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武侠修真 > 召唤群豪 > 第二百零八章 【谁敢杀我?】
    大漠深处。

    战阵。

    深入大漠的镇北武威军五万人对攻边人最后的主力隶属于边人王庭的大君亲军三万人。

    虽然在人数方面占优,但因为镇北武威军是久战而来,边人大君亲军以逸待劳,双方交战,局势并没有呈现一面到。

    相反,战况已经进入完全的焦灼状态。

    大陈镇北武威军中军阵中,大元帅王不负骑在马上注视着整个战局,太子殿下陈睚眦就在他的身侧,亲卫军众将士都是沉默不语。

    战斗是在天还没亮就打响的,本来镇北武威军携一路大胜之势而来,打算一鼓作气拿下边人王庭,结果却是遇到强力的阻击。

    “我本以为他们的吸血妖军散了以后,必然已经是士气跌到谷底,不攻自破了,没想到居然还会反抗的如此强烈。”陈睚眦看着作战悍勇,绝对没有半分退缩之意的边人士兵,忍不住诧异道。

    本来镇北武威军的推进一直不太顺利,因为边人军中有一支特殊的部队,就是陈睚眦所说的吸血妖军,这种妖军以极度嗜血的吸血怪物组成,战力极强,不仅刀剑难伤,哪怕受了伤也能通过吸血快速恢复,要杀死更是难上加难,所以这支部队哪怕只有不到八千之数,却是成了镇北武威军的心腹大患。

    作战不力,再加上那个有关于大漠深处的神复苏的谣言传播,一时间镇北武威军军中,大部分的士兵都有了退意,局势极度恶劣。

    但就在数天前,转机突然出现,那支令镇北武威军极其头疼的吸血妖军忽然炸营,没头没脑地就开始反攻自己人。

    一开始镇北武威军这边还以为是对方用计,等到对方真的军营大乱,那些吸血妖兵四散而去,镇北武威军这边才确认,是对方是真的乱了,于是趁势强攻,一举拿下了边人的前线部分。

    战事大利,王不负就趁机给所有军将灌输边人利用妖邪作祟,有伤天和,已经遭了天谴,现在正是天兵收服边地,还人间一个清白的好机会的思想。

    之后果然效果大好,军心大振,一路势如破竹打到了边人王庭,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其实想也正常,此地已是边人王庭,边人虽然素来组织散漫,难有长久之王朝,但王庭重地,是整个边地所有部落的精神所系之处,边人拼命也是正常,再磨一磨吧。”王不负毕竟久经战阵,不似陈睚眦这等年轻人沉不住气,只是笑着安抚他道。

    “……”陈睚眦倒不是真的就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只是边人王庭将近,若是这一战功成,那么他太子地位将稳固到极致,任朝中那些大臣再狺狺狂吠,也不可能再动摇他半分。

    毕竟外战之功,历来是功勋中最高,更何况,是这等直破敌国王庭的大胜,那简直是功比太祖,可彪炳史册的存在。

    纵是陈睚眦平时也算心机深沉,这个时候想沉住气也沉不住了。

    “舅父大人,他们还没有消息吗?”陈睚眦想了想,换了个话题。

    “没有。”王不负点了点头。

    陈睚眦所说的他们,便是古月安一行,数天之前,发生了那场吸血妖军炸营事件以后,他们就猜测是跟古月安他们有关。

    然后,第一时间,王不负就派出了人去查探,只是至今没有消息。

    “若是他们不声不响地回来,倒是个麻烦。”陈睚眦听到这个答复,脸色有些阴沉。

    这话若是给其他知情人听到,定然会无比惊讶,为什么明明是拯救了镇北武威军的大救星,却被陈睚眦说成了麻烦。

    但王不负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沉默了一下说道:“安心吧,怎么说这场仗也是我们打的,抢不了你的。”

