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吗?果然,晨光破晓之前,一道人影在黑暗中闪掠而出,脚尖轻点一处树枝,身体飘逸的立在了树枝之上,愤怒的目光,直射楼阁。显然,有的人,还是找上门来了.....

    屋子内已经等了半夜的周博无奈的叹了口气,推开房间的窗户,身影笔直的从房间中电射而出.....

    看着站在树枝上的秦岚,周博无奈的笑了:“我等了你大半夜!”

    “哼!”回答他的,只是对方的一声冷哼。看着那面色平淡的周博,秦岚的心中更加多了一死怒气:“这个家伙,做了那样的事情,竟然还那么平淡,没有一点歉然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越看周博这个样子,秦岚的心中就越是愤怒,终于秦岚怒哼一声:“跟我来!”

    说完,也不理会周博是否答应,身子在树枝上一个折转,飘然远去。周博摇了摇头,身子一轻,也是紧随着秦岚,遥遥跟着。这时候尚是清晨,准确的说还算是夜晚。天山剑派所在方位严格上来说,偏向于北方。因此,昼短夜长,所以在中土已经是天亮的时间,在天山一带,夜色还正是浓郁。

    两人一前一后,轻盈而又快速的穿行在天山剑派之中,不一会就到了群山起伏的山峰之间,似乎已经脱离的天山剑派弟子日常生活的活动区域,而是到了一处较为荒凉的地带。

    “呼!”秦岚看着周围的环境,满意的点了点头,身子轻飘飘的立于一块山岩之上。“噌”的一声,拔出了手中的银翡玉翠。剑刃一出,立刻在夜晚亮起了一道白色的剑光,剑光中,又夹杂了一丝青色,当真是应对了秦岚手中的剑名,银翡玉翠。

    “邪贼,咱们今晚的账怎么算?”看到飘摇而至的周博,秦岚柳眉倒竖,美目中怒火熊熊。从小到大,她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竟然被周博看了身子。想到几个时辰前周博那贼贼的,色色的目光。秦岚心中就是怒火中烧,忍不住的想把周博剁个十段八段。原以为,碰上大师兄,就可以让这个死邪贼乖乖的束手就擒。甚至,在秦岚的心中,早就想好了要怎么收拾这个该死的邪贼。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让秦岚无奈又无力,大师兄竟然对这个邪贼赞誉有加,还邀请来到派内做客。“哼,什么名门正派,难道晨曦门就出产这种偷窥女性洗澡的邪贼吗?”秦岚不忿的想着,手中的银翡玉翠遥遥相指。

    “这个,秦岚姑娘,今晚的事情,纯属于是个误会。我呢,本来是为我那三位朋友望风的。后来,你洗澡的时候弄出的声响有点大了,我才去查看的。你也知道,天山温群的白雾较大,根本就看不清什么东西。这才有了现在的误会,我愿意向秦岚姑娘你道歉!”周博说完,低了一下头,表现的很有诚意。按照他的想法,秦岚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名门正派的弟子,不会那么不讲道理,再说两人之间的事情,也的的确确算是一个误会。说清楚了,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或许,周博的这个想法换到任何一个男人的身上,都会这么想。可惜,有些人往往会忽略对方的感受,而周博,似乎恰恰就是其中之一。他明显的犯了两个可以说是致命的错误,一是忽略了一个性情高傲的女子,对于被一个陌生男人看到自己的玉体上的那种恼羞。第二,他似乎没有感觉到了因为对方心中对于他的那种厌恶,导致了他说的话,在对方那里不但没有达到道歉的效果,而且还听起来有点淡淡的得意。听听周博之前的说辞,如果换做一个心平气和的人来听,或许能感觉到其中的真挚道歉。不过,如果换做一个马虎一点,或者说秦岚这种怒火正在燃烧的人来听,显然就有另外一种味道了。周博的话,此刻听在秦岚的耳中,非但没有诚意,还有一种赤裸裸的挑衅得意。不禁怒吼一声:“你去死!”

    身子一跃,手中的银翡玉翠晃动之间,绚丽的剑光缤纷而起。夜色中,白色的剑光破开黑幕,一剑直斩周博的肩膀。

    “哼”周博没有想到秦岚说动手就动手,当下心中也有了一些火气。在他看来,自己也道歉了,也不是故意的,可是秦岚还是这种不依不饶。“这个丫头,也太蛮不讲理了!”周博心中一动:“给她一些教训也好!”

