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世宏图 > 第十章 宏图 (四)
    第十章宏图(四)

    

    “是!”众将兴奋地答应了一声,各领本部兵马,直奔胙城而去。整个战斗过程,都顺利得出乎预料。没阵亡一兵一卒,就将整座城池,控制在了神武禁卫军的掌握之下。

    不费一箭一矢就拿下胙城,当然令众将兴奋莫名。兵卒们的士气,仿佛也瞬间提高了数倍。然而,枢密使王峻心里,却如同一拳砸在了棉花包上,空荡荡地好生难受。进了城中之后,对四周围邀功请赏的面孔视而不见,稍作迟疑,就又向斥候们下达了继续搜索敌军踪迹的命令。

    “不用搜,肯定是去了滑州!”王健仗着跟王峻的关系近,不待斥候离开,就信心十足地做出判断,“灵河镇的城墙不到胙州的一半儿高,还没护城河环绕。那竖子连胙城都不敢守,怎么可能有胆子在灵河负隅顽抗?”

    “那可不一定,灵河镇往北就是灵河渡。见势不妙,那竖子还可以登船,直接跑回河北!”樊爱能先前奉命阻截伏兵,结果连一个伏兵的影子都没看到,心里对柴荣好生不屑。听王峻说得痛快,忍不住也跟着大声嚷嚷。

    “那岂不是把皇上的人都丢尽了?”

    “不丢人,就丢命,是你,你选哪样?”

    “哈哈……”

    “哈哈哈哈……”

    众将领一边嚷嚷,一边笑着摇头。仿佛刚才抢下的不是座空城,而是重兵把守的雄都一般。

    听到众人忘乎所以地胡吹大气,王峻心中愈发失落。然而,他却理智地没有出言去喝止。原因很简单,连日来,众人心里所承受的压力太大了,急需一个出口去发泄。如果胡吹几句牛皮的机会都不给他们的话,说不定有人就会彻底垮掉,根本没勇气再去面对“叛军”,更承受不了柴荣的全力一击!

    以三千破一万,两日之内连克四城。黄河沿岸不战而降,京畿路数州闻风易帜。柴荣的这份战绩,实在太辉煌了,辉煌得令人需要仰视。辉煌得足以令人忘记,禁军与“叛军”之间,此刻还有超出十五倍的兵力落差。

    “报,枢密使,各位将军。”正当王峻听得烦不胜烦的时候,一名负责搜索全城的王姓小将,气喘吁吁地冲到帅旗下,双手捧起一份告示,“末将在城内发现,发现废太子的布告。”

    “一共发现了几份,上面说了什么?!”王峻神色微变,顿时懒得再理睬樊爱能等人的胡言乱语,上前数步,一边接过告示,一边大声追问。

    “很多,末将已经派人分头去撕!”王姓小将想了想,犹豫着补充,“上面说,废太子在上面说,他知道枢密远道而来,特地腾空了胙城,给枢密使歇脚。如果枢密使想找他,尽管挥军继续向北去灵河镇那边。切莫恼羞成……,切莫拿,切莫伤害附近的平民百姓!”

    “老夫用得到他!”王峻的脸色,再度变得铁青。展开告示,迅速浏览。“竖子,就会收买人心!”

    告示写得很长,但用的却都是通俗易懂的大白话。任何识字的人,都能轻而易举地读懂上面所陈述的内容。柴荣想表达的主要意思,也的确如小将先前汇报,建议王峻将他与自己之间的争斗,保持在军队和朝堂,而不要波及普通百姓。否则,无论任何一方获胜,国家都会元气大伤,很难再挡得住契丹人的铁蹄。

    “小兔崽子想得倒美,用一纸文告骗咱们去灵河镇,他好直接逃向滑州!枢密,请准许末将这就把他的头颅给您砍下来!”还没等王峻决定是否相信柴荣的话,神武禁卫左军副都指挥使王健已经又扯开嗓子,大声请缨。

    “虚虚实实,这竖子,胆子只有兔子般大小。鬼花样却挺多!”

    “刚才谁说他会去灵河镇来?要不咱们赌上一局?”

    “这不是欲盖弥彰么?”

    李冈、樊爱能等将领,也不相信柴荣真的如他留下的文告那样,老老实实地在灵河镇等着与大军决战。纷纷凑上前,七嘴八舌地嚷嚷。

    谁料想,众人的话,对大周枢密使王峻根本没产生任何影响力。只见此人的脸色越来越青,越来越青,忽然,将手臂用力下挥,大声吩咐,“来人,传令下去,立刻整军,前往灵河镇!”

    “枢密,小心……”众将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愣,齐声提醒。

    两军交战,讲究的是兵不厌诈。哪有把自己行踪,如实告诉对手的?并且是在彼此之间兵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之下?除非,除非柴荣已经疯了,或者自认为胜券在握!

