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绝世凶兵 > 第45章 叶家
    “啊……哈……嘿……”

    在晨阳升起的时候,草地上传出少女清脆且蕴含朝气的呼喊声。

    公园内,在一大群进行晨锻的老人中间,有一个六七岁模样俊秀的少女,正在中规中矩地练习着一套名为咏春拳的华夏武术。

    当然,如果是在行家眼中,少女打的拳,就是一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强身健体到是还可以。

    王天此时躺在草坡的上方,无聊地看着少女练武,无聊的呼吸着清晨的空气。

    回到华夏已经有两个月了。

    而他现在的身份,是那正在打拳少女的……

    表哥!

    每当王天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他的眼中都会露出幽怨的光芒。

    他搞不懂陈跃玲那个女军火商,为什么要把他丢到一个小女孩的身边。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让他了解到很多事情。

    比方说,不远处正在练拳,名叫叶非嫣的少女。

    她家是开武馆的,她的父亲是一名武师,她的母亲是一名教师。

    少女的身份很普通,少女父母的身份也很普通。

    像这样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家,却有着一个军火商亲属。

    陈跃玲因为军火生意的关系,得罪了很多人,有很多人想要她的命。

    当然,身为一个很厉害,又能把军火生意做的风生水起的军火商,陈跃玲可以很好的保护好自己,但是,她劝说不了她的亲属和她一起住到安全的地方,让她去保护。

    华夏不是陈跃玲生意的所在地,所以,这里不是她的地盘,也不是她的主场。

    在华夏,她的权利与力量微乎其微。

    为了不想自己的亲属因为自己而牵扯到不必要的危险中,她只能找人来保护她的亲属。

    有人说钱不是万能的。

    可是,对于佣兵来说,只要给钱,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一个月一百万美元雇佣一个佣兵,去保护一家普通人,这对于一些佣兵团来说,简直就是惊喜。

    要知道一百万美元可是很多钱。

    这些钱可以把一支小型佣兵团从脑袋武装到屁股,还富富有余。

    更何况一百万美元还只是一个月的雇佣费用,这样的好事,有那一个佣兵团不愿意去干?

    所以王天就变成了斯嘉丽的赚钱工具,出现在了这里。

    临行前,斯嘉丽告诉王天,在华夏保护叶家人一年。

    如果他能完成任务,那么……

    他将获得自由!

    “自由吗?”

    躺在草坪上的王天嘴角露出苦笑。

    自由的代价却是他如今从原本一年前的大学生,变成了高三转校生,每天不但要陪着一个疯丫头瞎转,还要天天无聊的过着普通少年才需要过的普通日子。

    而现在,无聊的王天想家了。

    他想的不是现在的叶家,而是远在他方,生活着他的父母与老家伙的家。

    因为,今天是大年初一!

    叶家的武馆叫叶氏武馆。

    当然,这个叶不是叶问的叶,叶家的咏春拳也跟叶问没有半毛钱关系。

    从王天被陈跃玲带到叶家,只解释了一句王天是她失散多年同父异母的弟弟之后,王天就很轻松的触入了叶家这个小家庭,成为了叶爸叶妈的外甥,成为了叶非嫣的表哥。

    王天第一次发现人性本善这话还是存在道理的。

    叶爸叶妈带他很亲,就连叶非嫣这小丫头也整天拉着他疯玩,一点都不见外。

    就说现在,叶非嫣这疯丫头‘晨练’完,就拉着王天跑回叶家的武馆。

    刚过完年,学武的人不多,除了叶非嫣每天霸住武馆小擂台,就剩下两三个被家人送来学武小屁孩整天围着她转来转去。

    难得清闲的叶爸,独自一个人坐在武馆大厅一旁,像模像样的拿本书,不像武师反而好似学者,每次都会被自己的女儿叶非嫣斥责为装像。

    而每一次,叶爸都会恼羞成怒,拿着小棍子追着疯丫头满武馆乱跑。

     从和王天混熟了之后,闲来时,王天偶尔会被叶非嫣叫上擂台去当练功的靶子。

    对王天来说,看着疯丫头那破绽百出的拳法,不是搞笑,而是痛苦。

    因为当他成为疯丫头练手的对象时,不但需要装作什么都不会,不能还手,不能弄伤疯丫头,还要避免自己挨揍。

    这不是痛苦是什么!

    过年时叶家的客人不是很多,每当有客人过来拜年王天都会帮着端茶倒水。

    这时客人会开玩笑问叶爸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儿子,开朗的叶爸往往会回答,没错,就是我儿子,疯丫头只是养在这里的童养媳,然后叶非嫣便会郁闷半天,在把王天叫道擂台上‘切磋’一番。

    擂台上,此时王天正拿着两只垫子当叶非嫣的沙包。

    如果换成别人,痛苦的王天真想一脚轮过去,可眼前的疯丫头却不是别人。

    人都是有感情的,一个月时间足以让许多人变得互相熟悉,变得相互了解。

    叶家人喜欢王天,王天同样也喜欢叶家人。

    在他的眼中,现在的疯丫头已经和她妹妹差不多,而叶爸叶妈同样真心对他好,视如己出,让王天时隔一年多,从新找到了家的温暖。

    面对疯丫头的胡闹,王天虽然痛苦,却也快乐着。

    “小天哥,你为啥这么笨,还这么胆小呢!”

    感觉揍人变得有些无聊,叶非嫣气嘟嘟的撅起小嘴,白了一脸苦笑的王天一眼,“都学了一个月的咏春了,你怎么还学不会,真笨,连还手都不敢。”

    王天哭笑不得,心中暗道:“还手?我怕我一还手你人都剩不下多少了。”

    可表面上,王天不得不嘿嘿傻笑了几声,讨好的说道:“当然是非嫣的功法厉害哇,我根本找不到出手的机会。”

    这个马屁拍的疯丫头眉飞色舞,娇哼一声,得意道:“算小天哥会说话,等会给你做好吃哒!”

    听到好吃的,王天就有些想要流口水。

    不得不过,疯丫头喜欢胡闹这一点不假,可是在做菜方面的天赋却非常惊人,深的叶妈真传。

    “那就谢谢非嫣了。”王天继续傻笑。

    “德性。”

    嗔了王天一眼,叶非嫣娇笑起来,拉住王天的手走下擂台,准备给王天做好吃的。

    可就在这时,武馆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个娇俏的身影,在王天与叶非嫣的注视下,迈步而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