    想到这里,周博的身子朝后稍一错步,闪避开了秦岚的那当头一剑。秦岚一剑斩空,心中更怒,出手更狠,一剑借着一剑,连绵不断。天山剑诀在她的手中,那种刚猛或许因为是女子的原因,稍稍的柔和起来,不过剑诀上的刚劲,又恰好弥补了女子先天上力量的不足。二者互补互乘,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完美吧。

    周博一边躲闪着秦岚的出手,一边留意着秦岚手中的天山剑诀的剑式。看了好半天,心中也是赞叹起来:“都说天下剑技之中,天山剑派当名列前茅,果然有它自身的特色。”先后交手两名天山弟子,周博却是从中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卫罹出剑,大开大合,刚猛迅速。一剑一招之间,男子的阳刚迅猛,在招式间展现的十分完美。而秦岚的出剑,却变换了一种风格。剑式上,剑剑沉稳,多了一丝刚毅。而剑意上,却融合了女子天性的轻盈灵动。天山剑诀在秦岚的手中施展出来,刚柔并济,倒是和莫野的那一套得意剑法“六九流光剑”有异曲同工之妙。

    “你个混蛋,为什么还不出手?”看到周博一味的闪躲,秦岚的心中也多了几分焦躁。虽然大师兄也说了,这周博的实力在三境左右。放在正道年青一代弟子中,也算是不弱了。不过,想到自己也同样是三境的修为,而且日常战斗中,也能和大师兄交手百招不落下风。因此,心中也有了一些自信,自己用剑对阵周博的空手,应该是占据了主动地地位。

    可是,每当她自己的攻击击出时,一剑一招之间,却都是会被周博面不改色的在最为惊险的一刻闪避而去,一切对方都显得游刃有余。哪里有对阵大师兄的时候,那种以命博命,使出全力的样子?在派中,自己是万人宠爱的小师妹,在师长眼中,自己是天资奇佳的得意弟子。所以,也养成了秦岚心中本能的高傲。在门派中,自己或许不会对哪位师兄弟耍些脾气,可是却也隐隐的拒人千里之外。在她的眼中,除了大师兄之外,任何人都不太具备资格跟自己说话。因为很多人的修为水平,还远远不及自己。

    然而,现在的秦岚的高傲第一次遇到了挑战。原本最值得骄傲的天赋,在周博那里第一次遇到了挫折。想到周博和卫罹之间的战斗,再看看周博和自己之间的战斗,这分明就是两个概念。一个不用武器,一味闪躲不知道进攻的对手,才是对她的最大蔑视。

    当周博再一次闪避开来的时候,秦岚愤怒的向前横跨一步,一剑懒腰斩出,再次将周博逼退的错步闪躲。看到周博的闪躲,秦岚本能的要施展下一招剑诀中的剑法的时候,突然停住了。眼中,一副景象猛然闪现,下一刻,秦岚竟然鬼使神差般的同样错步,旋腰,手腕间的力量变得柔和灵动起来。带动着自己的银翡玉翠,配合着身子的旋转化作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带动着周围的气流,一剑旋斩而出!

    “咦?”正在闪躲的周博发出一声惊奇之声,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光彩。这一剑,对于周博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六九流光剑中前六剑最出名的“回风带雪”,最是纤柔灵动,也是六九流光剑中,最难练的一招。因为要衔接下一招的剑影飘渺,因此对于腰身的力量和柔和最是考验。如果没有极大的天资或者艰苦的练习,是绝对难以练成的。周博没想到,秦岚竟然可以施展出这么一招。虽然看上去剑式生涩,而且由于只会这一招那面有些破绽太多。不过,很显然是秦岚第一次施展。仅仅是这一次,就已经足够周博吃惊了。

    周博知道,秦岚能施展这一招“回风带雪”一定是看到自己和卫罹交手的时候,暗中学会的。“仅仅看了一次,就能施展出来,这秦岚的天赋也太恐怖了吧?”周博暗暗赞叹,同样也不得不承认,施展这一招的秦岚,那种六九流光剑中的纤美柔和感,被她挥发的淋漓尽致。唯一可惜的是,今晚无雪。否则,一身白衣的秦岚,施展出这一招最柔和纤美的“回风带雪”剑光旋转之间,白雪纷飞而起,那是何等的美轮美奂。周博不禁暗自摇头,自己施展这一剑的时候,天空恰好有雪。可是,换做比自己漂亮一百倍的秦岚施展的时候,却偏偏无雪,这未免不是一个遗憾。

