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玉容娇 > 第八十九章 大胆的想法
    夜幕初临,华灯初上。

    昊雄坐在飘香院二楼雅间,有意无意地向楼下看,对身旁站着的楚泽道:“这夺魁大赛有点意思。”

    “殿下,买个花魁就更有意思了。”楚泽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昊雄哼了一声,不置一词。楚泽自知说错了话,忙低着头退到一边。

    想当初昊雄花高价买下花名为牡丹的玉涵,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是昊雄无法向人倾诉的心病。

    飘香院雅间的设计很别致,窗户开到落地,并没有窗纱,只有五色缤纷的珠帘。

    几乎和二楼平齐的高台上走来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张开猩红的嘴唇笑道:“今晚,牡丹仙子将为各位献舞一曲。”

    “什么?又叫牡丹!”昊雄真是醉了。

    除了牡丹,香露就不会取别的名字了吗?

    那女人下台后,便有一位穿着镂金百蝶穿花云缎裙的年轻女子抱着琵琶上来了。容貌算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漂亮精致。女子抱着琵琶弹起小曲,一开口便是吴侬软语,别有一番风味。

    “牡丹仙子就个模样?”楚泽有些失望。

    “噗——”昊雄喷出一口茶水,恨铁不成刚地道:“这只是开胃小菜罢了,一点常识没有。牡丹仙子当然要作为压轴出场了。”

    这边语毕,下面的琵琶也终了。鼓掌之后,便有人纷纷出价了:“五十两”、“八十两”、“一百两”。

    台上的琵琶女子低垂着脸,肩膀有些瑟瑟发抖,楚泽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昊雄问道:“为何叹气。”

    “殿下,香露只会宠爱能给她赚大把银子的姑娘,这姑娘恐怕……”

    “五百两!”两人说话间,又有人出了高价。

    台下紫衣女子蓦然抬头望向那男子,一双含泪的眸子说不上是感谢还是惊吓。

    昊雄无暇理会这些,只等着最后出场的牡丹仙子。他倒要看看,这牡丹仙子什么样儿?有没有资格被称为仙子。

    而后又出现了几个瞧着还算顺眼的姑娘,昊雄都等得有些百无聊赖了,这位牡丹仙子才米分墨登场。

    这牡丹仙子跟其他人没什么不一样,只在白色长裙外罩了一层薄纱,显得欲拒还迎。唯一特别的是这位牡丹仙子没有束发,面上带着一个嘲讽的面具。

    随着古怪的音乐响起,女子伸展曼妙的手臂,踩着音乐跳起舞来。随后从高台左右两侧各涌现出一群女子,一群女子身穿白衣,长袖五彩斑斓宛若蝶翼,另一群女子身穿红衣,犹如花苞绽放,白衣女子与红衣女子交错,就像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而后高台上走来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在花间与戴着面具的白衣女子相遇。

    书生为女子揭开面具,果然是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两人一见钟情。

    台上不似以往的歌舞表演,反而像戏曲一般,在场的人都沉浸在故事中。

    女子和书生成亲,在一个小村子里过着平淡的生活。他为她描眉,她为他研磨,举案齐眉,如胶似漆。可是好景不长,女子被人村人诬陷为妖怪,将她绑在火架台之上。书生却懦弱地不敢上前保护自己的妻子,最后村人点燃了火焰。

    台下众人看得心惊,甚至有人想上台解救那个无依无靠的女子,下一秒,那女子已重新戴上面具,挣脱桎梏,化为蝴蝶翩然而飞。

    悲情的乐曲停止,女子淡漠的声音飘出:“世间盼有人免我苦,免我忧,免我无枝可依。可我知,世间为情皆是饮鸠止渴而已,不得信。”

    “这个牡丹仙子还真有点意思。”昊雄看向站在台中央,赤脚而立的婷婷女子道。

    楚泽还未来得及答话,场下便有人出价:“一千两。”

    “谁叫的一千两,这不是恶心我们牡丹仙子吗?本大爷出三千两。”一个身材臃肿的青衣男子道。

    “五千两!”

    “一万两!”

    “五千两!”昊雄开口道。

    台下一片嗮笑,有人叉腰对着昊雄道:“这位公子模样不错,脑袋却不灵光,人家早已喊了一万两,你这不是笑话吗?”

    昊雄看也不看那人,无谓道:“黄金。”

    五千两黄金,称为天价也不为过。台下顿时鸦雀无声,可是对面的雅间传来一个男音道:“一万两黄金。”

    昊雄不发一言,探出身去,想看看对面的雅间是谁,那边却传来一句:“承让了。”

    “谁说我要让给你了?”昊雄嗤笑道。

    昊雄打定主意,正准备再开口的时候,台下的牡丹仙子说道:“香露妈妈曾经说过,我可以自己选择跟谁走,不知可否算数?”

    “这……”香露一脸为难。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得答应“是”,牡丹仙子嫣然一笑,道:“那我谁也不选。”

    台下一片哗然,有人骂起来,似是为昊雄和出价高的男子抱不平。污言秽语一句比一句难听。

    又一个有意思的姑娘!昊雄暗自感叹。若是这牡丹仙子选了他们其中一位,反而没趣了。谁也不选,足见其与众不同。

    “别吵了,既然牡丹仙子不愿意,本公子也不强求。不过,说好的五千两黄金会如数赏给姑娘。”

    牡丹仙子抬眸向昊雄微微颔首,以示谢意。

    “哎呦,公子好气度呀。”香露拍手笑道。

    按照昊雄的意思,在人前她只能称他为“公子”,不得暴露他的真实身份。

    众人都已散去,只剩下昊轩和楚泽在雅间听曲作乐,抚琴的是新晋的牡丹仙子——婉秋。

    曲毕,昊雄带着楚泽径自离开,甚至都没看婉秋一眼。

    “殿下,你就这么走了?”楚泽不解,这不像他主子一贯的行事作风呀!

    “不走还能干什么?”昊轩假装不懂他的意思。

    楚泽被他怼回去,一时语塞,脸上也讪讪的。

    “哈哈,你这奴才真没脑子。这一次,我不想要她的人,我要的是她的心。”昊雄不屑笑道。

    楚泽听得似懂非懂,云里雾里,却不好再细问。

    从看到牡丹仙子婉秋的那一刻,昊雄就觉得她和玉涵颇为神似。仅一瞬,一个大胆而刺激的想法在他头脑中闪现。

    若是好好利用这个女人,也许她可以助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明日给香露送五千两黄金,我要为婉秋赎身。”昊雄抛下这句话便上马,剩下楚泽怔怔的在原地发呆。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