伸手。

    时辰还早,凤青看了一会儿佛经,小姑娘就趴在他脚边的暖玉上,也有模有样地看书,只是,半个时辰了,凤青那本佛罗伦萨经文是一页也没翻过去。

    桃花抬起脑袋,有点困顿了,眯着眼打哈欠:“青青,我晚上在哪里困觉。”

    凤青放下经文:“外面的小屋子里。”

    桃花爬起来,趴在凤青的膝上:“可我想和青青一起睡。”

    凤青揉揉她因为打盹而晃荡的小脑袋:“不可以,你要自己睡。”

    桃花眨巴眨巴长睫毛,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知道了,晚月说公的母的不能一起睡,是不轨,会兽血沸腾的,桃花还小,不能沸腾。”她笑眯眯,稚气未脱,说,“那等我长大了再睡。”

    凤青:“……”

    默了好一会儿,凤青把腿边的小姑娘抱起来,放在桌子上,那本佛经便被桃花压着,凤青语态严肃:“那只白灵母猫的话,以后要少听。”

    才多大的孩子,会被教坏的。

    桃花年纪小,不懂,领悟了好一番,才悟出一句:“那青青要和我睡吗?”

    “……你要自己睡。”抬手,揉了揉桃花被她自己抓得乱糟糟的头发,凤青轻启唇,“乖。”

    桃花很乖的,立马点头如捣蒜:“好。”

    随后,凤青便抱着桃花去了另外一间屋子,鸣谷杵在原地,还在那个‘乖’字里回不过神来,愣愣地跟过去了。

    那一老一少,正在面面相觑。

    凤青问:“会不会自己洗漱?”

    桃花点头:“会。”

    小姑娘嘛,可积极乖巧了,自觉地跑过去端水洗脸,可是小胖手才端起来——

    “咣。”

    水洒了,衣服都湿了。

    桃花窘迫:“青青。”她可怜兮兮的,水汪汪的眼珠子溜了溜,“水盆太重,桃花端不起来。”

    凤青几分无奈,走过去,把小姑娘抱起来,放到榻上,让鸣谷去打水。

    所以……

    桃花小公主的洗漱事宜,妖尊大人亲力亲为了。

    她衣服湿了,得换下来。

    凤青瞧了又瞧,又问:“会不会自己脱衣服?”

    桃花立马点头:“会。”说不会,不就显得她很笨嘛,于是乎她手脚麻利地解扣子,脱裙子。

    可是呢……

    “青青。”桃花抬起眼,一脸懊恼,脱了一半的衣裙将她缠成了粽子,“我卡住了。”她好郁闷好伤心啊,手脚还卡着,叹气,“我太胖了,好伤心。”

    凤青摇头,眼底笑意越发浓郁,把桃花抱正了:“坐好,别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