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文明玉简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背叛
    
这是一只尚未长大的钢蜥,体型与朱西瑞以前收复的那只相比相差的不是一点点,而是只有十分之一都不到,对于这样的巨兽,他徒手就能轻易地收复了它。

    “傅董斌你退下吧,这么个小家伙还伤害不了我的!”朱西瑞将傅董斌拉到身后,往前一步,仅仅是双眼怒目瞪视了那只钢蜥宝宝一眼,它尽然一个急刹车停止了前进。

    哇,什么情况,这只平日间在泥沼森林里称王称霸的巨兽竟然被西瑞上人一个眼神就吓的不敢再前行一步,看它的样子还显出一副十分害怕的神情。

    傅董斌看看朱西瑞,又看看巨兽,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你给我过来,将我们驼出泥沼森林,我给你一个好的归宿!”朱西瑞声音回荡地说道。

    原本也没有打算对方听懂,只待对方拒绝或逃跑或攻击时再将它制服,却不想那畜牲见到朱西瑞的手势和说话的语调,竟然是明白了个七八分他的意图,低着头害怕地缓步向朱西瑞靠了过来,待的快要靠近他时,又缓慢转过了身来,接着就趴在那里不动了。

    朱西瑞拉着傅董斌一个纵跃就落到了钢蜥的背部,对着巨兽手指前方说道:“走!”

    这巨兽也是乖巧,回头萌呆呆的看了朱西瑞他们一眼,歪着脑袋想了想就开始快速前进起来。

    “西瑞上人,你会驯兽?”

    “不会啊,只是这种巨兽比较灵智,能体察人意吧!”

    “它确实很聪明,想必随着它体型的长大,这片泥沼森林里都已经供养不起这么个庞然大物了,三年来猎户们在这片泥沼森林里就没见过除这只巨兽以外的动物了,想必它现在都饿急了吧?我看它现在的体型比起我第一次看见它时都小了整整一圈。”

    “哦!如此看来出了泥沼森林,我的先喂饱它一下了。”

    小钢蜥似乎是听懂了一样,回头呲牙咧嘴发出嘶嘶声响后,尽是又提速了一节,七八公里宽的泥沼森林,它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走了出来。

    到达泥沼森林之外它便停了下来,用它呆萌的眼睛看着朱西瑞。

    朱西瑞拉过傅董斌一个跳跃回到地面,他当然明白这是要他给吃的呢,当即也不迟疑,从空间里传出十来只肥胖胖千多斤的家畜来,这些家畜都是金菜刀在空间里野外饲养的,且被红秀魔树改良过,繁殖率超高,生长也极快,基本可以说是要多少就有多少,正是发愁数量太多有些失控呢!

    小钢蜥一见食物出现,当下也…不客气,冲上去就是一口一只的大快朵颐起来,吃完十只那可是万余近的肉食,它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朱西瑞的身边四腿下趴,那意思十分的明显,它是要朱西瑞继续跳到它的背上。

    朱西瑞拉过傅董斌一个轻松跳跃便再次站在了小钢蜥的背上,傅董斌用手指了指逆昭城的方向,以为小钢蜥会乖乖的向前走去,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高傲的对傅董斌一翻白眼,搭也没有搭理,继续呆萌地看着朱西瑞。

    朱西瑞笑了笑,用手也朝逆昭城方向指了指,小钢蜥这才开始加速前行,看的傅董斌那是一脸的懵逼。

    果然是西瑞上人,连这么个畜牲都知道要服从与他,大概又跑出去十几公里,来到了逆昭城西南角外。

    “西瑞上人,我们到了!那个密道只够我们进去的,这个大家伙可进不去。”

    朱西瑞提着傅董斌的胳膊往下一跳,落回到地面,手向小钢蜥一挥就将它传进了女神空间。

    “好,你前面带路!”

    这个西瑞上人难道真的是神仙吗?傅董斌一头的惊叹号跳跃不止,再看向朱西瑞时哪里还敢有半分的不敬,时时的打心里底升腾着虔诚跪伏的冲动。

    此时他走在前面来到城墙跟下,那里有一段城墙上长满了爬藤类植物,只见傅董斌弯腰低头用手如挑门帘一样掀开一片藤蔓,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朱西瑞取出矿石夜明珠,猫腰就往里走,这个洞果然是岔道万千,如果不认识路,进去那是一定会困死其中,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七拐八弯,八拐七弯,就在朱西瑞都以为傅董斌也迷了路时,终于在前方出现了一个洞门。

    傅董斌忙上前在洞门边又是指纹又是视网膜的一番检测,门悄然无息地打开,二人继续走进一条灯光通明的甬道,走出去又有个十几分钟,傅董斌说道:“西瑞上人,前面那道门就是通往我家卧室内的密室门!”

    朱西瑞点了点头,并没显出什么高兴的表情,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前方传来的很污秽的娇呼声,那声音现在还很微弱,傅董斌应该是还没有听到。

    “傅董斌,你家除了你女朋友,可还有别的女人?”

    “放心,我家里只有我女朋友一个人!”

    “那你女友可有闺蜜常来你家里?”

    “没有,我和女友都没有其他的朋友和亲人,西瑞上人为什么这样问?”

    “没事,我们走吧?”

    经过刚才的一番对话,傅董斌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已经发生,脚下步伐加快,离甬道门就已经越来越近,渐渐的傅董斌的脸上便变得铁青了起来。

    他快速发狂地冲到甬道尽头的门边,经过漫长的一分钟验证,门禁打开,里面的情景一下就激怒了年轻的傅董斌,他发狂地冲了上去,一拳砸向一个那个熟悉男人的后背,将他砸飞下了床去。

    “贱人!”他一边说一边下床继续奔向那个地上的男人。

    “董斌哥!我错了!”那个女人快速穿好睡衣上前就抱住了傅董斌,地上的男人爬起来照着傅董斌的肚子就是一脚,而此时傅董斌却是因为被他的阿卡娜紧紧抱着,硬生生就吃了对方的一脚,当即就痛的他滚翻在地。

    “呸!你个废物也敢打老子,如今你还是个逃兵,老子就是杀了你还能领取一笔赏金,这是你自找的,说罢那个男人就跑到床边摸出一把军刀,一步步向着傅董斌逼近。

    就在他举刀刺向傅董斌胸口时,突然一道人影闪入,“嗵”的一声响起,那个男人便飞了出去,砸在墙上,而后软塌塌滑落到地面,墙上留下一滩污秽至极的痕迹。

    来人正是朱西瑞,他对淫人妻女,红杏出墙之辈那是深恶痛绝的,出手当然狠辣至极。

    (未完待续……)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