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湾区之王 > 107 新秀菜鸟
    “465000”,白纸黑字之上撰写着一排数字,紧跟在后面的“零”没有想象那么多,却也依旧让人眼花缭乱。

    每一年的合同薪资是四十六万五千美元,合同期限是两年;在此之外,还有奖金,每赢一场比赛奖励两万美元,没有上限。

    年薪四十六万五千,这还是不包括奖金和福利的数字,这到底是什么水平?

    简单举例,硅谷高级软件工程师的平均年薪是十五万美元,这一数字高于美国的平均水准;但看似高薪资的背后,却是超高的税收——约莫百分之三十五,还有超高的生活费——在硅谷每年的生活费平均水准是六万美元。

    换而言之,高薪资却不一定足以支撑高水平生活,甚至只能勉强维持基础水准。

    陆正则和江攸宁都是技术移民,两夫妻的年薪水准都十分不错,但生活在旧金山这片区域,即使海特-阿什伯里区不是最昂贵的生活区,他们依旧只能算是普普通通的中产家庭。

    现在,陆恪一个人的年薪,就比父母两个人的薪资叠加起来还要更多!这,着实是太过不可思议!

    当然,作为一名落选新秀,陆恪的合同在联盟之中根本就不算什么。

    今年的状元秀卡姆-牛顿,签下了一份四年两千两百万美元的合同,那才是真正的天价;而且是全部保障的金额,简单理解就是,只要他完成了签字,那么两千两百万就进入口袋——没有出场比赛次数规定、没有日常训练规定、也没有伤病影响规定,什么规定都没有。

    状元秀,不仅仅是风光,而且还赚钱。比较起来,陆恪的合同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按照联盟规定,落选新秀最少签两年合约,最低保障工资是四十六万五千美元,这也是为了保障新秀球员的利益,只有脱离了新秀之后的自由球员,才能签署一年合约。

    换而言之,49人与陆恪签署的就是最低保障合同——这也是乔纳斯所说的“数字合理”;虽然签署了合同,聘用了陆恪作为球队的第三四分卫,但49人对于陆恪的前景和未来依旧秉持着怀疑的态度,甚至没有抱太多希望,摆明了就是用来过渡的应急球员。

    落选新秀,这就是最真实的面貌。

    如果没有联盟规定的话,作为历史上第一名正式签约的华裔四分卫,只怕薪资还会更低,就好像好莱坞的女演员们片酬永远低于男演员、亚裔演员永远低于白人演员。在移民大熔炉的美国,这是社会常态。

    但,十三年,整整十三年的奔跑和奋斗,击败了身体天赋的束缚,打破了种族歧视的藩篱,超越了无数天才的阻挡,以四分卫的身份,终于正式赢得了一份合同的肯定!这才是最为宝贵的!梦想,正式启航!

    这一份白纸黑字,就是最好的肯定,也是最好的证明——他,做到了!

    真实感,前所未有地清晰起来,亢奋和激动的情绪在血液里奔腾汹涌,但,陆恪紧紧握住右手的拳头,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橄榄球巨星系统,这一切都是来源于它的,没有系统,他现在依旧是一个怀抱梦想却终将碌碌无为的年轻人;现在,拥有了系统,一切都变得可能起来,他不会轻易错过,更加不会轻易放松。在系统的支持和帮助之下,陆恪坚信着,眼前这份落选新秀合同,仅仅只是一个起点!

    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陆恪抬起头看向了乔纳斯,认真地说道,“对于这份合同,还要什么值得关注的部分吗?”

    乔纳斯眼底的光亮微微一闪。

    对于大部分新秀来说,薪资的数字就是他们关心的所有了;但真正的老油条都知道,合同之中有太多太多的条款,可以将合同之上那一长串零剥削得一无所有:比如说,合同期间,首发次数必须达到规定场次,否则就球员获得的薪资就将是另外一个数字。诸如此类。

    眼前这名新秀,却难得地保持了一丝清醒和冷静,不多,却宝贵。乔纳斯不由就想起了关于这名华裔四分卫的传闻:冯德里克测试满分,这对于联盟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思绪仅仅只是一闪而过,乔纳斯露出了专业的微笑,“值得关注的部分,我都已经做了备注,你可以详细阅读阅读,有任何问题,邮件给我,在正式签约之前,我会尽力完成解答。”

    “好的。谢谢。”陆恪没有再过多废话,干脆利落地就伸出了右手,微笑地说道,“合作愉快。”

    乔纳斯轻轻点点头,“合作愉快。”

    面谈结束了,目送着乔纳斯离开之后,陆恪懵懵懂懂地走向了停车场,一阵冷风吹来,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狼狈:他依旧穿着训练服,依旧汗水没有干透,依旧拿着毛巾和头盔,然后手里拿着合同草稿以及好几张名片。