    就在这时,原本就焦灼的战场上,忽然左路的军阵一下子垮了下来,那一片的步兵阵型都有被冲散的危险。

    “那里是谁在指挥?”陈睚眦看到这一幕,一下子怒了,本来他心里就因为久攻不下心焦不已,现在没有好消息,反而是来了这样的坏消息,他当然是烦躁到了极点。

    要知道这可是关系到他到底能不能坐上那个宝座的一战,若是输了……

    他不敢想象朝中大臣会如何批驳他。

    “殿下……那里是豪杰营的人在当先锋,似乎是……豪杰营的人被冲散了,在往我们自己这边冲……”很快就有人去了解了情况,回来汇报了。

    “混账,一群废物,当炮灰都当不好,要他们何用?去,告诉督战队,退者格杀勿论。”陈睚眦的眼眸里全是杀意,这些江湖人组成的豪杰营,本来是他的手笔,他想着以名利为饵,招一批炮灰来送死,也好减轻镇北军的负担。

    起初这些人的确很有些用,毕竟都是武功高手,战场杀敌也很有一套,但一遇大场面,这些立刻原形毕露,毫无配合不说,还都是贪生怕死之辈,若不是陈睚眦后来专门调了一队全部由军中高手组成的特殊督战队全程押着他们,不知道给他们坏事多少次了。

    可是今天,似乎连督战队都没用了,那些武林人士冒着死的风险,还在往后缩。

    这导致了左路的军阵被持续撕裂,没给边人打垮,却是被自己人拉开了一个口子,那些边人不要命一样冲进来,再这样下去,左边就要跨了。

    “到底什么情况?”陈睚眦的手已经在跳动了,他恨不得自己亲自下场。

    “殿……殿下,是边人第一勇士图鲁班,那边……挡不住了。”那来报的军将话音才落。

    左路那边一声巨响,却是一枚足有马车大小的带刺铁球一下子砸到了军阵里,原本还算完好的阵型被瞬间破开,十数个士兵反应都没有反应就变成了肉泥。

    随后那铁球一个收缩,居然是在一根粗大至极的铁链的带动下旋转了起来,根本没有人可以靠近那颗铁球,敢靠近的人都是瞬间被卷入绞肉机一样的铁球风暴里变成了肉泥。

    而正在挥舞这颗铁球的,正是那边人第一勇士图鲁班,此人乃是一个身高十丈有余,全身肥壮和他手中铁球不相上下的巨型壮汉,他铁球飞舞,挡者披靡,简直就是杀戮机器,无怪乎那些豪杰营的武林人士连督战队都不怕就是要逃。

    随着那铁球飞舞,那图鲁班还在兴奋地大吼大叫着什么。

    陈睚眦久居边地,自然也通一些边语,也明白他在说些什么,脸色一下子更加难看起来。

    因为此人正在张狂用边语大叫:“谁敢杀我!谁敢杀我!”

    大多数的士兵也是通些边语的,当然也明白他在说什么,一时间,士气大跌,整个左路已经有些溃不成军。

    陈睚眦已经按剑在侧,就要亲自动手。

    四周围的将军自然要阻挡,只是还没有等他们开口说话。

    忽然耳边听得一声哪怕是在嘈杂至极的万军从中也清晰可闻的刀声划过。

    下一刻,那正在张狂大叫的边人第一勇士图鲁班的头颅突然便冲天而起。

    人们再看,只有一道月光般的神光一闪而逝,简直犹如神罚一般。

    是谁?

    是谁有这等神仙手段?

    人们心中还在猜测,耳边已有声音响起,只听得一个清朗至极的男声长声啸道:“我敢杀你!”

    这句话是用中原话说的,人们目光追去,只见到一个黑衣劲装青年,一刀如月光般斩来,瞬间,便是一片边人士兵如同月光般羽化而去。

    只是一眼,人们已然认出此人是谁,军心一瞬间爆振,所有人都在高呼一个名字。

    “古!月!安!”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