    当然,想归想,周博的动作却是毫不迟疑。既然秦岚施展了这一招在周博看来满是破绽的回风带雪,周博也不再闪避。身子一动,直接从那剑光中穿行而过。身子诡异的闪动,恰好躲开了剑光的攻击,反跨一步,来到秦岚的身后。右手一握,左手前穿一揽。秦岚只感觉身后一阵大力传来,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而去。后背一稳,已经贴上了一处安静而又踏实的地方,而握剑的右手,却被周博牢牢的抓在手中,腰身,也是一紧,竟然被周博懒腰搂住。

    “邪贼!”秦岚下意识的就要挣扎,却没想到整个身子一紧,耳垂处一阵暖气吹得耳垂又酥又麻,好不舒服。而周博的声音,就在秦岚的耳边响起:“记清楚了,就这一次。“回风带雪,剑影飘渺,双剑衔接,互补互联!”

    这一刻,秦岚的心中猛然的震撼了。她不敢相信,身后的这个邪贼,竟然要教自己这套剑法....

    “转腰,出剑,侧步,回手!”这一刻,秦岚仿佛忘记了自己是在那个之前一直很讨厌的“邪贼”的怀中,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那自己喜爱非常的两式剑法之中。回风带雪,剑影飘渺。柔软的腰身,在周博的带动下,缓缓而动,带动着身子,配合着手中的银翡玉翠,缓缓旋转出一道优美的弧形。剑光闪亮,身子优雅的转过一道弧线,近乎搂住秦岚的周博脚步猛然一挫,右手一转,环绕着秦岚的纤腕,再次一抬。上斩,下压,左动,右滑,一瞬间的功夫,秦岚只感觉到眼前的白色剑光一分为四,化成了四道剑影。她知道,这是周博用极快的手法制造出的视觉误差,也正是那回风带雪的下一式衔接剑影飘渺的精髓所在。

    一剑又一剑,一遍又一遍。两人在这一刻,似乎都忘记了彼此的敌对。一个全心全意的教,一个全心全意的学。不知不觉,天色已亮,而两个人却是还没有分开身子。好像,两个人都已经习惯了彼此依偎的感觉。秦岚,更是感觉到了那种怀抱的安全感,竟然有一些想让时间过的再慢一些。

    “好了!”周博开口说道:“整体上就是这个样子,其余的就看你自己的练习了!”感受着手中的滑腻,和那腰身的柔软,周博的眼前呼的闪现出了昨晚秦岚那出浴的景象,看着后者那一片粉红的晶莹耳垂和玉颈,鼻间嗅着那淡淡的幽香,一时之间,竟然痴了!

    “啊!”回过头的秦岚看到周博那痴痴的目光,秦岚的心中竟然闪过一丝惊慌,忍不住的就使出了女子最常用的尖叫。不过,好在声音并不大,而且还让周博也浑身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对不起!”周博这时仿佛才感觉到两人之间姿势的暧昧和不雅,慌不迭的松开了秦岚,后退两步,有些歉然的看着对方。

    秦岚脸颊红得犹如要滴出血来一般,一对水吟吟的眸子,羞怒的看了一眼周博,也不说话,只是哼了一声,转过身去。同时,也把手中的银翡玉翠收入了鞘中,看样子,是不会再动手了。

    “昨晚的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包括跟着你来的那三名女子,知道不知道。如果要是我知道你告诉了别人,就算是打上你们晨曦门,我也要跟你没完!”

    “啊?哦,一定一定!”周博起先没有回过神来,当听完秦岚的话,先是惊讶了一声,随即看到后者那羞怒的模样,才连连应声。同时,讪讪的道:“那个...咱们两个事情就这样完结了?哦,不是,我的意思是.咱们...也不对!”辩解了一下,周博却是直接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他突然发现自己现在竟然不会说话了,难道是真的见到美女自己的镇定就算是烟消云散了?周博暗暗的想到,同时有些垂头丧气起来,对于自己见到美女的抵抗力,周博本能的抱了一丝悲观。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