    兵荒马乱之中,他完全忘记了这件事,短短时间之内,所有事情一股脑地拥挤过来,一波接着一波,大脑根本没有缓冲的空间。想了想,不由摇头苦笑起来,然后一路迈着小跳步,溜达溜达地朝着更衣室走去。

    更换训练服,莲蓬头冲澡,更换日常服装,收拾好随身行李,这才摇摇晃晃地走向了停车场。

    夏日的白天总是格外得长,漫天落日晚霞熊熊燃烧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完全沉没,整个天空都染成了明亮的橘色,透亮而鲜艳,大片大片的绿色渐渐染成了墨色,勾勒出一个朦胧的轮廓,成为城市的脉络。

    远远地,陆恪就看到了自己的座驾。那是一辆雪佛兰皮卡车,海军蓝,微微有些破旧,但性能依旧强劲。

    这是陆恪十六岁的生日礼物,不是崭新的,而是二手的,购买当时的使用年限不过三年而已,伴随着他从旧金山到了洛杉矶,又伴随着他在北美大陆各处奔波试训,它不是那么亮眼的车子,却足够实用,而且绝对耐用。

    此时此刻,海军蓝的座驾却变成了白色。

    字面意义上的“白色”,整辆皮卡车堆积在了一大堆白色物体之下,看起来像是塑料还是泡沫之类的东西,塞满了整个驾驶舱,塞满了整个车顶,塞满了半个后车斗,甚至还满溢出来,散落在地面之上,到处都是。

    然后,旁边丢弃了三、四十个纸箱子,一片狼藉。看起来应该就是包装那些白色塑料或者泡沫的箱子了。

    陆恪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座驾,快步走了上去,伴随着距离的拉近,那些白色物体越来越像是纸片,不是泡沫,也不是塑料,而是雪白色的纸片,扁平而轻盈,一阵风吹来,甚至不少纸片都翻滚起来。

    但下一秒,陆恪的脚步就停顿了下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嘴角的笑容就上扬了起来。再次定睛看了看,确认了自己的猜想,不由张大了嘴巴,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不经意间,视线扫视一番,荒谬感越来越汹涌,笑容也根本停不下来,灿烂地绽放开来:

    这些不是纸片,而是*****。

    是的,他的皮卡车堆积在了满满当当的一堆/*****之中,看起来就像是有一个派对正在准备举行。虽然没有仔细数数,但陆恪可以确定,旁边的纸箱至少有三十个,那么这里到底是多少个套子呢?

    这是一个难题。

    走了上前,陆恪越想就越滑稽,哭笑不得地四周看了看。这显然是一个恶作剧,而且恶作剧的发动者也不难猜,“洛根-纽曼,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可以在这里站一个晚上。”站在自己的车门旁边,一个个物件就变得再清楚不过了,不由自主地,陆恪就哧哧地笑了起来。

    没有回应,也没有声响,整个停车场里空荡荡的,只有四辆陌生的车子停靠着,陆恪很确定,洛根的座驾不在其中——他的车子是一辆黑色SUV,每次都被陆恪和杰伊嘲讽为保姆车。

    陆恪却也不着急,依旧站在原地,“洛根,你应该知道,我的耐心永远都比你好。”说完之后,陆恪脑海里灵光一闪,再次扬声补充到,“马库斯-林奇,如果你现在出来的话,也许我会考虑支付一半的费用,为你们的恶作剧买单。”

    “他,是他!”洛根第一个就跑了出来,两个人居然躲在了停车场角落的垃圾桶后面,然后就看到马库斯也跳了起来,怪叫着,“嘿,多毛怪,这一点都不酷!这一点都不酷!你怎么可以出卖你的队友?啊?”

    洛根却根本不管,一路小跑着冲了过来,“哈哈,斑比,怎么样,是不是一个天才的杰作?这个想法真是棒呆了!”洛根站在了陆恪的身边,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恶作剧效果。

    马库斯骂骂咧咧地跑了过来,“兄弟,嘿,表现出一点兄弟情谊怎么样?”然后绕到了陆恪另一边,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陆恪的右手,洛根也见机行事地抓住了陆恪的左手,两个人扭着陆恪就走到了车门旁边,用力一推。

    陆恪完全措手不及,一个重心不稳就摔倒了下去,紧接着就看到洛根打开了车门——

    哗啦啦,哗啦啦,塞满了整个驾驶舱的套子就宣泄而下,犹如洪水一般,刹那间就将陆恪淹没,耳边还传来洛根欢快不已的大叫声,“兄弟,欢迎加入49人!”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