    “老夫说整军,立刻前往二十里外的灵河镇,寻找叛军决战!”王峻对众人的提醒充耳不闻,抬起头,环视四周,大声重复。

    直觉告诉他,柴荣没有说谎。此时此刻,小竖子就在灵河镇。小竖子和他的那两个结拜兄弟,都一样的眼高于顶。骗大军去灵河镇兜个圈子,自己却躲在滑州城内苟延残喘之举,他们三个不会做,也不屑去做!

    果然,情况正如王峻所料。神武禁卫军刚刚离开胙城五、六里远,先前被派出去的斥候,就飞一般的跑回来了数个,“报,枢密,东北方十里外,发现敌军,规模不明!”

    “东北方十里外,距离灵河镇多远!”王峻眉头一跳,脸上瞬间涌起了几分自傲。

    他的判断没有错,他这辈子很少出错。无论是判断敌情,还是判断自己人。

    “不,不到十里!”前来报信的斥候拉住坐骑,一边喘息,一边快速补充,“敌军,敌军好像是准备野战,其余弟兄,其余弟兄们正在努力探明周围的情况!”

    “好,够种!这才没辜负郭家雀儿的一心栽培!”王峻捏着拳头挥舞了一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全军加速前进,灭了竖子,今晚进灵河镇摆宴庆功!”

    “灭了竖子,摆宴庆功!”

    “灭了竖子,摆宴庆功!”

    ……

    四下里,呐喊声响做了一片。每一名将领脸上,都露出了几分诡异的轻松!

    终于要决战了,大伙不用再每天担惊受怕。是成是败,今朝必见分晓!

    “灭了竖子,摆宴庆功!”

    “灭了竖子,摆宴庆功!”

    ……

    兴奋的口号声中,五万大军缓缓加速,像一条饥肠辘辘的巨蟒般,迤逦朝着灵河镇扑了过去。

    他们道义上也许不占上风,他们也许没得到丁点儿民心。但是,他们此刻的规模,却超出柴荣那边十五倍。他们,即便用人堆,也能把“叛军”活活碾成齑粉。

    人在兴奋当中,感觉不到时间变化。仿佛只过了短短半柱香功夫,众人耳朵里,隐隐已经听见了黄河水的咆哮。紧跟着,就看到了七名自家斥候,被一百多名沧州游骑尾随追杀而至,一个个,浑身上下都血迹斑斑。

    “可恶,居然以多欺少!”不待王峻下令,王健已经大喝一声,带着整整一个营的骑兵拍马而出。转眼间,就迎住了自家斥候。然后又咆哮一声,群狼般扑向了沧州游骑。

    带队追杀禁军斥候的沧州游骑小校见势不妙,也不逞强,掏出铜哨子放在嘴里用力吹了几声,拨马转身便走。仗着胯下马快,数个呼吸之间,就脱离了王健等人的视线!

    “胆小鬼,就会倚多为胜!”王健自以为得意,朝着地上啐了几口,带着麾下弟兄们“凯旋”而回。刚走到帅旗附近,正准备向自家族兄表功,忽然间,身背后却又传来了一阵清亮的唢呐声响。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一声比一声洪亮,一声比一声桀骜不驯!

    是沧州军,只有他们,才放弃了传统的号角,在队伍中采用唢呐和铜哨子为联络信号。只是,只是今天的唢呐声,怎么如此宏大。听起来根本不像是三千骑兵,而是凭空增加了数倍。除非,除非他们又在故弄玄虚!

    凭借武将的本能,王健敏锐地感觉到情况不妙。猛地坐直了身体,迅速回头。只见不远处暗黄色的大地上,有一支规模绝对不低于两万人的大军缓缓开至。猩红色的战旗,迎风招展。如一团团跳动的火焰,令天地之间所有风物,刹那间顿失颜色!

    “不可能!”他用力揉了几下眼睛,定神再看。

    火焰继续在跳动,几乎一眼望不到边。的确,敌军规模不是三千!而是凭空增加了十倍,甚至更多!

    “说,沧州军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会这么多?你们,你们这群废物为何不早来汇报!”下一个瞬间,樊爱能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愤怒中带着绝望。

    “沧州军斥候,沧州军斥候设下陷阱,围杀我等。我等,我等,发觉不妙,分头突围,已经,已经来不及!”侥幸生存下来的几个禁军斥候们,喘息着辩解。唯恐说得迟了,稀里糊涂地死在自己人手里。

    “别难为他们了,是老夫一时失察,上了小竖子的当!”关键时刻,王峻倒是敢作敢当。先冲着樊爱能摆了摆手,然后和颜悦色地向斥候询问,“尔等最后将敌情探明了么?规模大概是多少?谁领的兵?从何处而来!”

    “三,三万,绝对不低于三万!”斥候一边继续喘息,一边尽职地汇报,字字宛若惊雷,“看认旗是郑,郑子明!肯定,肯定来自河,河上。我等,我等看到了,看到了许多,许多大船!”
博评网